第512章 即墨泽阳有病

    即墨青闭了闭眼,轻轻扯了扯他的袖口。

    即墨轩沉着脸,冷哼一声,坐下:“你别以为你长了一张酷似女人的脸,你就能为所欲为了!像你们俩这种不干净的关系,休想污染我们即墨家的名声!”

    苏九:“……”

    说好的弟妹、弟婿呢?

    成年人的脸,总是说变就变。

    墨无溟直接无视即墨轩,给苏九叨了一个卷饼:“包的肉,味道不错。”

    苏九深信不疑的张嘴。

    咬下去的刹那,脸黑了。

    韭菜鸡蛋的!

    墨无溟微微翘起唇角,把她咬掉一口的春卷,塞进自己嘴里,淡淡的:“多吃两次就习惯了。”

    苏九:“……”

    欺骗老子的感情!

    韭菜的实在是……

    苏九吸了一口气,生生的吞了。

    嚼都没嚼。

    是条汉子。

    墨无溟:“……”

    为了能避开吃素菜,她什么洋相都能出!

    对面。

    即墨轩:“……”

    即墨青:“……”

    已经看呆了,甚至有些作呕。

    两个大男人怎么干得出来这种事情的!

    即墨轩咬着牙:“真是不害臊!”

    即墨青低着头,没吱声。

    但是对于苏九咬了一口的春卷,墨无溟再吃进去的行为,也感到不适。

    偏偏两个当事人跟没事人一样。

    *

    神龙学院。

    墨无溟带着苏九出现的时候,五班众人都露出了了然的表情。

    苏九昨晚没睡好,趴在座位上就睡着了。

    祁绍已经基本上从谢忱嘴里,知道了墨无溟的事情。

    他回头,看着自己的偶像,然后打小报告:“我觉得昨晚那个男人对九哥有不轨之心!”

    谢忱白了他一眼,转回身子,看书了。

    虽然祁绍是瞎掰的,但是架不住他掰对了。

    墨无溟掀起眼皮,凉凉的瞥了他一眼。

    祁绍见他没怼自己,狗腿的:“冥王大人,我站在你这边的,永远支持你跟九哥!”

    墨无溟侧目,手指抚着她的头发,声音很轻:“你想支持我跟九儿的前提,是有足够的能力跟在她身边。”

    祁绍先是一愣,而后抿起唇。

    这个问题他也不是没想过,但是……

    苏九睡得并不深,听见两人对话,忽地抬眼,把金币累计卡递给他:“里面有几万金币,你跟谢忱一人进去两天,出来之后,一人开一个擂台赛。”

    一个擂台赛就是一百场。

    祁绍多少听说过金币如何才能得到,拿着金币累计卡,感觉有点烫手:“这不好吧……”

    苏九眼底带着几分不耐烦:“是不是男人?娘们唧唧做什么?”

    “……”

    祁绍无言。

    尽管别人眼里的九哥,冷血无情,杀人如麻。

    但是他的眼里的九哥,面冷心热,有情有义。

    别看她一副看谁都不爽的模样。

    你不去招惹她,她根本不鸟你。

    苏九打着哈欠,手支下巴:“给你们十天时间。”

    十天之后,她要去找药材了。

    没工夫继续耗着。

    祁绍重重的点头:“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谢忱也无声点头,面色很认真。

    *

    食堂里,热闹的厉害。

    赫连聿每到饭点,必定会出现。

    把一碗白米饭,放到苏九的手边。

    其他人都不太明白他的做法。

    包括谢忱和祁绍,两人并不知道苏九跟赫连聿的关系。

    以至于,赫连聿出现的时候,祁绍就像个斗战公鸡,“你怎么老是出现在九哥面前?到底有什么居心?”

    傅榆:“……”

    李白:“……”

    岳霁华:“……”

    你能不能收敛一点?

    你对的起谢忱的一片痴心吗?

    三人瞪了祁绍一眼,然后给谢忱叨菜,堆了一碗。

    谢忱:“……”搞什么鬼?

    旁边的赫连聿懒得理祁绍那个傻货,趁着筷子还没用过,叨了几块回锅肉给苏九。

    见缝插针的:“你下午有事吗?”

    苏九不会拒绝肉,边吃边道:“听说轩辕亦然来了,我要去一趟丹系。”

    赫连聿鼓着嘴,没吱声。

    委屈。

    他低着头,用脚踢了一下对面的墨无溟:“即墨家在邀请全城的姑娘,即墨老头子搞什么鬼?”

    墨无溟没搭理他,慢条斯理的吃饭。

    苏九瞥了他一眼,笑眯眯得:“即墨老家主要给他选亲事呢。”

    赫连聿微微一怔,而后沉下脸:“啧!你什么意思啊?”

    墨无溟吃了一口饭,掀起眼皮看着他。

    “字面意思。”

    “……”

    跟他说话能气死人!

    赫连聿瞪着他,瞥见苏九一点也不着急,又稍微缓了缓:“他发什么疯?突然要给你选亲?”

    墨无溟神色冷淡:“你都说他发疯了,我又如何知道?”

    赫连聿一噎。

    他咬着筷子,忽然想起一件事:“前两天即墨轩来家里提亲。”

    赫连家只有赫连九。

    提亲也只能是赫连九。

    苏九若无其事的喝着酒。

    墨无溟也平淡的吃着饭。

    两人似乎对他的话题,完全不感兴趣。

    赫连聿咬着唇:“即墨泽阳也来过家里一次,倒是没有提亲,不过也是找她的。”

    要不是这里有这么多人,苏九真想问“要把赫连九从土里扒出来?”

    她掀起眼皮:“所以呢?你爹……咳,赫连家主同意了?”

    赫连聿抿着笑,“哈哈。那当然不可能了,且不说即墨泽阳断了一条手臂,就是……你懂得。”

    挤眉弄眼。

    落在旁人的眼中,就是暗送秋波了。

    苏九一只手撑着脑袋,发出疑问:“你们有没有觉得即墨泽阳脑袋有问题?”

    众人抬眼,面露不解。

    赫连聿:“他来提亲……应该是聪明的选择吧?”

    墨无溟心里有数,唇角不由勾了勾。

    苏九已经自顾自的开了口:“我怀疑上次在奇斐山脉的时候,被我打击的太狠了。所以从那回来之后,就各种的针对我。”

    众人:“……”

    有吗?

    上次食堂,即墨泽阳站出来好像是帮他的吧?

    还有后面的擂台场,也是即墨泽阳站出来,三班学生才作罢了。

    虽然苏九并不稀罕。

    但是他的的确确,并没有针对苏九。

    谢忱思忖道:“在奇斐山脉的时候的确是这样,但是回来之后,他好像变好了不少。”

    苏九差点都听笑了:“好个屁,我要不是看在墨墨的份上,我今早就把他削一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