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弟妹还是弟婿?

    一句话正中红心。

    即墨泽阳心脏骤缩,压着那股恼羞之怒,咬牙切齿的:“即墨无溟既然是即墨家的人,你们的事情就跟我有关系!”

    苏九凤眸微挑,笑了:“这世上多管闲事的人很多,死人也很多。”

    即墨泽阳怒火中烧,却不想跟苏九斗嘴,而是看向即墨无溟:“我不会抢回即墨家,我要亲眼看着你们悲惨的下场!”

    墨无溟眉眼低垂着,几不可见的勾了勾唇角。

    不屑一顾。

    重视的敌人,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就仿佛一刀刀割在即墨泽阳身上,不亚于凌迟了。

    他压着愤怒,阴冷一笑:“忘了告诉你们了,爷爷要全城贴榜,宴请全城世家小姐,替你选亲。”

    苏九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墨无溟缓缓地抬眸,总算是给了他一个眼神,“说完了?”

    声音低哑而冷酷。

    不耐烦了。

    即墨泽阳望着他们,心里是又气又怒,但是又没办法。

    最终气得甩袖离开。

    房间里安静了。

    苏九抱着胳膊,咂嘴:“宴请全城世家小姐,挺大的手笔啊。”

    墨无溟额角滑下一排黑线,一把勾住她的细腰,带进怀里,往上托着:“你就不担心吗?”

    苏九抬眼:“担心什么?这天底下还有哪个女人比我优秀?”

    就是这么自信!

    墨无溟差点笑出声,又抿唇往下压了压,颇为认真的:“除了你,我谁也不要。”

    谁不喜欢听甜言蜜语?

    苏九也不例外。

    红唇扬着笑,勾住他下巴,流里流气的:“听话,以后给爷多生两个大胖娃娃。”

    墨无溟:“……”

    #媳妇儿被惯坏了怎么办?#

    *

    墨无溟光明正大的带着苏九,走出了院子。

    对于这个五官鲜明,异常美艳的少年,守在院子外面的仆人简直是一脸懵逼。

    他们也不敢说,也不敢问。

    就这么跟在后面。

    要说墨无溟也是个搞事的。

    你说他干啥了?

    他带着苏九往即墨家吃饭的地方走去了。

    时间其实不早了。

    这个时间段也就只有即墨轩还在那吃早饭。

    两人一前一后进来,即墨轩就愣了。

    墨无溟仿若未见,拉开椅子。

    苏九从容的坐下,指着前面:“我要是汤包。”

    墨无溟二话不说,把一笼屉的汤包端过来,放在她够得着的地方。

    旁边的丫鬟,赶紧上前给他们成了两碗鳕鱼粥。

    苏九拿起筷子,叨起汤包,细嚼慢咽。

    即墨轩擦了擦嘴角的汤渍,一脸狐疑地:“他是谁啊?”

    话当然是问墨无溟的。

    只是墨无溟不搭理他。

    即墨轩气得鼻孔冒烟,又问苏九:“你是谁啊?谁叫你坐下的?”

    苏九微微抬眼。

    有点眼熟。

    正想着,后面的门,走进来一个人。

    即墨青站在即墨轩的身后:“少爷,已经好了。”

    即墨轩却没有回应他,双手搁在桌上,怒冲冲盯着对面。

    即墨青奇怪的看过去,顿时一愣:“是你?”

    即墨轩倏地扭头:“你认识他?他是谁?”

    苏九看见即墨青,便想起了即墨轩。

    角斗场的时候见过一面,那时候光线不太好,看的不清楚。

    即墨青浓眉皱起,低下头:“只见角斗场的幻人形妖兽那场比赛,就是他赢了。”他顿了顿,又补了句:“他……就是墨九。”

    什么?

    即墨轩惊讶的差点蹦起来,目光灼灼的盯着对面看。

    靠!

    果然是一个妖艳贱货的脸!

    转瞬,他又笑了:“哈哈哈,我该叫你弟妹,还是弟婿啊?”

    你要说他充满了恶意吧,他表情还认真的。

    并且站起来,把旁边的春卷推了过去:“尝尝这个,味道很不错!”

    哈哈哈,墨无溟这个蠢货,居然把人给带回来了!

    老头子要是看见了,岂不是要气疯了?

    即墨轩光是想想,都快要笑出声了。

    即墨青何其了解他,不由弯下腰,把昨晚的事情告诉他:“墨九是老家主让即墨泽阳带回来的。”

    “你说什么?”即墨轩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脱口就道:“这老头子是疯了吗!”

    随着他的话音落地。

    门口传来一道咳嗽声。

    即墨老家主站在那,后面跟着两个护卫。

    他慢步走进来,神色平淡,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和蔼的入座。

    丫鬟赶紧给他盛了一碗鳕鱼粥。

    按理说每日这个时间段老家主都已经用过早膳了。

    今日却玩了这么多,实在是蹊跷。

    众人低着头,老感觉气氛怪怪的。

    即墨老家主微笑着看着苏九:“吃的还习惯吗?”

    好似昨晚的针锋相对都是做梦一样。

    苏九回以淡笑:“有无溟作陪,自然极好。”

    作陪。

    挑拨他神经。

    即墨老家主心里气得要命,面上很能装:“哈哈哈,既然好的话,不妨多住两日。”

    让他亲眼看见无溟定亲,看他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苏九略微皱眉,有些为难:“能留在在即墨家住当然很好,但是我毕竟是神龙学院的学生,不能不回去上课,长老,导师都会找我的。”

    以他展现的天赋,突然失踪的话,确实会引起大乱子。

    首先着急的就是轩辕家跟赫连家。

    俩家都找不到,头一个怀疑的就是即墨家。

    即墨老家主眼神闪了闪,“左右你能泽阳是一个学院,让他早晚带你便是。”

    他敢为了无溟留在即墨家,必然还敢再来。

    苏九知道他打的什么脑筋,略微点头:“多谢即墨老家主的厚爱。”

    即墨老家主笑了笑,端起碗,喝了两口鳕鱼粥。

    苏九垂着眼睑,满眼的玩味。

    叫她来,不就是叫她砸场子吗?

    唉,还没见过这么为难人的要求。

    墨无溟忽地抬起头,放下了手里的筷子,语气淡淡地:“不用麻烦大哥,今日无事,我也要回去上课。”

    即墨老家主下意识的皱起眉,眼底带着阴霾。

    不过转念一想,三日的时间罢了。

    便道:“你有时间也行,我还要去处理一些杂事。”

    他朝着苏九笑了笑,起身走了。

    即墨轩的脸都是黑的,死死地盯着苏九:“你们俩到底是什么情况?爷爷是什么意思?”

    苏九掀起眼皮,语气挺淡:“唔……大概就是你听到的意思。”

    我听到的意思?

    我听到的什么意思?

    死老头子同意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了?

    即墨轩瞳孔一缩,腾地一下站起来:“你胡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