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当然是来陪我睡觉了

    丫鬟一怔,惶恐的:“孙少爷……还没起。”

    还没起?

    即墨老家主面色阴沉,怒吼一声:“全部给我出去!”

    丫鬟和小厮吓得转身就走。

    院子里还剩下几个护卫。

    即墨老家主两眼冒着火花,疾步上前。

    砰!

    一脚踹开房门,走进去。

    外间摆设较简单,很安静。

    即墨老家主一言不发的往里屋走,直到看见床榻。

    望着那将整张床榻都遮住的厚厚地云锦帐帘,步伐忽然缓了下来,停在几步之外。

    背在身后的手指关节泛白,沉声开口:“无溟,今日为何还不起床?”

    随着他的声音传出,云锦帐帘动了动。

    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指掀开一道缝,露出男人清冷孤傲的脸庞,声色清冷的:“天气较好,多睡了会。”

    从容淡定,没有丝毫异样。

    谁能看得出来,帐帘后面的被窝里还有个人,搂住他的腰,正在悄悄地作恶?

    即墨老家主眼梢跳了跳,语气阴沉:“只是天气好?没有别的。”

    墨无溟沉黑的眼眸闪烁着冷漠地光泽,声音也淡淡地:“爷爷不信?”

    即墨老家主抿着嘴,双眸闪着严厉的光。

    两人就这么定定的对视,谁也没有说话。

    停滞了片刻,即墨老家主率先打破了沉默:“我怎么会不信你,你是我认定的继承人,我对你的期望你很清楚。”

    墨无溟点头,冷峻的脸庞,没什么表情。

    即墨老家主没再说话,转身之际,瞥了一眼床边。

    眼神闪烁着阴冷,一张老脸铁青着离开的。

    护卫跟着离开房间,房门关上了。

    床边,赫然是两双鞋,摆在一起。

    苏九手撑着脑袋,坏笑着:“早知道他不敢掀,我就不盖被子了。”

    墨无溟眼梢一挑,往后一仰:“随时候着。”

    两手一摊手,姿势摆好。

    苏九觑了一眼,“腰还要不要了?”

    墨无溟抿了抿唇,“有你,还要什么腰。”

    苏九:“……”

    妈耶。

    这狗男人开车越来越6了!

    *

    即墨老家主离开之后,回到书房,一张老脸铁青。

    即墨泽阳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一阵动静。

    他敲门进去,立马只有两个深受他爷爷信任的护卫。

    即墨老家主的脸色很差,看见即墨泽阳的进来,把火气往下压了压:“你知道墨九这小子是什么来头吗?”

    即墨泽阳眸光微闪,恭敬地低下头:“墨九阴险狡诈,能从即墨家逃走也是在考虑范围之内的,您放心,我一定会再把他带回来的!”

    即墨老家主忽地眯眼,意味不明的看向这个从小最稳重的大孙子,“你跟墨九很熟?”

    即墨泽阳愣了愣,“并不熟。”

    啪!

    即墨老家主一掌拍在桌上,震怒的:“那你如何能确定把他带回来!”

    即墨泽阳低下头,不再吱声。

    即墨老家主的脸色却越来越差,他手撑在桌边,想起刚刚在墨无溟房间里看见的东西,火气就越窜越猛!

    “岂有此理!”

    他突然怒喝了声。

    即墨泽阳心生疑窦。

    到底出了什么事了?

    他还不曾见过老头子发这么大的火!

    这时,即墨老家主撑在桌上的手攥成拳头,声音透着狠劲:“全城贴榜,即墨家宴请全城世家小姐,只要是及笄,只要是女子!三日后!”

    即墨泽阳倏地抬头,有些不敢置信的:“爷爷?您这是?”

    即墨老家主沉着脸,已经恢复了冷静:“你,轩儿,无溟,三人已经不小了,是时候娶亲了。”

    即墨泽阳面上不敢违背他,恭敬地弯腰:“孙儿这就去办!”

    即墨老家主摆摆手,身上透着一股势在必得的坚定。

    各方面条件,即墨无溟绝对是最适合的继承人选,他选的人,绝对不可以半途而废!

    即墨泽阳离开房间后,脸色就变了。

    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他走出来之后,看了看守在院子外面的护卫,问:“爷爷之前去了哪里?”

    护卫颔首:“老家主之前去了一趟孙三少的房间。”

    即墨泽阳拧眉:“他冲撞爷爷了?”

    护卫摇头:“没有,老家主进去之后,跟孙三少说了两句话就回来了。”

    即墨泽阳薄唇紧抿。

    既然什么都没发生,又为何回来就发火?

    而且他刚刚说的话……

    像是想起什么一半,即墨泽阳脸色微变,转身往墨无溟的住处走去。

    院子里的下人被即墨老家主轰出去之后,就没敢再出现。

    即墨泽阳一路畅通无阻,推开紧闭的房门。

    视线里,男人背对门而立,低着头,似乎在整理衣服。

    即墨泽阳左右看了看,莫名松了一口。

    就在他这口气刚刚松完的刹那——

    少年歪着脑袋,往门口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

    少年红唇掀起,笑的潋滟:“即墨学长早。”

    即墨泽阳双目圆睁,不敢置信的:“你怎么在这里?”

    不等苏九回答,墨无溟冷着脸,把她脑袋扶正了。

    “别动。”一边把扶正抹额,一边又理了理她的头发,还抽空回了句:“当然是来陪我睡觉了。”

    即墨泽阳双拳紧攥,阴鸷的眼神,死死地盯着他们两人。

    原来老头子是发现了墨九在这,所以才会大发雷霆!

    都到了这个地步,他居然还没有放弃即墨无溟,还想让他跟即墨轩一起陪着他谋婚事!

    嫉妒,让他心如刀割。

    明明他才是即墨家最后天赋的继承人!

    就因为墨无溟的出现就夺走了他的一切!

    愤怒,仇恨,交杂在一起翻腾。

    墨无溟给苏九整理好之后,回头看见即墨泽阳,眼神挺冷:“有事吗?”

    即墨泽阳眯着眼睛,毫不掩饰的恶意:“有事没事,你不是应该最清楚吗?”

    墨无溟一把搂住苏九的腰,也是够损的:“噢,谢谢大哥,要不是大哥,我也不能跟九儿见面。”

    果不其然。

    即墨泽阳的脸色更难看了,看向苏九的眼神,充满了怒意:“怪不得你愿意跟我来即墨家,就是为了跟他见面!”

    苏九挑眉,不咸不淡的反问:“不然呢?”

    即墨泽阳额角青筋直跳,看向他两人的眼神,仿佛在看什么脏东西:“你以为你们能在一起?别做梦,这辈子都不可能!”

    苏九望着他,实在是搞不懂:“你想杀我,我能理解,毕竟我这么优秀。但是我跟墨无溟在一起,跟你有几毛钱的关系?你是不是脑袋有病?欠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