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不要脸!

    天地可证,他说的是真的,单纯的睡觉。

    然而,有过苏九跟墨无溟的前车之鉴。

    毫无意外的。

    岳霁华,傅榆,李白全部都想歪了!

    三人惊恐脸,看向谢忱,那眼神就在写着“想不到你居然是这种人!”

    本来就心虚的谢忱:“……”

    还反驳不了。

    缺心眼祁绍还催促着:“孙子,我可是新生,你身为老生,要照顾我。”

    谢忱眼梢抽搐,瞪了他一眼,拿起盆和洗脸巾。

    “滚出来。”

    祁绍屁颠颠的跟出去了。

    傅榆和李白往旁边退,脸也不洗了,脚也不洗了。

    宿舍里本来一对偷偷摸摸的就够了。

    现在又来了一对!

    这日子没法过了!

    三人主要还是为了早早睡着,省得熬得半宿睡不着觉。

    祁绍哪知道。自己挖坑,自己跳,还顺手把自己埋了。

    这绝对是史无前例。

    谢忱心里明白啊,但是也不知道处于什么心思,他也没解释。

    等到祁绍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

    五班来了新人,都知道是墨九带来的。

    导师友好,同学们也很友好。

    岳霁华非常自觉的给新人让了座,坐到了周制以前的位置上。

    谢忱摸了摸鼻子,撑着下课,给他讲了一下五班这段时间的事情。

    两人是挺正常的,但是在岳霁华他们的眼里是带颜色的!

    祁绍听见他这段时间的经历,简直是扼腕不已:“你都到了二阶元王了?太没天理了……”

    他抱着脑袋,额头磕着桌子,想死。

    谢忱:“……”

    幸亏没说凶兽的事,不然他就真要郁闷死了。

    两人在前面说话。

    苏九手里拿着笔,正在写东西。

    除了跟墨无溟传递纸条之外,这绝对是一件稀罕的事情。

    谢忱隐约感觉到苏九出去一趟回来,似乎压着什么事,便问祁绍怎么了。

    对于谢忱,祁绍自然没有隐瞒了。

    谢忱听完,表情颇为凝重。

    祁绍回头,趴在桌边:“九哥,你是不是想到了应对之法了?”

    “没有。”

    苏九毛笔落在纸上,最后一笔没有落下去,在纸上晕开了一朵墨花。

    最后,她把笔一丢,手支下巴,看向窗外。

    拦在前路的不仅是品阶,还有三品修复丹的药材。

    南星小心翼翼的开口:“主人,您不用灰心,神武大陆还是有那些药材的,就是有点难找。”

    苏九皱着眉:“难找的前提是有迹可循,修复丹的药材,我已经计算过,就算是三大家族也未必有。何况……”

    她不是三品炼丹师!

    南星有些郁闷:“对不起,当年我真的记得,这个丹药的药材很好找的……我也不知为何……”

    苏九听见南星道歉,都觉得有点好笑:“跟你又没关系,道什么歉。”

    南星扑腾着页面,“要是我再厉害一点,我肯定能搜索到方圆百里的药材芬芳,那样肯定能快速找到要药材的。”

    苏九在神识里看见他的模样,失笑出声。

    谢忱:“……怎么了?”

    祁绍:“……笑什么?”

    苏九揉了揉鼻尖,看向两人:“我觉得中午,还是吃牛肉吧。”

    祁绍一带就跑,“这里的菜色好不好?想我刚来这里的时候,我……”

    忽然卡壳了。

    被人当成猪养的事迹,还是不说了吧。

    谢忱斜眼看着他,直接拆台:“听说某人被当成人质关着,吃得好睡得好,还长了不少肉。”

    祁绍像是被人猜到了尾巴,龇牙:“胡说!我哪有!”

    谢忱一言难尽的看了他一眼。

    这眼神就跟针一样,扎进祁绍敏感神经上,让他想起了当猪养的生活。

    顿时恼羞成怒,一把掐住他脖子:“给爷死!”

    苏九望着两人,忽然有种回到玄天宗的感觉。

    回忆意味着足够珍贵。

    原来,不知不觉,她把这些都是记在了心里。

    苏九垂下眼睑,几不可见的勾了勾唇角。

    转瞬即逝。

    *

    食堂里。

    对于祁绍来讲,神龙学院里的一切都是新鲜的。

    也就只有谢忱有耐心给他解释来解释去。

    岳霁华他们端饭菜回来的时候,情绪有些低落。

    谢忱问道:“怎么了?”

    傅榆叹了口气:“唉,我们刚刚看见周制和周胜了。”

    谢忱抿了抿唇:“他们怎么样?”

    傅榆把饭菜放在桌上,很惆怅:“哪个班级都有败类,只是人多的时候遮掩的好。”

    岳霁华赞同的点头,拉开凳子坐下:“好比咱们五班,要不是有九哥压着,就拿赫连九之前的地位来讲,咱们班里必然不会像现在这个和谐。肯定会分等级的。”

    苏九掀起眼皮:“说重点。”

    岳霁华叹了口气:“重点还能是什么?周家倒了,周制和周胜昨天换的班级,我刚刚撞见俩人脸上都被挂彩了!”

    李白跟着补了句:“看他们的情况,估计白天就被打了,晚上又被打了。”

    苏九抿唇,没吱声。

    谢忱眼神阴沉了下去:“周出和周奇不管吗?”

    傅榆:“他们要是管的话,还能被打的这么狠啊?”

    李白:“我听说周出和周奇想要离开学院,既然都要走了,干嘛还要周制和周胜转班?自私!”

    岳霁华看了看苏九,连忙转开话题:“好了不说了,咱们吃饭吧。”

    苏九没什么表情。

    她不是救世主,不可能什么事都去管。

    谢忱低下头,却没有那么平静。

    他心里始终装着千叶师父的事情,如果是因为师父导致的周家灭门,他是过意不去的。

    独善其身,他是做不到的。

    苏九瞥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

    一行人正吃着。

    一碗饭,落在了苏九手边。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来了。

    正在桌子上,就只有祁绍反应最大:“你,你怎么也在这里?”

    赫连聿坐在苏九对面,声音颇为得意:“因为我也是神龙学院的学生。”

    祁绍:“……”

    阴魂不散。

    他偷瞄着苏九,防贼的眼神盯着赫连聿。

    傅榆:“……”

    李白:“……”

    岳霁华:“……”

    目瞪口呆的看着。

    该不会是五角恋吧?

    以下——

    赫连聿→墨九←祁绍←谢忱。

    可惜墨九?墨无溟是互相喜欢!

    三人脑补,越想越觉得这就是正确答案!

    三人看向祁绍的眼神,带着几分鄙夷。

    睡了谢忱,喜欢九哥。

    不要脸。

    祁绍莫名其妙挨了三个大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