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这傻逼玩意哪来的?

    轩辕老家主听见两个孙女的对话,心里十分的惊讶。

    两个孙女感情不好,已经许多年了,基本上没有能一起安静聊天的时候。

    更别提这几天的形影不离了。

    只要轩辕欢忙完事情回家,轩辕亦然就拿着双手受伤的借口,缠着轩辕欢。

    原本轩辕亦然还怕适得其反,但是两次下来之后,她发现姐姐好像没有那么难以亲近。

    她把头靠在轩辕欢的胳膊上,问:“大姐,你猜猜欧阳芷仪做什么亏心事了?”

    轩辕欢皱了皱眉,瞥了一眼她手上的纱布,“你别说,你这双手跟她有关?”

    轩辕亦然:“呃……我也不知道。”

    听见她迟疑,轩辕欢就确定了。

    她就说,这丫头平常都很机警,怎么会因为药鼎破裂而用火种烧伤自己呢?

    就算蠢,也没有蠢到那个地步吧?

    轩辕欢抿着唇,看向欧阳芷仪的眼神变得有些晦暗。

    “以后少跟什么欧阳,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一起玩,真以为她是什么好东西。”

    声音一点也没压低,故意做给后面的欧阳老家主听。

    轩辕亦然:“嗯嗯。”

    嗷!!

    我大姐太可爱了!

    轩辕欢瞥了一眼把重力都靠在自己手臂上的人,秀美微皱:“你不要得寸进尺。”

    轩辕亦然咬着唇,委屈巴巴的站直身子。

    内心再次发出土拨鼠尖叫声。

    有没有见过这么傲娇的姐姐?

    姐妹俩在这里聊着,周围人的心思各异。

    欧阳家主听见她们的话,心里自然不高兴,但是他暂时没心情管这些。

    他满心满眼,都是台上那个刺眼的身影。

    没见面的时候,他尚且不觉得有什么。

    如今看见她的脸,他总是忍不住打量前面的赫连歌。

    年轻时候来提亲的赫连歌,就是那般的姿态,潇洒不羁,更多的是英俊。

    两人容貌从细节上来看,苏九的脸庞棱角柔和了不少。

    但是只要他闭眼睛,苏九的脸就跟赫连歌年轻时候的五官重合了。

    冷汗,顺着额角往下流淌。

    擂台上的比赛,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另一边,欧阳曹石已经潜伏到了祁绍的身后。

    祁绍仰着头,朝着台上张望,丝毫没有留意到背后的情况。

    “九——唔唔——”

    欧阳曹石一把捂住他的嘴,猛地蹲下身子,把他往后拖。

    空余的位置,很快就被其他人填满了。

    祁绍汗毛竖起,已经猜到了捂着他的人是谁了。

    懊恼的同时,眼神非常冷静。

    他也不挣扎了。

    直到欧阳曹石把他脱离人群,快要离开比赛场地的时候——

    怀里乖巧着不动的人,运转全身元气,猛地踩在脚尖。

    在他痛到低下头之际,脑袋往上一顶。

    接连两下。

    猝不及防,就是最好的利器。

    欧阳曹石脚疼,下巴疼,全都是最脆弱的地方。

    祁绍成功逃脱,冲向人群,就钻进了人群里。

    他刚钻进人群,使劲挤得时候,就被人拎住了后领:“往哪走?”

    祁绍怂以为是欧阳曹石,头也没回的喊:“大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逃了!九哥他就在这里,我帮你……我什么都帮你……”

    九哥?

    赫连聿剑眉微皱。

    他从另一边入口进来,刚挤开一道缝,这人就往里面钻,他才一把薅住了他。

    “你刚刚说九哥?是谁啊?”

    赫连聿弯下腰,在他耳边低语。

    祁绍微微一愣,好像不是那个欧阳曹石啊?

    他回眸,视线里是一张,五官绝佳,异常好看的脸庞:“唉……你吓我一跳!”

    他一摆手,想要挣脱赫连聿。

    赫连聿没有问清楚情况,怎么可能会松手,往后一扯,扭住他:“我问你九哥是谁?”

    话音刚落地,背后传来一道恭敬的声音:“赫连少爷,这个人是我手里地下逃走的犯人!”

    赫连聿眉梢轻挑,侧目看向他:“原来是曹石。”

    原本还只是猜测,看见是他,几乎断定了。

    薅在手里的这个人,大约是认识他妹妹的。

    欧阳曹石颇为紧张,扯着嘴角:“呵呵……还请赫连少爷把这个犯人交给属下!”

    祁绍眼珠一转,咦,这人好像有点害怕薅住他的男人啊?

    “哥!我不认识他,他逼良为娼!我一个黄花大闺男,我就死,我也不干!”

    赫连聿突然想骂脏话。

    这么不要脸的没跑了!

    欧阳曹石听见他胡扯,顿时沉下脸,就去拽他胳膊:“混账!跟我回去!”

    赫连聿微微抬手,把他的手给挡住了。

    欧阳曹石面色一滞:“赫连少爷?”

    赫连聿把人往后面一扯,往前一步,挡在了祁绍面前:“别急啊,人家控告你逼良为娼,我遇到这事,我不能不管啊。”

    欧阳曹石面色不虞:“这个犯人他是……”

    赫连聿摆手打断了他:“我不想听,除非你就叫外公亲自来提人,要不然这个小子,我就要定了。”

    说完转身,摁住祁绍的胳膊,往里面走。

    欧阳曹石的脸都绿了。

    他本来想抓这混蛋小子回去将功补过的,他怎么敢去麻烦家主!

    这边,带着祁绍离开的赫连聿,直接问:“你跟苏九认识?”

    一句话就拉响了祁绍的脑海里的警铃,他回眸:“你是什么人?”

    等等、外公?

    卧槽!亲戚联手的吗?

    完了,掏出一个贼窝,掉进一个狼窝!

    祁绍眼泪都快飚出来了。

    赫连聿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淡淡的:“我跟苏九很熟,如果你真的跟她认识的话,我等会带你去见她。”

    祁绍:“……”

    妈的。

    他还骗上了!

    当我是傻逼吗?

    祁绍咧着嘴,举手:“我说过了,我配合你们,我上次逃走啊,我是因为……那什么,我运动,我吃的太胖了!你看我现在多苗条!”

    他一手扶着头,一手搭着腰,摆出一个S形。

    赫连聿:“……”

    这傻逼玩意哪来的?

    赫连聿摁着他的肩膀,都懒得跟他解释了:“我要去见我爹,你跟着我比较安全。”

    祁绍:“……”

    有外公,有外孙,就有女婿,果然是家族犯案!

    九哥啊九哥!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我就是死了,化成鬼……不行,我不能死!

    祁绍咬着牙,眼珠子滴溜溜的转。

    欧阳曹石都能上一次当,他就在故技重施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