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九哥!九哥我在这里啊!

    两个新生吓得捂着嘴,后退了两步。

    欧阳芷仪也吓得咬唇,不敢发出动静了。

    三人的反应不是一般的大。

    害怕和恐惧,毫不掩饰。

    十六个人不由面面相觑。

    其中一个大胆的走出来,扬起下巴:“你算个什么东——”

    “西”字都没出口。

    眼影掠动,下巴就被人捏住了。

    下颚两边骨头被捏的咯咯作响,男人疼得大喊:“啊啊……”

    苏九眯眼,声音冰冷:“两句话,满口。”

    语毕,朝着他的嘴巴就是一拳头。

    砰!

    蕴藏着强大元气的拳头,凶狠地将他满口牙齿打落。

    鲜血直流。

    “啊呜呜……”

    男人满嘴是血,惊恐万分的瞪大双眼。

    苏九轻轻松开手,把手背上的血迹,在他衣服上擦了擦,面无表情的转身,走回原位。

    但凡是看见这血腥画面的围观群众,皆是被她这凶残的手段吓到了。

    维护持续的护卫,看见了参赛人员居然在擂台上打架,自然要上前询问了。

    “你们怎么回事?”

    挨打的男人,满嘴碎牙和血,说话就漏风,听都听不清楚,只嫩却怒指着苏九。

    护卫拧起眉,他看是看见了,但是这些人倚老卖老,他也看见了。

    他目光看向其余的十五人,问:“你们说,刚刚发生什么事了?”

    十五人刚想要指认苏九的过错,就见对方漫不经心的眼神看了过来,就跟说“免费拔牙,一句话一颗,两句话满嘴。”的时候一样,平静的要命。

    “……”

    嗓子就像卡了一根刺,说不出话来。

    十五人白着脸,使劲的摇了摇头。

    那个被打落牙齿的男人,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似塔……似塔……”

    他指着苏九,一边擦着血迹,一边低吼。

    护卫依然假装听不懂,且皱眉:“我看你受伤不轻,要是不能继续比赛的话,就赶紧下来疗伤吧!”

    一年一度,但不是每年都有机会来的!

    男人怎么肯下去,连忙摆手,漏风的嘴说:“我没死没死……”

    现实版的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

    护卫平静的瞥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苏九,然后回到了之前站岗的位置。

    “欢迎各位来到四九城一年一度的炼丹大赛!”

    众人头顶传来响亮的声音。

    擂台四个角上晶石,有一块是有扩音功能的。

    同样一句话,分别在五十个擂台周围响起。

    众人变得安静下来。

    苏九垂眸看向台下,目光在人群里搜索。

    总算等到时机的祁绍,忍不住掀开面具,朝着她挥手:“九哥!九哥!我在这里啊!”

    现场安静了,他这句话就跟大喇叭一样。

    所有人都看向了拎着面具,朝着苏九摆手的男子。

    欧阳曹石看见祁绍手里面具,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他怎么也没想到,之前跟他问路的人,居然是他找了一个多月的混蛋玩意!

    一边压下滔天的怒火,一边悄悄地往后退,走进了人群里。

    祁绍完全没有察觉到危险在靠近。

    那么多人挤在一起,苏九也不是天眼通,朝他勾了勾手,让他往擂台边缘靠近。

    祁绍倒是想往前挤,但是挤不过去啊!

    人实在是太多了,刚刚喊了一句,就被射了无数个眼刀子,他也不敢喊了。

    反正九哥看见就行了,他就乖乖在这等着。

    傻缺玩意,显然都把欧阳曹石给忘记了。

    主持人被人抢了风头,语气有些不高兴:“进入正题!本次比赛第一关。五品初期丹药,任选一种,丹药融合度和吸收度,不得对于百分之六十五。每人两份药材。限时:一个时辰!”

    要求看似挺简单。

    但是百分之六十五的融合度与吸收度,起码能刷下来一半的人。

    再加上一个时辰的期间,谁也不敢麻痹大意!毕竟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不爆丹!

    药材是护卫统一拿上来的,基本上都是五品药材。

    至于炼什么丹药,参赛人自己决定。

    来参赛的至少也是五品炼丹师,对于五品丹药自然也非常了解了。

    苏九走到擂台中间的药架前,慢条斯理的挑了两份,并不是一样的,而是完全不同的。

    欧阳芷仪心底怵着苏九,始终离有点远,需要的药材想等他离开之后在拿。

    但是苏九偏偏不走,就在那杵着,默默药材叶子,扒拉一下药材架,慢得不得了。

    两个新生心底清楚,他这是故意折磨欧阳芷仪的。

    要说一个男人,做到墨九这样的地步,其实还挺小气的。

    毕竟食堂那件事他已经把人搞成那个样子了,现在还不放过人家。

    但是吧,两个新生就是不讨厌他,可能是欧阳芷仪之前就在丹系张牙舞爪惯了,他们对她没什么好印象。

    明明大家都是新生,她就仗着欧阳家和赫连家到处在丹系张扬。

    同样张扬的还有轩辕亦然,主要是轩辕亦然人家是五品后期,有那个实力装逼。

    而欧阳芷仪不过是五品初期罢了。

    其他人默默看着苏九,都不敢招惹她,毕竟还有一个前车之鉴在那摆着。

    等到众人挑选完药材之后,苏九总算是大发慈悲,转身,往回走了。

    轩辕亦然歪着头,伸着手,勾住轩辕欢的胳膊,小声的:“姐,你有没有觉得欧阳芷仪好像有点不对劲?”

    轩辕欢不喜欢她的触碰,刚想挣扎,就瞥见对方因为手疼冒冷汗的额角,顿时不动了。

    她抬眼看向擂台,冷声回了句:“大约是做什么亏心事了。”

    轩辕亦然倏地扭头,双眼直勾勾的闪烁着光芒。

    轩辕欢秀眉紧皱,阴沉着脸:“干什么?”

    轩辕亦然咧嘴,呲牙一笑:“我大姐就是聪明,我也觉得她是做亏心事了!”

    灿烂的笑脸,充满了骄傲。

    这是轩辕欢以前最讨厌的笑容。

    会让她觉得她明艳的像一朵花,而自己就像是阴暗角落里的青苔,阴冷潮湿。

    可是眼下,她不但没有那么想,反而觉得这个笑容好阳光。

    缓缓地照亮了她那一片阴冷潮湿的青苔。

    轩辕欢红唇紧抿,猛地移开视线。

    轩辕亦然眼底掠过奸诈的笑,这几天她已经找到了跟姐姐正确相处的模式了,

    抛开自尊,死缠烂打,软磨硬泡。

    管用的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