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章 怎么不见赫连小姐?

    欧阳芷仪僵硬的扯了扯嘴角,走到两人身边:“学长好。”

    两个新生都笑着点了点头。

    苏九微微侧目,恶略地勾起唇角。

    她没说话,仅仅是一个眼神,就吓得欧阳芷仪藏在陆琨身后,隐隐有些发抖。

    身为欧阳家的小姐,仗着身份地位,坏事她做过不少。

    清白的身子,早就因为嫉恨轩辕亦然,而送给了曾经爱慕她的男子了。

    原本对于名声,她也没有多在乎,不过就是传传而已,也不会少块肉。

    可是像在食堂那样被羞辱,扯烂衣服,丢在桌上,任人观看的经历,她从未想过。

    恶寒与悔恨,也换不回时光倒流。

    欧阳芷仪就算没有身败,名声也已经毁尽了。

    就算是为了炼丹上的成就,她也不敢再接近苏九了。

    有些人就是这样,害人的时候什么都是对的,反噬回去才知道害怕。

    可惜,她并不知晓,开局的人是她,想中途停下,却由不得她!

    没过多久,丹系长老就登记好出来了:“这是你们的暂时名牌卡,等会上下擂台,都需要刷卡。”

    每张名牌卡上面都刻着参赛人员的姓名和炼丹品阶。

    不论是新生还是老生,都是第一次参加,乖乖地听长老说规则。

    丹系长老说完之后,微笑着问苏九:“还有什么不懂得吗?”

    下意识的询问,就像是两根针,同时扎进陆琨和廖峰的心尖上。

    浓浓地嫉妒积压在胸腔,脸色难看的都维持不住表情了。

    偏偏在丹系长老询问苏九的时候,苏九正在看向远处走神,只是点头应了声。

    这样怠慢的举动,着实挑断了陆琨和廖峰的神经了。

    “墨九!你什么态度?”

    “长老在跟你说话,你听不见吗?”

    丹系长老摆了摆手,显然根本不当成一回事。

    人家有实力有天赋,他们丹系白捡的大便宜了!

    正因为长老对苏九这种宽容的态度,反而更让陆琨和廖峰生气了。

    两人死死地盯着苏九,似乎在等他的回应。

    然而——

    苏九双眉竖起,正眯眼看着人群拥挤的地方,表情挺认真的。

    怎么感觉有点像祁绍那个二货?

    心里想着,已经迈出脚了。

    陆琨和廖峰被无视了,气得不轻,同时上前拦住苏九。

    视线被挡住,前面的人一晃就被人群挡住,不见了。

    苏九眼梢微微一跳,脸色很差,张嘴便是:“干什么?皮痒?”

    陆琨和廖峰的脸黑了,怒指着他:“墨九!你一个新生,居然目无尊长!现在还不把学长们放在眼里!”

    苏九眉眼轻抬,目光挺冷的:“目无尊长?谁教过我炼丹了?大家都是平等的。至于学长?就是像你们这样因为嫉妒而排挤新生的学长,也配?对了……”她顿了顿,视线往下扫,落在对方手指上:“以前这么指着的人,手都废了。你要是不想参加比赛,我可以帮你。”

    低哑而缓慢的声音,带着毫不掩饰的残忍。

    结合墨九在神龙学院的所作所为,陆琨和廖峰丝毫不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

    顿时吓得缩回手,往后退了两步。

    丹系长老连忙出声打圆场:“哎呀呀,大家都是同学,和气生财,和气生财啊!”

    苏九没吱声,给了长老一个面子。

    有些人你不搭理他,他就逞脸了。

    都是出来混的,心里多少根肠子,谁不知道谁似的。

    某人似乎忘了,她现在的身体只有十六岁!

    陆琨和廖峰今年已经二十八岁了。

    两人原本想仗着年纪,给他下马威的,谁晓得他不受束缚,踢了个铁板!

    四个新生,两个老生,六个人分成了两国。

    欧阳芷仪,陆琨和廖峰是一国的。

    剩下的两个新生,声援的方式——

    “墨九,我们是你这边的!”

    “对,我们跟你是一国的!”

    “……”

    苏九无语。

    总有一种历史在重演,自己又在带孩子的感觉。

    这边登记在持续进行着。

    另一边两天没回家的赫连聿,在学院里找了几圈,最后得知苏九去参加炼丹比赛了。

    赫连聿二话没说,骑着坐骑就跑了。

    要知道,四九城的炼丹比赛,三大家族都在!

    爹和娘看见妹妹,他就能光明正大的回家了!

    算盘打的挺不错的。

    就看他能不能跑那么快,赶在比赛之前到达现场去跟赫连夫妇瞎掰扯了。

    *

    三大家族的人,已经陆续入座了。

    往年欧阳家都是挨着赫连家坐的今年却有些不同,两家一前一后。

    赫连歌坐在前面,欧阳家坐在后面,他倒是想跟赫连歌说句话,但是这个女婿似乎心情不好,沉着脸,一句话不说。

    即墨老家主坐在正中间,墨无溟冷冰冰的站在他身后。

    左边坐着轩辕老家主,后面站着轩辕欢和轩辕亦然。

    右边坐着赫连歌,旁边跟着几个护卫。

    即墨老家主侧目看了他一眼,淡笑着:“怎么不见赫连小姐?”

    闻言,赫连歌笑了笑,有些苦涩:“小女自上次受伤,受到了惊吓,不愿意出门。”

    即墨老家主点头,扭头又看向了轩辕老家主,小辈的打了招呼,没理由不跟这老头寒暄。

    “轩辕老爷子,别来无恙啊。”

    轩辕老家主看不惯他一副东道主的模样,这炼丹比赛是他们三大家族一起举办的,又不是他一个人出力的。

    心里这样吐槽,面子还是要给的:“哈哈哈,别来无恙啊,你这身体还挺好的啊。”

    即墨老家主笑容加深,朝着他点头。

    两人收回视线的瞬间,同时冷下脸。

    一股子塑料交情。

    要说这俩老头,从年轻的时候,就是死对头。

    一个是不想退位,一个是没法退位。

    弹指一挥间,这一辈子都快过去了。

    谁知道不想退位的,找到一个超级优秀的继承人。

    而他这个想退位的,反而没有一个适合的继承人。

    说起来,他起初挺不看好即墨无溟的。

    他们三大家族,每个家族都有个纯正血脉的存在。

    几十年前神武大陆来了一个自称凤凰血脉的男人。

    相貌,天赋,修为,皆是极好的。

    最后证实,他是即墨家一脉流落在外的纯正血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