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 断袖之癖传开

    噗——

    “咳咳咳……”

    轩辕老家主喝了一口粥,从鼻孔里出来了。

    轩辕欢也呛红了脸,捂着嘴,难受得不行。

    轩辕亦然扭头:你疯了?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银律一脸无辜:难道我解释的不对吗?

    轩辕亦然:“我……”

    银律冷哼。

    愚蠢的人类!

    轩辕老家主清了清嗓子,别人的私事他自然是没有干预的资格,只是……

    他看了看两人,都是可塑之才,就要这么被埋没了。

    太可惜了。

    身为三大家族之一的轩辕老家主,对于这些抉择比谁都清楚。

    即墨家族绝对不可能接受自家的继承人,是个喜欢男儿郎的异类。

    轩辕老家主有意想要劝劝两个年轻人,毕竟他们俩的未来都非常可期。

    他吃完早饭之后,寻了个由头把墨无溟叫了出去。

    彼时,轩辕欢也喝完了粥,她瞥了轩辕亦然一眼,最终还是走了过去。

    高傲的坐在她身边,面色颇为阴沉:“你要吃什么?”

    轩辕亦然抬起熊掌的手:“煎饺,我要沾醋吃。”

    轩辕欢抿着唇,叨了一个煎包,沾了醋,递到她嘴边:“我没喂过人,烫了妹妹这张嘴,可别怪姐姐。”

    轩辕亦然悄悄地观察轩辕欢,对方虽然扭着头,但余光盯着她。

    轩辕欢见她不动弹,有些不耐烦:“到底吃不吃?我可不是你家丫鬟。”

    “吃吃吃……这可是姐姐第一次喂我吃饭呢。”

    轩辕亦然赶紧张嘴,结果吃的太急,煎包里面是烫的,油就淌出来了。

    “嘶……”

    轩辕亦然小声抽了下,又压了回去,还想忍着疼,再咬一口。

    啪!

    轩辕欢一甩筷子,就把煎包摔回了盘里:“饿死鬼投胎吗?”

    真是烦人!

    她沉着脸,看向准备早饭的丫鬟,冷声道:“换个凉一点的喂她,我可没工夫陪她耗时间。”

    丢下一句话,起身走了。

    轩辕亦然眨着眼睛,目送轩辕欢离开。

    “虽然今天也是被骂的一天,但是我好开心啊!”

    银律扭头,张嘴就是一串:“你这个坏婆娘,臭女人,死三八!”

    然后看见轩辕亦然逐渐变黑的脸,疑惑的问:“我骂你,你怎么不笑啊?你不开心吗?”

    轩辕亦然磨着牙,扭头低吼:“你给我去死!”

    银律:“……”

    不笑就不笑呗,干嘛叫我去死?

    真是最毒妇人心。

    苏九托着下巴,冷不丁地问:“几年的蜂浆是什么意思?”

    轩辕亦然如遭电击,嘴角抽搐着:“没……没意思,我觉得他可爱,所以想送他一点蜂浆!对把?银律?”

    她扭头,朝着银律挤眼睛。

    但可惜。

    银律骗谁都可以,就是不骗苏九,不但没有配合,还当场给她干的好事抖搂出来了。

    “当然不是!我大哥每天都有早上沐浴的习惯,他说一日之计在于晨,修炼的时候可以淬炼妖身,会有很多污渍的。我之前去找我大哥的时候,就看见她趴在门缝,冲过去她就跑了!不过我,我清清楚楚看见我大哥没穿衣服!”

    “啊啊啊啊!我不听我不听,我不不听…啊啊啊啊…”轩辕亦然一见拦不住这个不守信用的小人,捂着耳朵,抱着脑袋,就喊了起来。

    离得有点距离的下人倒是被干扰的没听见,但是苏九却听得很清楚。

    以及某个一直叫跨进房门,又生生缩回去的当事人。

    妖兽的听力敏锐程度,随着修为而提高的。

    银严英俊的脸庞抽了抽,然后就像是被鬼追了一样,往外狂跑。

    惹得正在听轩辕老家主说话的墨无溟,侧目看了看。

    “我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吗?”轩辕老家主面色很是担忧。

    墨无溟脸上没什么表情,淡淡的否决了他的话:“多谢老家主的提议及关心,晚辈若是喜欢一个人,必不会让其受委屈。”

    所谓保密,不承认喜欢苏九这件事,绝无可能。

    轩辕老家主见说不通,也有些着急:“你这孩子这么轴呢?你若是不想否定墨九的存在,那你可以承认好男色,但同时也对女色感兴趣。每个家族都有一点小秘密,以你的天赋和成就是即墨家继承人不二的人选。不可任性啊。”

    轩辕老家主会开口提醒,除了可惜之外,当然也想在墨无溟这里留点印象。

    简单的来说,每一步都是在为轩辕家的未来解决未知的麻烦啊。

    墨无溟也未尝不知晓,但还是领了他这片心意,淡淡的:“轩辕小姐跟九儿是朋友,不论未来我有没有继承即墨家族,都不会对轩辕家动手的。”

    跟聪明人说话,总是直来直往。

    轩辕老家主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背着手:“呵呵……我就这点小心思都被你看穿了……”

    墨无溟但笑不语。

    一夜的时间,关于即墨无溟跟墨九的事件,越演越烈。

    仿佛有人推波助澜一样,带着雪崩之势,迅速蔓延开。

    从神龙学院学生之间的传言,到四九城上下宣传,直至即墨家族上上下下,全部知晓。

    得知消息的即墨老家主,震怒不已,一把将书桌上的动作挥落在地。

    一掌拍在桌上,怒声低吼:“岂有此理!”

    即墨家族的两个旁系,都在旁边站着,低着头,偷笑。

    其中最高兴的莫过于即墨轩了。

    当昨晚看见即墨泽阳断臂出现的时候,他就差点没有当场笑出声。

    原本他是最没有继承的机会的。

    眼下又出了即墨无溟有断袖之癖,喜好男色一事,简直就是上天助他一臂之力啊!

    他低着头,拱手:“爷爷,这件事非同小可,即墨无溟他无视您的威严,把我们即墨家的名声都踩在脚底下了,根本没把您放在眼里!”

    即墨老家主脸色铁青,搭在桌上的手握成拳头,冷喝道:“住口!这只是传言,还没有证实!”

    “……”

    众人瞬间噤声。

    即墨轩的脸沉了下去,都到了这个地步了,死老头子还不愿意放弃那个小野种!

    即墨泽阳站在后面,冷峻的脸庞盖了一层阴霾,并没有出生的打算。

    最终,还是即墨轩开的口:“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到底是真是假,去神龙学院调查调查不就知道了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