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啧,我太厉害了

    众人心惊肉跳。

    这是怎么一回事?

    欧阳骞被苏九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右肩被挑出一道血口。

    顿时扬声怒喝:“你们都在干什么!过来打啊!”

    众人倏地回神,干脆一拥而上。

    就不信他没有一双眼睛,还能战群雄吗!

    十几个人,几乎是下了狠劲的要搞死苏九。

    苏九红唇掀起,嘴里发出一声低笑。

    浓稠的夜色当中,这一抹笑声属实诡异的令人毛骨悚然。

    风起时,衣袂飘飘。

    少年立在那,不动分毫。

    月牙爬出云层,照在众人身上。

    一抹白光反射,归魂剑迅猛飞出。

    苏九满脸肃杀,浓烈的戾气,几乎将她整个人都笼罩了。

    红色的鲜血,像是浇水的花洒,密集的洒在地上。

    一剑又一剑的割下去,没有一剑在伤口上是重复。

    欧阳骞站在外面,双目圆睁,仿佛看见了什么恐怖的画面。

    他仓促的后退两步,抵在树边,握着剑的手,微微发抖。

    刹那间,白光穿过脑门,他仿佛想起什么东西。

    剑指前方,低吼:“是他——上次那六个是墨九干的!大家快跑!”

    扑通、扑通、扑通……

    一道接着一道身影,仰面,侧卧,趴着全部倒下了。

    鲜血我不停地流淌,全身到处都疼,喊到连力气都快没了。

    苏九轻轻甩着归魂剑。

    剑身发出一道嗡鸣。

    欧阳骞倒吸一口冷气,顺着树滑坐在地上,长剑往前指:“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苏九睁开眼睛,不以为然的挥了挥所谓吸附性极强石灰粉。

    不过尔尔。

    淡淡的:“啧,我太厉害了。”

    “……”

    死一般的寂静。

    地上躺着的十几个人,没有一个人会觉得他在说大话。

    欧阳骞看着他们的惨状,冷汗顺着额角流淌下来,他不要这样……

    “墨九,我以后再也不跟你作对了……你不要杀我……”

    苏九略微扬眉,歪着头:“我本来就没有要杀人。”

    欧阳骞头皮发麻,“我……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苏九轻轻甩着剑,微微摇了摇头。

    “不行,既然是你开的局,就要打完。”

    眸光瞬间冰冷,身形急速掠过。

    欧阳骞双目圆睁,疼痛已然袭来:“啊——”

    惨叫声,划破了夜空。

    良久之后,原地剩下十几个倒在血泊中,生不如死的血人。

    苏九回宿舍洗个澡,若无其事的睡觉了。

    翌日。

    十几个惨不忍睹的学生,再次被人发现了。

    上次只有六个人,闹的并不大,加上那六个人打死也不说是谁干的,就被导师给压下了。

    这次一下子十几个人,事情就压不住了,直接捅到了院长那里。

    轩辕院长看着这熟悉的画面,咂了砸嘴。

    这个苏九怎么这么不省心呢?

    心里这般嘀咕,面上道:“有什么线索吗?”

    副院长摇头:“线索倒是没有,但是欧阳骞他们醒过来了,都说是……墨九干的。”

    这个墨九有点特殊,副院长不由顿了一下。

    轩辕院长挑眉:“这欧阳骞……好像人品不行吧?”

    这只能说欧阳骞臭名远扬了。

    副院长点头:“确实不行,得罪的人不少。但是他们十几个人,一口咬定是墨九干的。”

    轩辕院长叹息:“这也没证据啊?墨九这小子天赋挺好的,不论是修炼还是炼丹。”

    副院长也点头:“这倒也是,为了几个老鼠屎,得罪了一个未来的栋梁,的确不是明智之举。”

    轩辕院长斜着眼睛,挑眉:“那你说这个该怎么办呢?”

    副院长成功被轩辕院长给拉歪了,定定的道:“那当然不能去找墨九了。”

    轩辕院长煞有其事的:“你说的对!好好干,你越来越有前途了!”

    他拍了拍副院长的肩膀。

    副院长隐约觉得你来不对劲,又想不出来。

    两人这边决定下了,那边长老导师也全部都一致同意了。

    十几个人原本以为能够讨回一个公道,就算不能把墨九杀了,也要放了他的血,把他赶出神龙学院!

    结果等到的消息,差点没把他们给气死!

    欧阳骞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脑袋迷迷糊糊之际,反而到清醒了。

    本来他也没打算对付墨九的,都怪那个冯导师!

    他在恨冯导师,他其他十几个人则在恨他!

    如果不是欧阳骞非要搞事,他们也不会这么惨。

    总之,一行人的交情算是到头了。

    这一身的伤口,就算要丹药滋养,一时半会也是动不了了。

    苏九并不晓得轩辕院长暗中给他把事情压下去了。

    第二天一早,他就去元气室了。

    金币累计卡一刷,房门一开。

    铺天盖地的元气,几乎要溢出门了。

    元气室里面的元气,因为是阵法聚集的,所有五种颜色都有。

    不论进来的学生是什么颜色的天赋,都可以照常的修炼。

    这么一对比,苏九赚翻了,五种元气全部能修炼!

    金币零零散散的加起来,刷了一万还剩下四万多。

    苏九安心的在里面待了一天。

    修为有所松动,但是没有突破到元皇。

    她的修炼吸收过快,等出来的时候,房间里都没多少元气了。

    修炼一天,身上也有些污渍了。

    苏九回去找个地方洗了个澡,就爬上床了。

    刚一爬上去,就被人一把捞进了怀里。

    熟悉气息,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了。

    苏九干脆往后倒,躺在他身上,调侃道:“唔……夫人,给为夫捏捏肩膀呗。”

    墨无溟差点笑出声,抿着唇角,双手落在她的腰上捏了两下。

    苏九双指并拢,往后一指,夸张的:“哎呀呀!夫人你要作甚?”

    扑哧……

    墨无溟搂着她,把脸埋在她怀中,笑的快要晕过去了。

    苏九死鱼一样躺在他身上,当他的抱枕。

    等到他终于笑完了,才翻个身,趴在床上,继续当咸鱼。

    墨无溟侧身而卧,伸手拨了拨她黏在脸颊上的头发,“今日学院发生一件大事。”

    苏九懒懒地掀起眼皮,“嗯?”

    “欧阳骞他们似乎挺惨的,干的漂亮。”他手指轻抚她的脸颊,低声夸赞。

    苏九噘嘴:“唔,要奖励。”

    墨无溟皱起眉头,有些为难的看着他。

    心里想亲得要命,但是完之后更要命!

    苏九翻身,一把揪住他的领子,就贴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