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赫连九之死

    虚伪的嘴脸,让欧阳蕴险些笑出声,冷冷地问:“原来你也知道恶毒?”

    欧阳锦愣了愣:“这个禁术是我在一本古记上见过的,所以知道一点。”

    欧阳蕴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子,平静的坐在椅子上。

    她端起茶,垂着眼睑,苍白而柔弱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那就请妹妹给我说说,古记上的详细用法吧。”

    原本欧阳锦还有点奇怪,听见这话便笑道:“姐姐想只知道,我告诉你便是了。”

    她走过去,便要坐下。

    欧阳蕴绷着脸,一把将茶杯砸在她脚下:“欧阳锦!你是不是把全天下的人都当傻子!十六年前你干过什么事?如果你今天如实招来,我就让你死的痛快一点!”

    咬牙切齿的声音,带着发抖,努力克制着情绪。

    很快,外面涌进来一群护卫,把这里包围了起来

    欧阳锦面色微变:“姐姐,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不懂……”

    欧阳蕴直接打断了她:“你不用狡辩,我不是在请问,我只是在通知你。若是再不说实话,今日便是你的忌日!”

    她欧阳蕴从来就不是善茬,若非如此也不可能在世家生存下去,还嫁给了三大家族之一的赫连家!

    只是后来有了一双儿女,便收起了曾经刚烈的性子。

    她万万没想到,竟然有人算计到了她孩子的头上去!

    想到这,欧阳蕴就恨不得一掌劈死眼前这个女人:“我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可以冲着我来,你居然敢伤害我的孩子,你真是好极了!”

    她几乎在咬着后槽牙,才能克制住那股滔天的怒意。

    欧阳锦脸色一白,倒退两步:“你……你究竟在胡说什么,我听不懂……”

    “你确实听不懂,因为你不是人!”

    赫连歌怒声走了出来。

    赫连聿拽着赫连九的胳膊,一把将她甩到了地上。

    冷冷瞪着欧阳锦:“你这个恶婆娘!”

    苏九靠在后面边,懒懒地看戏。

    看见这种情况,欧阳锦哪里还有想不通的呢?

    惊慌失措之余,她又看向了赫连九,忙去扶她:“九儿,九儿你没事吧?”

    赫连九两眼无神,看见欧阳锦之后,抓住他:“姨母……你是姨母。你快点帮我求求我爹娘……你告诉他们,我才是他们的女儿,我才是赫连九……呜呜……姨母……”

    听见这声姨母,赫连歌和欧阳蕴简直要当场骂出来了。

    欧阳蕴眼底压着红色:“我倒是不晓得,你离家多年,还特地回来跟她见过面?”

    赫连聿也十分震惊。

    赫连家跟欧阳家走的并不近,他甚至都不知道有这个姨母。

    要不然,他也不会听那老骗子说女妇人喊欧阳家主爹,就激动成那个样子!

    欧阳锦见事情败露,不怒反笑了:“呵呵……事到如今,我也不怕告诉你们,赫连九是我的孩子哈哈哈……从小被你们捧在手心里是我欧阳锦的女儿哈哈哈……”

    赫连九听见这句话,双目圆睁,吓得蹬着腿,低吼:“不不不……你胡说!我是赫连九!我是赫连九——我是赫连家的小孩,你不要胡说!你这个坏女人,啊……”

    她抱着头,看向欧阳锦的眼神,就像是刀子插在了欧阳锦的心里去。

    “孩子……我是你母亲,你是我亲生女儿啊。”她往前走,想要拉住赫连九。

    赫连九双目微睁,迸发出浓烈的恶意。

    她冲上前,一把掐住欧阳锦的脖子:“我要杀了你……你为什么要害我?我是赫连九!我要杀了你!”

    欧阳锦被亲生女儿掐住,她眼底流露出愤怒。

    手里拿出一把匕首,一刀子捅进了她的脖子上。

    欧阳锦一把推开她:“你这个没用的东西!竟然还想弑母!”

    赫连九捂着脖子,抽搐着倒在地上。

    “九……”

    赫连歌和欧阳蕴双目微睁,下意识就想要蹲下去,却又死死地压制住了。

    他们养了十六年,每一天都真情实意,不可能一点感情都没有。

    但若他们现在对赫连九有任何表现,便是在他们亲生女儿的心上捅刀子。

    赫连聿看着赫连九,眼圈泛红,一脚踢在欧阳锦的身上。

    “你这个恶妇……你为何要杀她?她不是你女儿吗?”

    欧阳锦被踹了吐了一口血,却抬眼冷笑:“女儿?她又不是我养大的!”

    “你!”

    赫连聿气得要命,从来没见过这么恶毒的女人。

    而听见这句话的苏九,眼神瞬间冰冷了。

    “欧阳锦是吧?”

    苏九抄着双手,走了过来。

    看见那酷似赫连歌容貌,欧阳锦隐约明白他们为何会发现了,顿时扬声大笑起来:“哈哈哈……我欧阳锦一世算计,虽然败在了你这个小贱丫头的手里,当年我就该一刀杀了你!”

    砰!

    苏九照着她的脸就是一脚,把她踹的吐血的同时,一脚踩在她的肩膀上:“继续笑。”

    森寒的声音,带着刺。

    欧阳锦啐了一口血水,倏地扭头:“你这贱种!”

    砰!

    苏九又是一脚,专门往她脸上踹:“继续。”

    欧阳锦双目圆睁,恶狠狠地瞪着苏九,却是不敢说话了。

    砰!

    苏九又是一脚,恶劣地勾唇:“我讨厌你的眼神。”

    欧阳锦被连踹了三脚之后,眼睛都充血了。

    “你……你……”

    她气得说不出话来。

    苏九却提了提裤脚,弯腰蹲了下来,一把揪住她的头发,俯身贴近:“我叫苏九,我姓苏,记住了吗?来,给我说说,你们还有什么秘密呗?”

    她轻声呢喃着,像极了恶魔的密语。

    恐惧,就像是细雨洒落,蔓延开来。

    欧阳锦瞳孔一缩,便要咬碎藏在牙缝里的毒药。

    咔嚓。

    苏九一把卸掉了她的下巴,轻轻拍着她的脸颊:“想死,有那么容易吗?”

    欧阳锦说不了话,又惊又慌的抓住刚刚捅赫连九的匕首,朝着苏九的脖子扎了下去。

    苏九凤眸微挑,轻松抓住她的手,那么一扭。

    当啷一声,匕首落地。

    欧阳锦痛的无声抽气。

    苏九捡起了匕首,红唇微勾:“多谢你给我都送兵器,省得脏了我的。”

    眼神一冷,朝着她手腕,噗嗤!就是一刀割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