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爱说不说,反正老子不听

    赫连家后院。

    赫连聿带着苏九走进母亲欧阳蕴的院子里。

    刚刚进去,迎面便是一阵淡淡的花香。

    苏九左右看了看,环境清新宜人,完全是按照避世的桃园所建的。

    “娘!娘!”

    赫连聿一进门就扬声大喊。

    苏九跟在后面,还没等她进门,就忽然转身,把她往外推。

    “吵什么呢?”

    女人温和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苏九偏头一看,对上一双杏眼,温柔似水。

    “呃……小聿,你真是太不懂规矩了,既然带朋友来了,还不快进来。”欧阳蕴起身,理了理身上的衣服,朝着里面道:“小九儿,我等下再给你拿。”

    然后,就见她往门口走来,歪着头,“进来呀。”

    赫连聿的表情很僵硬,他就是因为进去看见赫连九在,所以才把人推出来的。

    还没有跟欧阳蕴说过孩子被掉包的事情。

    她此刻依然被蒙在鼓里。

    苏九了然的看了赫连聿一眼,横移两步,朝着对方点头。

    欧阳蕴可能是不怎么见生人,面颊有些红:“快进来吧。”

    苏九跨步走进去,很平静。

    赫连聿见状,心里异常的发堵。

    爹明明说了不让赫连九出来,她怎么来这里的?

    他郁闷的跟进去。

    欧阳蕴在给苏九倒茶,脸上虽然有些细纹,但依然挺好看的。

    在房间的另一边的椅子上,赫连九脸色惨白的看着苏九,抓住扶手的手泛白。

    恐慌和害怕,几乎要将她淹没了。

    欧阳蕴并没有发现,正温和的跟苏九说:“这还是小聿第一次带朋友回来呢,你们是同学吗?”

    苏九垂眸看着她的手,有些苍白,的确像是久不出门的样子。

    “是的,谢谢。”微微抬眼,看向了坐在那发抖的赫连九,唇角勾了勾,“赫连小姐好。”

    赫连九手捂着嘴,双目死死地盯着她头顶的抹额,那个下面就是凤尾花……

    她下意识抚上自己额头,指尖跟着发抖起来。

    耳边仿佛有人在说“你记住,我才是你娘,你只是暂时用这个人身份,以后娘会再来找你的”

    娘会来找你的……

    小时候一遍遍在她耳边重复的声音,如今就像是索命铁链,勒着她的脖子。

    如果她不是赫连九,那她又是谁?

    “不要…我不要……啊!我不要!”

    赫连九忽然抱着头尖叫起来。

    欧阳蕴手里的茶杯都掉了,连忙跑过去:“怎么了?怎么了?”

    赫连聿也吓了一跳,赶紧去过去,“娘!你离她远点,等会伤到你了!”

    欧阳蕴甩开他的手:“你胡说什么,她是你妹妹,怎么会……”

    刺啦!

    刺痛划过脸颊。

    三道指甲血痕落在欧阳蕴的脸上。

    欧阳蕴先是一愣,而后无措的抓住赫连聿:“小聿,你快去找大夫,她好难受……”

    赫连聿的脸色很阴沉,一把抓住赫连九的胳膊。

    “赫连九!你看你干的好事?”

    一道低吼,赫连九回了神。

    看着欧阳蕴脸上的伤口,又看了看自己的手。

    “呜呜……是她…都是她…呜呜为什么啊!”赫连九忽然崩溃,指着坐在旁边苏九低吼,咆哮起来。

    苏九端着茶杯,冷漠地看着她。

    赫连聿的脸色阴沉,拎住他的胳膊就往外面走。

    一头雾水的欧阳蕴顿时慌了:“小聿!你这是干什么?她是你妹妹……你不能这么对她!”

    赫连聿是真的气疯了,尤其是赫连九抓伤母亲的脸之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顾,拖着她往外走。

    “小聿……”

    欧阳蕴本来身体就不好,一气之下,就要倒地了。

    苏九下意识伸手,便将她搂住了。

    欧阳蕴白着脸,靠在苏九的怀里。

    赫连聿心下一惊,连忙松开赫连九,冲回欧阳蕴身边:“娘……娘你没事吧?”

    欧阳蕴摇着头,把脸转开,对着苏九。

    气得不想理他。

    “怎么回事?”

    赫连歌进来的时候,就看见赫连九坐在地上哭。

    欧阳蕴则靠在苏九的怀里。

    “小蕴!”赫连歌一惊,连忙跑上前。

    本来想把人接过来,但是瞥了苏九一眼,又把手缩了回来。

    欧阳蕴缓了缓,脸色才好一点。

    苏九沉默的看着,以她的身体状况,是绝对没可能有闲情搞其他事情的。

    看来,赫连家是纯属被欧阳家给坑了。

    苏九微微抬手,把欧阳蕴递给赫连歌。

    赫连歌看了她一眼,眼底带着几分郁闷,但还是把夫人接了过来。

    苏九起身,“你们家的事情,你们好好讨论,我就不打扰了。”

    潇洒的不行。

    赫连歌见她要走,有些急了,借着这个机会便道:“小蕴,我有点事想跟你说!”

    苏九眸光微闪,转身就走。

    你们爱说不说,反正老子不听。

    赫连九坐在地上,失魂落魄的听着,抱着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她不是赫连家的女儿,那她到底是谁?

    不,她是赫连家的女儿,从小就是!

    一切说完了。

    欧阳蕴听完之后,如遭电击,整个人傻了。

    “那……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她抓住赫连歌的手,眼泪溢出眼眶:“刚刚……我还……我……”

    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赫连家闹出的事情,没人知道。

    等安置好欧阳蕴之后,赫连歌来到了赫连九的面前。

    赫连九红着眼睛,坐在地上,再也没有以往的傲气。

    “你应该也很想知道自己的父母究竟是谁吧?不要急,很快就有结果了。”

    赫连九眼神闪了闪,倏地抬头:“爹……爹,我是你的女儿,我是赫连九……我不是别人的女儿……爹爹……”

    她跪起来,扑到赫连歌脚边。

    赫连歌面色冷漠,眼神很锐利:“你这声爹,我实在是担当不起。”

    “呜呜……爹,我真的是您的女儿……是她……是墨九……是她抢了我力量……对……是她……赫连九抽泣着,趴在地上,双手都在发抖。

    她无法想象,一旦不是赫连九之后人生深什么。

    没有五色元气,没有眉心那一朵象征着赫连家血脉证明的凤尾花,她将会面临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