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冷眼旁观

    赫连歌冷淡的瞥了一眼儿子,冷笑着:“我不但要把她带回去,我还要把她留在赫连家。”

    苏九则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眼神显相似,神韵也相似。

    之前没站在一起不觉得,现在站在一起,轩辕院长也惊呆了。

    “这……你们俩在玩什么?”

    赫连歌走到轩辕院长面前,弯腰,拱手:“多谢轩辕院长为墨九出头!若是日后有任何事情用的着我赫连歌的,绝不推辞!”

    “呃……”

    轩辕院长有点懵逼。

    苏九则翻了个白眼,不耐烦的:“你到底走不走?”

    “走!”

    赫连歌应声应的很快,顺便伸手揪住赫连聿的后领。

    众人只看见,赫连歌带着几个护卫,骑着飞行坐骑,压着赫连聿和墨九,飞行离开。

    一时之间,神龙学院上下动荡不已。

    长老导师,全部都涌进了院长的住处。

    学生们也用过去了。

    整个学院都有种要翻了天的感觉。

    赫连家主以雷霆之怒,带走墨九,抓回亲儿子的消息,遍地满天飞。

    四九城内,到处都在讨论这件事情。

    唯有赫连家一片祥和。

    赫连家。

    苏九站在走廊下,神色淡漠的靠坐在窗口。

    院子里的柳树,随风吹拂,带着一股惬意。

    “墨九!”

    赫连聿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苏九侧目望去,对方手里拿着一根糖葫芦,咧着笑跑过来。

    恍然之间,她仿佛看见了改变她人生的男女,拿着糖葫芦在笑。

    苏九闭上眼,一瞬间的波动,变成了冰冷。

    赫连聿清楚的看见他的神色变化,瞬间手里的糖葫芦变成了烫手的山芋。

    他只是刚好看见有人在卖,他就想买来给她尝尝……

    无声走过去,敛起了笑容。

    “你在干嘛?”

    苏九余光瞥了一眼:“看风。”

    呃……

    赫连聿转过身子,跟她一样靠坐在窗边。

    “你一定感到很冤枉吧?”

    苏九并不想跟他谈论温情,他们之间满打满算,也只是流着血缘关系的陌生人而已。

    他伸手拿过他的糖葫芦,放在嘴边咬了一口。

    淡淡地问:“有消息了吗?”

    赫连聿的脸色骤然阴沉:“有,是欧阳家的老头。”

    苏九侧目:“你外公?”

    赫连聿冷哼:“从今以后不是了!”

    苏九没说话,她对赫连家以后的关系不感兴趣。

    只是冷漠的问出心底疑问:“你娘没有参与?”

    赫连聿有些愕然的看着他,语气也有些受伤:“娘肯定不知道……我知道你肯定吃了很多苦,但是娘当初生下你,可是费了很大的力气的。后来伤了底子,一直很少出门。赫连九小的时候,我娘就天天嘀咕,说她谁也不像,老疑神疑鬼。我跟我爹都没当成一回事。”

    苏九不置可否。

    她的确没有动机,但也不能排除其他原因。

    赫连聿忽然站起来:“对了,我带你去看一个人。”

    苏九面色很淡,没有起身的打算。

    赫连聿似乎有点明白苏九抗拒的是什么,直接道:“不是我娘,也不是我爹,是那个造谣你的神医!”

    “哦?”苏九感兴趣的站起来,唇角勾着笑:“走。”

    她对赫连家的关系不感兴趣,但是对于设计她欧阳家却是万分的感兴趣。

    两人来到地牢。

    那个老神医已经浑身是伤了,被严刑拷打过。

    赫连聿扬手,让人把门打开。

    苏九低头走进去,对方看见有人进来,不由分说的就开始求饶:“赫连家主饶命啊……赫连家主,这一切都是欧阳家主让我干的……真的不关我的事情啊!求求你饶了我吧!”

    苏九垂眸看着跪在地上的人,微微抬脚,踩在他手上。

    惨叫声溢出。

    苏九不为所动,弯腰蹲下,掏出一把匕首。

    赫连聿在旁边看着,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饶命……大爷饶命……我真的知道错了,我该死,我不该贪钱啊……”老骗子趴在地上,悔不当初。

    苏九提着匕首,轻轻在地上划出刺耳的声音:“有些话,我只问一次,除了欧阳家主之外,还有谁参与这件事。”

    “我……我真的什么都说了啊…求求你……呜呜饶了我吧!”

    苏九把这匕首,落在他的指缝,“看来,你错过一次机会了。”

    咔嚓!

    她直接将匕首往下一压,切断了他一根手指。

    老骗子惨叫一声,差点疼晕过去。

    苏九慢慢地把匕首移动到另一根指缝,面无表情的:“我再问一次,除了欧阳家主之外,跟他在一起的有什么人。”

    “啊……饶了我吧!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啊……”老骗子趴在地上嚎哭。

    咔嚓!

    苏九再次切断了他一根手指。

    除了惨叫,还是惨叫。

    赫连聿拧起眉头:“……他好像真的不知道,如果有的话,肯定早就查出来了。”

    苏九没理他,慢条斯理的换了一个指缝:“到底几个人?”

    冰冷刺骨的声音,犹如死神锁住了脖子。

    赫连聿都忍不住一惊。

    老骗子哭使劲的摇头,嗓子里喊出血水了:“不不要……我……我记得有个妇人欧阳……欧阳家主爹……不要再割我的手指了……呜呜……”

    咔嚓!

    匕首果断切下,血淋淋的。

    苏九略微抬眼,递给赫连聿一个充满意味眼神。

    折磨人,她最有一套了,死人嘴里都能套出两句有用的话。

    赫连聿双目圆睁,不敢置信的把地上的人拎了起来:“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娘已经很久就没有出门了!”

    他气急之下,手上力气之大。

    一个普通的骗子,直接就断了气。

    苏九背着手,漠然的后退两步,冷漠的指出事实:“他死了。

    赫连聿气红了眼睛,用力把尸体丢在地上。

    “绝对不可能是我娘干的!”

    苏九抬眼看他,异常的冷静:“你都说你娘没出门了,你着什么急?”

    一句话吧赫连聿问住了。

    他听到有人污蔑他娘,他当然生气了!

    他娘是天底下最好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害自己的女儿呢!

    赫连聿抿着唇:“我去问她!”

    苏九挑着眉头,跟上。

    完全是旁观者看戏姿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