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我这个父亲真是太失职了

    赫连歌眉心狂跳了几下,唇角忽地往上一勾:“你的意思是我女儿的血脉灵气被人抢走了?”

    语气之中带着几分玩味。

    老者心下有些不安,面上定定的:“不错,此人应该不是神武大陆的,懂得很多隐秘之法!”

    “哦?”

    赫连歌背着双手,抬眼看向天空,岁月在他脸上留下的痕迹,让他更加有气势,淡淡一个字的音符,便让人心头发怵。

    “老神医所言,是否是连体禁呢?”

    他的声音有些悠远,仿佛在酝酿着什么东西。

    老者心想,这句话不在台词里啊,掩唇轻咳:“不错!正是此术!”

    赫连歌忽地回眸,看了他一眼:“阁下当真是隐士高人,柯傅,带老神医下去,重赏!”

    柯傅低头走过来,“老神医请跟我来。”

    老者面色一松,笑呵呵跟着他往里走去。

    等到老者走远了,赫连歌一扬手,声音冰冷:“送客!”

    两天的求医,总算落下帷幕。

    大夫和炼丹师快速从赫连家离开。

    赫连歌下颚紧绷,脸色阴沉可怖,放在桌上手更是骨节泛白。

    护卫首领走过来:“家主,这件事要跟夫人说吗?”

    赫连歌微微摆手:“我倒要看看,敢动我赫连歌女儿的人,究竟有多大的胆子!”

    护卫首领:“小姐那边……”

    赫连歌冰冷的眼神扫过去,眉宇间透着戾气:“绝不允许她死!”

    “……是。”

    护卫首领点着头,往后面走去。

    赫连歌掌心凝聚力量,一掌将桌子劈开,唇瓣翕动:“墨九……”

    低哑的声音,耐人寻味。

    欧阳家的人收到神医领钱离开的消息,冷笑着挑了挑眉。

    “这种见钱眼开的狗东西,留他一条命吧。”欧阳家主坐在桌前,脸上染了一丝笑意。

    妇人手里捧着茶,看向欧阳家主:“爹,这件事情还没有完,必须要亲眼看见赫连歌把连体禁继续给九儿用上。”

    欧阳家主面色微沉:“你放心,我已经让曹石去盯着了,以赫连歌对女儿宠爱的程度,肯定会去把墨九抓回来的!”

    妇人微微一笑,带着细纹的脸庞,依然很好看。

    *

    神龙学院。

    轩辕院长的院子里。

    轩辕院长,赫连聿,苏九,谢忱一干人等。

    三人站在一条线上,正看着对面的男人。

    赫连歌侧着身,负背而立,浑身上下围着一股强者的气势。

    他甩袖转身,看向轩辕院长:“我今日来此,便是要带走墨九。”

    轩辕院长眉头微挑:“赫连家主要是想带走女儿,我肯定没话说,但是想要带走神龙学院的其他学生,那就不行了。”

    轩辕院长脸上带着笑,语气是十分坚定。

    赫连歌危险的眯起眼睛:“我若是非要带她走呢?”

    赫连聿快一步上前:“爹!我都跟你说了,你——”

    “住嘴!”

    赫连歌沉着脸,打断他的话,冷冷的扫苏九一眼,下巴微微一抬:“你们要是留下墨九,那便是公然与我赫连家为敌了!”

    冷硬,强势,毫不退缩。

    谢忱微微一怔,恍然之间仿佛看见了带他们走南闯北的九哥!

    仔细一看,他竟然见鬼的觉得对方跟九哥长的还有点像?

    惊疑不定之际,轩辕院长出声了。

    他也往前走了一步,笑呵呵的:“赫连家主若非要如此,那我也只能得罪赫连家主,我是不可能把学生交给任何一个不相干的人的。”

    赫连歌的脸色瞬间阴沉下去:“所以,你在明知要与赫连家为敌的情况下,还要护着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子吗?”

    轩辕院长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认真而又严肃:“是!”

    此刻轩辕院长在苏九心里的形象直接飙到八米了!

    只是……

    苏九摸了摸鼻子,主动开口:“赫连家主应该不是来问责的吧?”

    赫连聿微微一怔。

    轩辕院长也楞了一下。

    赫连歌抿起的唇线动了动,没有吱声,面无表情的。

    苏九垂眸,冷静的分析:“要啥一个人,或者为难一个人,需要的不仅仅是气势,还有杀意跟恶意。你伪装的很好,唯独没有这些。”

    一个杀手要经过多方面的训练,眼神变化,细枝末节的小动作,都能判断出对方是敌是友。

    至少,她没有在赫连家主身上察觉到危险。

    有的只是装腔作势,以势迫人。

    苏九一番话就把剑拔弩张的气氛给搞没了。

    赫连歌掩唇咳嗽了两声,表情非常不自在。

    他抬眼,深吸了一口气:“我想跟你谈一谈。”

    苏九偏了偏头,表示可以。

    两人一起就往后面走去了。

    大厅里剩下的人:“……”什么情况?

    刚刚还要打要杀,这转眼两个人一起不见了?

    轩辕院长扭头:“你爹有什么阴谋?”

    赫连聿愣怔了几秒,就反应过来了,旋即松了一口气,“果然是我们赫连家最奸诈的人。”

    *

    苏九迈脚往前,两人走到后院。

    他侧目,看向对方:“说吧。”

    赫连歌看着他那张漂亮又明艳的脸庞,微微有些局促:“你……九儿……我,我这个父亲真是太……失职了。”

    苏九抄着双手,好整以暇的看着他:“赫连家主你这话我就听不懂了,你的女儿不是被你带回去了吗?”

    赫连歌背在身后的手指,微微攥拳:“不管你相不相信,这些事情跟我无关,跟你娘也无关。但是我一定会把背后的人给揪出来的!”

    坦白的话,让苏九心里浮起几分波动,面上依然冷漠:“事实如何,谁也不晓得,我只相信自己查到的。”

    淡定,自信,从容。

    赫连歌望着她,眼圈忽然有些红,“我真是没资格说什么,但是我想你应该也很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想请你演出戏。”

    苏九略微挑眉:“洗耳恭听。”

    赫连歌把视线从他脸上移开,才把心里的情绪压抑的死死地,冷静开始跟他说事情。

    两人说了没一会早就出来了。

    外面的还在等着。

    苏九出来便道:“我要跟赫连家主回去一趟。”

    赫连聿脸色一变,快走两步,拦在苏九面前,怒视赫连歌。

    “你不是都知道了吗?为什么还要带她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