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妹妹为何长的谁也不像

    他似乎是故意的,刺眼的光芒让人根本看不清楚前方。

    赫连聿眯着眼睛,因为经常看赫连九的五色元气,所以能看清楚一点。

    隐约之间,他看见墨九扯下了抹额。

    隐隐有金芒。

    刺眼的光芒没有持续太久,众人只能“砰——!”

    一道闷响。

    七角星盘消失,五彩元气尽褪。

    众人揉着眼睛,看去擂台。

    擂台上,只剩下墨九一个人面无表情的系抹额。

    “呃,赫连九呢?”

    “啊——赫连九在那边!”

    赫连聿心惊肉跳的转头,赫连九就像个破烂的娃娃,浑身冒着青烟,砸在了后方第六个擂台上。

    擂台已经碎了,她就躺在一摊废墟当中,微微喘息。

    “……”

    一片寂静。

    众人仿佛失了声。

    他们眨着眼睛,仿佛还有五彩元气的余光。

    这……五彩元气啊!

    赫连九也有五彩元气,墨九也有五彩元气!

    然后赫连九直接被秒杀

    赫连聿快步冲向赫连九,看见她的惨状,脑袋嗡嗡作响。

    “小九……”

    赫连九半眯着眼睛,眼底的惊恐还未散开,整个人也在发抖、

    赫连聿连忙弯腰把她抱起来,放到平坦的地上,扭头低吼:“去找人,快去找人医治啊!小九,小九,你不会有事的。”

    他把人抱在怀里,轻轻帮她的擦拭脸庞。

    灰尘拭去,视线却僵在了她光洁无一物的额间。

    赫连聿瞳孔一缩,视线垂在额头。

    凤尾花……不见了?

    苏九身形掠动,飘然落在旁边。

    笔直的站在,声音极冷:“放心,我没杀她。”

    她只会死的更惨。

    身败名裂,一无所有。

    众人闻声面面相觑。

    把人打的半死,还说自己留情了?

    这是想叫人家谢谢他手下留情吗?

    不!这是挑衅!

    赫连聿倏地抬眸,眼底带着愤恨,但是视线落在她抹额上的时候,眸光又紧了紧。

    他冷静的质问:“你刚刚揭下抹额,到底有什么东西?”

    一抹金芒,究竟是什么,令他心里好生不安。

    苏九微微侧身,斜眼看着他,“我告诉你,你只怕会疯掉。还是快点带你的宝贝妹妹去疗伤吧。”

    丢下一句话,像个没事人一样走了。

    墨无溟跟着从人群另一边离开。

    赫连聿看着苏九离去的背影,眼神格外的凝重。

    忽然,手臂紧了紧,赫连九扯着他的袖口,害怕的直摇头,仿佛叫他不要再问了。

    无论如何,现在还是救人比较重要。

    赫连聿抛下心底的疑惑,默默地给赫连九输入元气支撑。

    赫连九伤的很重,几乎危机性命。

    但是令人惊愕的是你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不是到了,就是在夹缝之中给留下那么一点点的缝隙!

    医夫和炼丹师联手救治,一脸稳住她的伤,一边研究丹药。

    愣是熬了一天一夜,给把她给救了回来。

    得知女儿重伤差点死掉。

    赫连歌大怒之下,直接找到神龙学院。

    四大家族之一赫连家族,气派和气场可想而知。

    看着床榻上奄奄一息的女儿,赫连歌差点把房子给掀了!

    这是他妻子差点丢了一命生下来的女儿啊!

    “到底是谁干的?这不是故意把九儿往死里打的吗!”

    导师撑不起他的怒火,就开始把责任往苏九身上推。

    “这话都是一个新生干的,排名赛虽然签订了生死状,但是真的很少出事,只是有一定的危险程度!”

    “不错,这些事情全部都那个墨九搞出来的!”

    一出事情,大家都砸推脱责任了。

    秋导师沉下脸,据理力争:“赫连家主,赫连小姐受重伤我们也很难过,但是赫连小姐既然已经签订了生死状,这一切都是她理应要承担的后果!”

    赫连歌冷着脸,看过去,声音拔凉:“你的意思是我家九儿活该了?”

    秋导师眉心一跳,却是继续公正的:“墨九是守擂者,若是真要追责,那么赫连小姐就是第一责任人!”

    赫连歌眯起眼睛,目光锐利,带着刺。

    赫连聿坐在床边,凝视着赫连九脸庞,忽然问了句:“爹……妹妹为何长的谁也不像……”

    呢喃的声音,更像是在问自己。

    赫连歌扭头,怒道:“你在胡扯什么?你妹妹现在刚刚从鬼门关回来!”

    赫连聿手指落在赫连九的眉心,眸光微微有些发沉。

    丹系的长老在一旁,忍不住替苏九说话:“其实……我刚刚在赫连小姐的体内察觉到了残留的丹药气息……她近期可能是服用了强制提高修为的丹药。”

    赫连歌甩袖,反驳:“怎么可能!我家小九儿五色元气天赋,修为晋级从不会走其他捷径!像这种损害身体的丹药,她怎么可能会吃!她是傻了吗?”

    赫连聿拧起眉头,“可是她最近真的是连续升级了。”

    赫连歌心头一梗,试图替自己的女儿辩解:“她以前也是连续升级的!”

    赫连聿能明白父亲心里的感受,所以并没有跟他抢话。

    房间里气氛忽然有些沉重。

    直到赫连九轻咳一声,睁开眼睛。

    “哥哥……爹爹……”

    眼泪顺着眼角流淌下来。

    赫连聿定定的看了她一眼,抿唇,无声走开了。

    赫连歌见状,立马围过来,抓住她的手:“小九儿没事没事了,爹爹在这呢!”

    赫连九脸色惨白,嘶哑的开口:“墨九……”

    赫连歌忽然有些为难:“神龙学院的规矩,生死状……不过你放心,爹爹肯定会替你做主的,我们让墨九给你道歉?”

    赫连聿闭了闭眼,不太想听他爹说这些话。

    他烦躁的起身,走出了房门。

    靠在门外,他的心里有些发冷。

    一夜过去,某些想法,就像是细针,密集的在他心脏上戳来戳去。

    “怎么样了?”

    卫帆走过来,担忧的问道。

    赫连聿抬眼,表情稍微缓了缓:“已经醒过来了。”

    卫帆站在他身边,问了一个问题:“赫连家,真的要追求墨九的责任吗?”

    赫连聿烦透了,尤其是听到这个问题之后。

    他靠在门外,摇头:“不知道,我心里有个疑惑怎么都想不通。”

    卫帆侧目看他:“有什么疑惑?墨九为何要对赫连小姐下手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