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秀恩爱

    银严眼神一冷,甩袖将窗户打落在地。

    他抬眼,看向窗口:“你是什么人?为何要偷袭我?”

    墨无溟从窗户进来,双眸明明是张扬而热烈的红,却带着掩饰不住的森冷感。

    他步伐轻慢往苏九身边走去,吝啬的连一个字也没有给银严。

    苏九抿唇,有些心虚:“你不是走了吗?”

    墨无溟冷着脸坐下,端起她手酒杯,仰头饮尽。

    余光轻扫,凉凉的:“哟,这么想叫我走啊?”

    苏九扬声:“怎么可能!”

    墨无溟拎起酒壶,倒了一杯酒。

    房间里忽然变得很安静。

    银严发现他是苏九认识的人,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轩辕亦然狐疑的看着对方,感觉有点眼熟:“你……你不会是即墨家那个孙少爷吧?”

    墨无溟能搭理她就见怪了。

    沉默的喝了两杯酒,把酒杯往桌上一磕,捡起之前的话题,继续:“我看你勾人下巴的时候,很熟练呢?我不在的时候,没少干过吧?”

    沃日!

    他居然偷看这么久!

    苏九心里妈卖批,面上笑嘻嘻:“我那不是为了打听祁绍的下落嘛。”

    墨无溟眼皮一掀,他就是因为知道这个,所以才忍住没有吱声。

    但是!

    他下巴朝着银严抬了抬,眼睛都不带看的:“这个东西是什么?”

    银严俊脸微黑:“我是妖兽!”

    苏九举手:“他是银律的大哥,跟我没关系的!”

    银严抿唇:“我说了我要娶……”

    “银严!”苏九脸色一沉,语气不善。

    银严心头一跳,便住了嘴。

    墨无溟掀起眼皮,侧目看了过去:“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苏九有些头疼。

    干脆起身,歪坐在他怀里,“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就是我的男人!”

    “……”

    空气有一瞬间的凝滞。

    银严双目微睁,“他就是说的那个人?”

    轩辕亦然瞪眼:“你居然瞎掰的?你居然外面真的有狗!”

    两道质问声,让人听着都很不平凡呢。

    墨无溟一脸的阴郁,掐住她的下巴,给他们当场表演了一个唇枪舌战。

    这个死女人,他才几天没回去?

    男的招惹了,女的一招惹了!

    银律啃着水果,歪着头:“大哥,他干嘛吃主人的嘴巴,比苹果好吃吗?”

    银严:“……”

    轩辕亦然:“……”

    两个护卫:“……”

    苏九的嘴巴都麻木了。

    唉,自己的男人自己宠呗。

    墨无溟总算是消了气,手指抚着她唇角,又有点疼:“都怪你。”

    苏九点头:“对对对,怪我怪我!小宝儿不气了吧?”

    墨无溟差点被她哄孩子的语气逗笑了,嘴角努力往下压,导致脸颊扭曲了一下,声音冷静的:“这次就算了,我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你对小气有什么误解?

    苏九昧着良心,夸赞:“我的男人当然是最大方的了!”

    墨无溟唇角勾起,歪着头,把脸埋在她的脖颈处。

    仿若无人的。

    银严:“……”

    轩辕亦然:“……”

    两个护卫:“……”

    郁闷之际,听见银律啃苹果的声音,咔呲咔呲,倍儿香。

    啥反应都没有!

    能有啥反应呢?

    人家见多识广,早就习惯了!

    本来是出来找人的,结果碰到这一茬。

    天都黑透了,他们才离开妓坊。

    路上无比的安静。

    终于还是轩辕亦然率先爆发的:“你居然真的有狗!”

    苏九波澜不惊:“不是真的还有假的?”

    轩辕亦然咬牙:“可是对方为什么是即墨无溟?我抢不过他……”

    苏九白了她一眼。

    银严沉默着跟在后面,“你真的很喜欢他吗?”

    苏九微微侧目,点头应了声“嗯”

    只有一个字,却透着无比的坚定。

    “……”

    一片沉默。

    银严和轩辕亦然都不说话了。

    倒是苏九瞥了他们俩人一眼:“我瞅着你们俩挺配的。”

    “不配!”

    “不配!”

    两人异口同声。

    “……”

    “……”

    不在沉默之中爆发,就在沉默之中灭亡。

    轩辕亦然掐着腰,杵了杵银严的肩膀:“你不配什么啊?我轩辕亦然,我轩辕家的小姐,你敢说我不配?”

    银严皱着双眉,冷睨着轩辕亦然,抿唇:“是我不配你。”

    “这还差不多。”

    轩辕亦然舒了一口气,但还是有一点点郁闷。

    他凭什么嫌弃她?凭什么?

    她扭头,凶巴巴的:“我长的不好看吗?”

    银严:“还行。”

    幻人形妖兽都是很漂亮的,他的审美当然跟普通人不一样。

    轩辕亦然被他直男的回答,气得差点吐血。

    从此她仇人名单多了俩字——银严!

    轩辕亦然走前面,回头问:“我们现在去哪里啊?”

    苏九下巴往前面抬抬:“先走走看。”

    一行人顺着几个坊往前走。

    录入甚至在经过了黑店客栈。

    黑线客栈关着门。

    任苏九如何想,怎么也想不到祁绍会在这家客栈里面!

    一群人找了很久,之后他们就回了轩辕家。

    轩辕家的信息网也没有找到消息。

    次日一早,轩辕亦然便带着苏九离开了。

    刚刚到达五班门前,就看见众人围在一起,看他的眼神透着一种神圣的光辉。

    苏九慢步走过去,眉眼轻抬:“怎么?”

    一群人屁颠颠的围过来。

    “九哥!你来啦!”

    “九哥,我们都在等你呢!”

    “九哥这是你今天的早饭!”

    一群人拎着肉和酒,摆在了苏九的桌上。

    苏九挑了挑眉,弯腰坐下:“有什么事就说。”

    “没事!我们就是想孝敬孝敬你。”

    “对对,你快尝尝这个酒好不好喝?”

    苏九狐疑地瞥了他们一眼。

    坐在前面的谢忱回头:“因为你的补气丹,他们都很兴奋的。”

    苏九侧目看了眼,倒了一杯酒:“那我就不客气了。”

    一群人热热闹闹的,唯有赫连九沉着脸,不悦的开了口:“这里是课堂,不食堂,你们能不能小声点?”

    她的同桌因为拿了补气丹,也显得很尴尬。

    众人默默地坐回原位。

    赫连九侧目,瞥向墨九的位置。

    然而,他像没听见一样在喝酒。

    仇早结了,只会越来越深罢了。

    赫连九目前在班里的特别尴尬。

    以前崇拜他的人全部都换了对象,就连两个同桌也因为补气丹,心里天秤也开始倾倒了。

    赫连九自然看出来了,她并不喜欢这些小世家子弟,一副没见过世面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