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别动不动就耍流氓

    她正在专心炼补气丹。都是金币呀!

    等到钱赚多了,就能去元气室了。

    苏九美美的想着,等第二天就收到了院长的信。

    谁看见听说是轩辕院长的信,就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打开一看,密密麻麻,安排的行程。

    除了上午在五班之外,下午就在丹系。

    这就算了,丹系下面分了好多个班级。

    下面还写了日期……

    苏九把信拍在桌上,差点一句脏话骂出来。

    这要是在东陵大陆,她才不会理会这个呢!

    等墨无溟回来,给他告状!

    苏九在五班上了一上午,下午都没等他去。

    丹系班级的导师在门口等着他。

    苏九:“……”无语。

    总感觉自己像是犯人,转换牢房的待遇。

    导师特别温和有礼,不停地询问苏九问题。

    苏九冷着脸,一言不发,爱怎么样怎么样。

    导师一点儿也不生气。

    到了丹系门口,里面就传来敞亮的声音。

    “导师好!墨九大佬好!”

    苏九眼梢一抽,这都是跟谁学的?

    他走进去,导师怕她不习惯,还给安排了跟五班一样的座位。

    可谓是用心良苦啊!

    苏九上课除了睡觉就是打屁,哪里会真的认真听课。

    睡觉都嫌时间少呢。

    在苏九辗转几个班级的几天之后,墨无溟终于回学院了。

    他是下午来上课的,苏九不班级,他还挺疑惑的。

    谢忱上道,直接把苏九今天会在的单子拿出来了。

    墨无溟一看见单子上的笔迹,冷峻的脸庞染了冰霜。

    这个死老头!

    他抿着唇,拿着单子,离开了班级。

    此时此刻,苏九正托着下巴,没有灵魂的回答问题。

    三四个男生围在他身边,问的都是一些炼丹上的问题。

    苏九知道的就解答,不知道的就不吱声。

    几天下来,大家都摸清楚他的脾性了。

    三四个男生正在问最后一个问题,忽然之前周围空气都便冰冷了。

    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苏九抬起头,看见门口的男人,委屈的瘪了瘪嘴。

    狗男人你总算回来了!老子这几天太惨了!

    “出来。”

    墨无溟丢下两个字,苏九屁颠颠的就出来了。

    墨无溟沉着脸,带着她往神龙学院后面的地方走。

    苏九隐约猜到了他要带他去见某人,开始告状:“墨墨……他欺负我我。”

    刻意矫揉造作的声音,听起来总算有点好笑。

    墨无溟薄唇紧抿,克制着表情,看起来冷若冰霜的:“这就带你去刺激他。”

    苏九“嗯嗯”的点头。

    两人保持着一步远的距离。

    从远处看就像是普通朋友,并没有其他的异样。

    很快,墨无溟带着苏九走进了一个特别华丽的大厅里,一个穿着华服的中年男人,背对着他们站着。

    似乎是听见他们声音,选院院长扭头看了过来,“哟,什么东南西北风居然把你们俩一起给刮过来了?”

    玄门宗宗主,上次被家里人给抓回来了。

    唉,继承家业,不容易啊。

    苏九抿唇,站在墨无溟的身后,她也不说话,反正有人会说。

    只见,墨无溟走到他跟前,把他写的那个时间表递过去:“你写的?”

    轩辕院长点着头:“好看吧?”

    墨无溟冷着脸,把信纸给撕掉了,丢在地上,警告:“不要趁我不在欺负我的人,以后不给你披麻戴孝!”

    轩辕院长一头黑线:“你这个死孩子,能不能说点吉利的!”

    墨无溟面无表情的:“不能。”

    轩辕院长气得手抖,咬了咬牙,看向苏九的时候,又敛起了表情,笑眯眯得。

    但是在苏九眼里,就是不怀好意……

    “呵呵……小九儿别生气,你看我要是不这么干,你也不会来见我啊?”

    苏九:“……”

    他不这么干,她还真不来。

    轩辕院长看着他这个表情,一副我早就早就猜到了的模样。

    “这段时间,你在学院掀起的风波不晓啊!丹系为了你连灰黑胡子两个监考倒是都给黑了!”

    苏九:“……谢谢。”

    轩辕院长挑着眉梢,翻旧账:“你最近是不是认识一个人啊?去我家你都不来看我,你说你怎么没良心呢?”

    苏九:“……”我听不懂。

    轩辕院长张了张嘴,面对这苏九这张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偏偏说不出来了。

    最后他瞪了墨无溟一眼:“你们真是……天生一对!”

    墨无溟淡淡的:“多谢夸奖。”

    “谁夸你了!”轩辕院长双手负背,差点蹦起来:“下次做什么决定之前能不能通知我一声?要不是我回来的及时,还不知道惹出多少事呢!”

    墨无溟淡淡的看着他,不吱声。

    轩辕院长一阵头疼,摆手:“走走走,没事别来我这里碍眼了。”他顿了一下,笑呵呵看向苏九:“小九儿我不针对你,你可以来。”

    苏九:“……谢谢。”

    轩辕院长:“真乖!”

    “……”

    墨无溟直接拉过苏九,迈脚往后院走。

    轩辕院长嘴巴一撇,假意的喊:“滚出去,我叫你滚出去呀,你进去干……么……死孩子,要不这样他还不回来呢!”

    后院有一间是轩辕院长给墨无溟准备的房间。

    轩辕院长在东陵大陆多年,早就把墨无溟当成自己的孩子了。

    整天操不完的心。

    墨无溟心里很清楚,他嘴上说什么不披麻戴孝,只是因为他不会让他死。

    两人之间的羁绊,自然不是外人能说清楚的。

    房间里,摆设很简单。

    苏九背着手,左右看了看:“你这里不错啊?比我们宿舍好。”

    墨无溟从她身后,双手环住她的腰,下巴搭在她的肩头,并没有说话。

    但是苏九感觉的出来,他的情绪其实并没有那么好。

    良久之后,墨无溟才低哑的开口:“有你在身边,真好。”

    苏九红唇轻佻,转身,搂住他的脖子:“有你在也好。”

    墨无溟低头想亲她,苏九脖子往后一仰,躲开了:“别动不动就耍流氓啊。”

    墨无溟挑了挑眉,语气有些自豪:“我只对你一个这样。”

    苏九小鸡啄米,快速在他唇上嘬了一口,伸出手指抵在他唇上:“你别动。”

    墨无溟沉黑的眼眸闪了闪,坏坏的眨了下眼睛:“好,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