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问你 你也未必知道

    笼子打来,银严从里面走出来,浑身都是血痕,走路都疼。

    他绷着脸,站到苏九跟前,比他高出一个头顶。

    苏九偏头示意:“走吧。”

    银严跟在苏九后面,在她转身刹那,一把从楼面把他搂住。

    一手抓住他的脖子,一手环住他的手臂。

    众人见状一片惊呼。

    “卧槽!不是吧?打赢了即墨青难不成要死在妖兽的手里!”

    即墨青在旁边,也皱起了眉头。

    “你……”

    苏九抬手,不以为然的:“无碍。”

    银严听见他说这句话,眼神一狠,张嘴就落在她脖颈上。

    苏九侧目,语气冷淡的:“不想你弟弟死,就不要过于激动。”

    银严后背僵直,张了张嘴,嘶哑的:“……银律?”

    苏九眼底泛起一丝血色,偏头看他:“松手。”

    银严往后退了两步,身体却是往后一仰。

    苏九下意识身后搂住他,略微皱眉,干脆把他打横抱起来了。

    他早已是强弩之末,方才从后面窜过来,已经用了最后的力气。

    众人只见,瘦弱的少年抱着一个高大的男人,脚下轻点,踩着旁边的护栏,朝着二楼的包间的窗户掠去。

    银严望着少年的下颚,眼神不又闪了闪,而后又移开了。

    窗户再次关上。

    角斗场跟包间里就是两个世界。

    苏九把他放在地上,银律冲过来,趴在银严的身上:“大哥大哥……呜呜……你没事吧?你不要死啊,我以后再也不任性了,再也不乱跑了……呜呜……”

    银律的声音很尖锐。

    苏九脑壳发疼,掏出两颗复伤丹,还有一颗生骨丹给他吃下。

    “他肋骨断了好几根,后脊下面也有伤口。”

    轩辕亦然掏出一块手帕给苏九,“怪不得你抱他上来呢。”

    苏九接过手帕擦了擦手上的血迹,“受伤太重,还是得赶紧送去包扎伤口。”

    轩辕亦然朝着阿亮使了使眼色。

    阿亮过来,弯腰就要抱起银严。

    却见,银律快一步把银严抱起来了:“我大哥不喜欢人类碰他,我自己可以!”

    轩辕亦然翻白眼:“行行行,你最厉害,咱们快走吧!”

    阿亮和另一个护卫再次一前一后,护送他们。

    角斗场还没有结束,现在从后面离开,不会有多少人关注。

    但是欧阳曹石一直关注着楼上,当即就尾随跟了过去。

    一路跟到轩辕家族的门外,他还是不死心的等了一会。

    并没有出来。

    这让欧阳曹石十分不安。

    如果对方真的是苏九,再和轩辕家族扯上关系,那想杀他就不易了啊!

    *

    轩辕家。

    银严的伤口被处理好了,身上的血衣也被换了。

    银律守在床边,都已经哭了几个时辰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哭丧呢!

    就这么持续到了早上,银严可算是醒了。

    银律终于不哭了:“大哥,你没事了吧?”

    银严看见银律,扬起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银律捂着脸,低着头继续哭。

    银严又一把将他拉进了怀里,嘶哑的声音道:“你知不知道外面有多危险?你要是了什么事,我怎么办?我就你一个弟弟。”

    他说话嗓子里都是血腥味,呛得他想咳嗽,又死憋着。

    银律趴在他怀里哭着:“对不起,都是我太任性了,我当初被人类给骗了,后来被主人救了……我不敢回去,我害怕你骂我……呜呜……”

    在神识中偷听的几个露出鄙夷。

    你他妈的压根就是不想走!

    当然,他们这么善良,是不会揭穿他的!

    兄弟俩抱着哭了好一会。

    银严忽然低头,轻咳道:“你的主人,是昨晚那个姑娘吗?”

    银律眼睛一瞪:“你怎么知道我主人是姑娘?”

    银严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靠在床头上,没有吱声。

    他肯定不会告诉银律,自己昨晚环住他胸膛的时候感觉到的了。

    外面天色亮了,苏九跟轩辕亦然就要回学院了。

    银律不想跟哥哥分开,可是也不想跟苏九分开。

    后来被苏九一脚踹回房间里去了。

    “让你哥哥好好养伤,等他伤养好了,你再和轩辕小姐一起回去。”苏九丢下一句话,坐在轩辕亦然的白鹤后面就走了。

    回去的路上,轩辕亦然终于问出了心底的疑惑:“昨晚的补气丹是你炼的吗?可以给我几颗吗?”

    苏九大概能猜出她的心态,就当是感谢她帮忙,直接淘了一瓶给她。

    轩辕亦然拿着药瓶,决定回去好好研究一下!

    苏九可不小的,就是这一瓶补气丹,在丹系掀起了轩然大波。

    *

    苏九走进班级里,坐下。

    谢忱就回头了:“怎么样了?”

    苏九抬眼看他:“救出来了。”

    谢忱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他刚要转回身子,苏九故意的:“我见到祁绍了。”

    谢忱倏地回头:“他怎么样了?”

    苏九手支下巴:“养的白白胖胖的,手感更好了。”

    谢忱眼梢一斜,下意识的反问:“你摸了?”

    苏九唇角掀起坏笑,调侃的:“怎么?吃味儿了?”

    谢忱抿唇,转回了身子,不想说话了。

    “哈哈哈……”

    苏九扬声笑起来。

    其他人侧目看过来。

    赫连九垂着头,手指紧紧地捏着书页,微微蹙眉,佯装不经意间的:“即墨哥哥这两日都不会来,你跟他是朋友,我觉得应该通知你一下。”

    苏九面不改色的:“谢谢。”

    不咸不淡的声音,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赫连九紧咬下唇:“你都不好奇即墨哥哥有什么事吗?你们来关系不是挺好的嘛?”

    苏九抬眼望去:“我就算问了,你也未必知道。”

    一句话就把赫连九试图搞事情的心思给打消了。

    周围的人默默看着。

    可能是真的身为旁观者,而不是当局者之后。

    一切关系就明朗清晰了。

    好像从始至终墨九都不太想搭理赫连九,每次都是赫连九先找他说话的。

    众人一时间心绪复杂的很。

    感觉女神在自己心里的印象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班级里很平静。

    一切就跟以前没多大区别,但冥冥之中又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苏九回到之前的生活轨迹,从上课,学生会,到丹系。

    她开的擂台赛还剩下两把。

    只要赢了这两把擂台就算真正结束了,也就能拿到其他学生输掉的金币了。

    光是想想都很激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