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我输了……

    强者单从气势上就能胜利。

    弱者面对强者,直视都不敢,如何能堂而皇之的与对方聊天呢?

    所以,哪怕是在即墨青面前吹牛逼,你也得有那个气势才行。

    站了站还不一样呢!

    你上去双腿发抖的说一句:“口气不小。”

    绝对没有人家现在动作轻慢,轻飘飘一句来的有魄力。

    包括即墨青自己也皱起眉头。

    跟强者打多了,多少都学会了看人了。

    能如此从容不迫,甚至出言挑衅的。

    如果不是底气十足,那就一定是个傻逼!

    两者对面,对方明显不像是后者。

    即墨青收起了眼底的轻视:“亮出你的星盘吧,让我看看你究竟有没有资格跟我打。”

    苏九挑了挑眉:“跟你打,不需要亮星盘。”

    卧槽!

    这就是嚣张了,这简直是狂妄了!

    众人瞪大双眼,一开始信任转为了怀疑。

    即墨青眼梢也抽了抽,脚下轻轻一踩。

    一阶元皇的星盘明晃晃的出现在脚下。

    不知是为了震慑对方,还是提醒自己。

    苏九微抬下巴,语气平静地:“开始吧,别浪费时间了。”

    众人目瞪口呆。

    这句话要是即墨青说的话,他们还觉得挺正常的!

    但是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像什么?简直就是找死!

    即墨青黑着脸,深深的感觉到被挑衅了。

    当即身形如梭,快速的冲过去,同时抽出佩剑。

    苏九也好不含蓄。

    七阶元王跟一阶元皇只差一个等级,确实天壤之别。

    苏九擅长技巧攻击,先试了试他的招式,在大脑中计算出适合的还击路线。

    两人动作看似很轻飘飘的,但是各自蕴藏的力量都不小。

    两剑相撞,必有一方虎口发麻。

    苏九面色不改,单手掐诀,改为远程攻击。

    元气暴走之际,凶猛的甩出去。

    如此高效率的转换近远双重攻击。

    台下众人看的目瞪口呆。

    到底是元皇等级,反应十分迅速。

    破解远程攻击,化为利剑射出!

    两人在台上打的眼花缭乱,就只有两道光,一红一青,东窜西窜,角斗场的上方划出绚烂的痕迹。

    众人看的眼花缭乱,同时又暗暗心惊。

    “卧槽!刚刚虽说这小子不行的?这他娘的都打成这个逼样了!”

    “我……我收回我刚刚的话,他,他没有展开星盘就打出这种局面!绝了!”

    “你们快看,即墨青被逼急了,远程攻击被控了!”

    台下这些人,大多数都是元王等级的,也有少数元皇的。

    能看清这些打斗局面。

    至于包间里。

    轩辕亦然:“……”

    就这么干巴巴的看着放烟花一样的画面。

    哧溜一声窜走,哧溜一声窜回来。

    阿亮看见她一脸茫然,贴心的解释:“墨公子颇占上风,把即墨青逼到了死角。”

    轩辕亦然假装很懂的点点头。

    “哦,我知道的,谁叫你跟我说了?多嘴。”

    “……”你知道个锤子!

    阿亮也不说话了,目光灼灼的看着外面。

    两人打斗的起伏比较大。

    苏九毕竟没有对方修为高,时而压制对方,时而又被对方反压制。

    两人这一场比赛打了一个时辰。

    双方元气都快耗尽了!

    即墨青杵着剑,掏出一颗补气丹,浓郁的元气在丹田扩散开。

    苏九略微挑眉,掏出一瓶补气丹,像是吃糖都一样嚼吧嚼吧了,比他浓郁更多被的元气溢出,几乎要从他身上溢出去了。

    “……”

    众人看的瞠目结舌。

    这他娘的是个什么操作?

    再财大气粗也不能浪费成这样子吧?

    众人纷纷看向二楼包间,轩辕亦然是炼丹师,果然阔气!

    彼时,轩辕亦然是懵逼的。

    补气丹是四品以下最考验炼丹师功底的一个丹药。

    有人或许是一个优秀的五品炼丹师,却不一定能炼出元气爆棚的补气丹!

    这么多的补灵丹,一整瓶的,难道是出自他自己之手?

    光是想想,轩辕亦然就瞪大了双眼。

    怎么可能!他不是双修吗?

    炼丹和修炼怎么可能兼顾!

    再多的震惊和疑惑,都被前方忽然坠地闷响声,遮盖了。

    角斗场中央。

    面具少年单膝而跪,跪的地方是即墨青的胸膛,墨发白衣,散发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气势。

    即墨青额角冒着冷汗,元气已经被消耗尽了。

    他喘着粗气,看着跪在自己胸膛的对手,“我输了……”

    简单的三个字。

    这一架是他打过最酣畅淋漓,最让他感觉到吃力和战意的一架。

    而他三个字,给其他人带来的冲击却是极大地!

    “……”

    一片静默。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样就结束了?

    即墨青承认自己输了!

    战无不败的即墨青输给给了一个名不经传的面具少年!

    嚯——

    全场哗然。

    杂乱的交谈声铺天盖地的袭来。

    苏九这一架打赢了,可以说赢得很漂亮。

    七阶元王,星盘都没有开,就等于没有用尽全力。

    他起身,退开:“承让。”

    没有得意,没有骄傲。

    即墨青起身,颔首:“恭喜你!”

    苏九没有说话,转身往关押银律哥哥的地方走,神识中询问:“你哥叫什么?”

    “银严!”

    银律趴在窗户边,激动地恨不得大喊。

    苏九抿唇,跟着人的带领去了关着银严的笼子旁边。

    银严穿着一袭白衣,身上衣服道道血痕。

    发现打赢的人来领他,顿时目露凶狠,嘴里露出尖锐的牙齿。

    苏九略微挑眉。

    本来还担心遇到第二个银律,现在看来担心没必要了。

    银严很正常,并不像银律那样缺心眼。

    “银严。”

    淡淡的声音传出。

    银严的眼神暮然一凝,看向苏九眼神多看了几分狐疑。

    苏九看向其他人:“把笼子打开。”

    “可是这个必须得契约……”

    有了银律的前车之前,苏九可不想再搞一个祸害:“我相信他不会逃走。”

    工作人员面露怀疑。

    “这人形妖兽可凶了,之前就差点把一个人咬死!”

    “开。”

    苏九不想再多说一个字。

    打赢这一架,他也不是什么都没付出,一个时辰的消耗,就算用补气丹把元气补回来了。

    身体四肢的酸痛和无力是不会减退的。

    工作人员无奈的打开笼子:“如果出什么意外,后果你自己负责啊。”

    苏九闭着眼睛点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