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考试的波折

    欧阳骞在擂台上气得跳脚,又不能主动选择新生!

    苏九是在第五场擂台的时候才上去的。

    欧阳骞已经急不可待了。

    “哼!你总算是上来了,我今天就要替我上次报仇!”

    近身攻击是他的弱项,但是技能攻击,他是绝对不会输得!

    苏九撇嘴,眼神就像是看小丑一眼看着他。

    抄着双手,挺无奈的:“我本来不想上来的,看见你快哭了,就上来了。”

    “臭小子!”

    欧阳骞阴狠的盯着苏九,双手掐诀,直接动手。

    苏九丝毫不畏惧他,慢吞吞的结印,并且是学他的手势结印。

    欧阳骞起初没发现,发现的时候对方技能已经成型了。

    “你,你什么时候学……”

    苏九笑眯眯得,就是故意踩着他的尊严:“看是你的绝技厉害,还是我刚学的厉害?”

    欧阳骞眼神一变:“你放屁!你怎么可能刚学的!想框我,做梦!”

    他双手往前一顶,技能结印成功。

    闪电般的元气,滋溜溜的发出响声。

    苏九也学他往前一顶。

    电流滋溜溜的响声,像是一张密集的网

    五色元气交替了一瞬间,变成了红色。

    那个瞬间很快,但是监考导师眼睛有多厉害?

    飞速都给你捕捉到!

    要不然怎么给你做监考啊!

    “刚刚那个……这个新生就是赫连九吗?”

    “赫连九是女的,这个是男的,你瞎了?”

    “那刚刚……你没看见吗?那个东西?”

    “看见了,我憋着不说。”

    “……”

    瞬间又没声音了。

    两个斗嘴的监考导师,仿佛天生就是死对头。

    台上。

    欧阳骞双手向外扯开,密集的闪电往刺啦一声,横向扫出去。

    苏九照旧原样复制他,拉开,横扫。

    不同的是,闪电依然是快速闪过了五色元气。

    两个监考导师同时起身,趴在晶石上面。

    “就是那个!”

    “绝对是!”

    外面人完全摸不着头脑。

    这两老头到底看到什么东西了?

    两人趴在上面看。

    就见两道闪电往拉开之后,碰撞在了一起。

    刺啦——

    尖锐的响声。

    苏九手中闪电网割断了欧阳骞手里的闪电网,奔着他的脸部而去。

    欧阳骞一张皮相还算不错,他考虑都没考虑,往后一倒,就要避开。

    苏九双手掐诀,又是一击元气弹,直射过去。

    砰!

    直接把他打掉在擂台下。

    苏九扭了扭手腕:“什么狗技能,这么浪费手腕,疼死了。”

    他说完,伸手把号码牌拿下来。

    然而,欧阳骞又从下面窜起,奔着苏九后背而去。

    苏九眼底掠过暗光,脚下一蹬,跃起的瞬间,直接给了欧阳骞一脚。

    嘭咚!

    一道震耳欲聋的闷响。

    欧阳骞被苏九一脚踹进了地下,人都镶嵌到了泥土里。

    欧阳骞已经口吐鲜血,生死不明。

    这个动静可就大发了!

    当场内场的监考就过来了。

    “怎么回事?”

    苏九站在台上,语气平淡:“他已经输了,还在台下偷袭我。”

    内场监考左右看了看:“你有证人吗?怎么能确定你不是故意报复?”

    苏九手指勾着五个号码牌,挺费解的:“既然不能怎么我不是故意报复,怎么就能说我故意报复?”

    内场监考微微一愣,“我,我刚刚听人举报。”

    “听谁?”

    苏九高高在上,俯视着下面,不骄不躁的。

    莫名带着一股压迫人的气势。

    内场监考心头一窒,紧接着便是恼羞成怒:“你这是什么语气?一个新生!竟然对教考提出质疑?你的主导师是谁?”

    苏九抄着双手,俯视着他,一言不发。

    基本上可以肯定,这个人只怕是被收买了。

    “我要求外场监考导师进来还我青白!”

    内场监考不被放在眼里,顿时怒火横生:“你什么意思?在怀疑我的专业性!你给我下来!我现在以监考的身份取消你的考试成绩!”

    话音刚落地,后面走过来俩老头。

    一个灰发白胡子,一个白发灰胡子。

    白胡子:“哎哟哟,好大的脾气啊!”

    灰胡子:“再让你监考两年,神龙学院的人才都被你给祸害完了!”

    内场监考脸色顿时惨白,弯着腰,“两位导师,我我……我不敢……”

    白胡子:“这还叫不敢?那你敢的时候什么样子?”

    内场监考吓得发抖,冷汗顺着额角欻欻往下流淌。

    “这,这个……这个新生破坏规则,老生都已经输了,他还蓄意报复……”

    灰胡子是个暴脾气,走过来,一脚踢在他的膝盖上。

    “我让你嘴里没实话!真当我们俩个老头子老眼昏花了吗?我方才分明看见是这个老生输不起,从擂台下窜上去偷袭人家,所以人家才还手的!”

    内场监考吓得双腿发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两位导师饶命,是我眼神不好,看错了,没有搞清楚!”

    白胡子:“眼睛不好我帮你废了吧?占个位置怪难受的!”

    内场监考一听,吓得晕过去了。

    苏九从擂台上跳了下去,朝着两人颔首:“多谢两位前辈!”

    白胡子:“不谢不谢,我们有些事情想问问你!”

    灰胡子:“方便的可以移步吗?我看你的号码牌已经够了。”

    正说着,苏九身边多了一道颀长的身影。

    墨无溟长睫低垂,朝着两个导师颔首。

    两人看见他手上的五个号码牌,顿时眼睛一亮。

    “行了。你们俩都跟我们走吧。”

    两个是监考,到底也没有危险。

    苏九和墨无溟跟着两人往外走去。

    两人也不看其他人的考试了,带着他们去了一个安静的房间。

    冯导师见状,便想要跟过去看了看,但是被人拦住了。

    房间里。

    异常的安静。

    白胡子笑眯眯得:“方才我们在监考的时候,看见了你的元气颜色有异样。”

    灰胡子提醒道:“连续两次哟。”

    就像是害怕苏九否认一样。

    苏九略微挑眉,“所以呢?”

    呃……

    这三个字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

    两人沉吟几秒,道:“我们会替你保密的,只是像你这么好的天赋,不应该被埋没了。”

    苏九靠在椅子上,微笑着:“怎么样才算被埋没呢?你们对学院的指导没有信心吗?”

    呃……

    这句话又把两个人给问倒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