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陪你玩玩

    欧阳骞举起的手,就这样在他的眼神下,忽然顿了一下。

    都没有动手,气势上的碾压。

    众人都愣了愣,不太明白他这是怎么了。

    苏九脖子一扭,挣脱他的手,转过身子,对登记的学生道:“给你添麻烦了,可以继续。”

    学生捂着肿起的脸,抽了一张金币累计卡递给苏九,小声的:“你小心一点。”

    苏九莞尔一笑,捏着金币累计卡朝着他挥了挥。

    岳霁华他们赶紧接过卡,跟在苏九后面准备走人。

    而彼时,刚刚被苏九震慑了一下欧阳骞已然回过神了,随之而来的就是恼羞成怒。

    他不敢相信自己被一个新生的眼神给吓住了!

    在学生会这么多双眼睛下面!

    所以在苏九转身之际,他一记拳头奔着苏九后脑勺而来。

    给苏九登记的学生,忙喊:“小心——”

    速度太快,破风声袭去。

    众人都觉得完了,这个新生脑袋开花了!

    然而——

    只见新生脚下一转,避开欧阳骞的同时,凶猛之势,抬脚。

    砰!

    一个漂亮的侧身踢,落在欧阳骞下颚上。

    欧阳骞脑袋翁的一声,脚下快速后退,险些直接摔在地上。

    苏九轻轻掸了掸衣角,语气平静:“脏了小爷的脚了。”

    卧槽——!

    众人目瞪口呆。

    这么嚣张真的好吗?

    很快,苏九告诉他们,嚣张就是好。

    只见,微微侧目,睨着欧阳骞,勾了勾食指:“老子感到学院不懂规矩,反正也是闲着,陪你玩玩。”

    众人张着嘴,下巴已经抬不起来了。

    外面排队的人群,光是听见里面有动静。

    纷纷猜测肯定是欧阳骞把那个新生给揍狠了!

    就听见——

    “卧槽!你快看啊?刚刚新生踹了欧阳骞一脚!”

    “我丢!新生要挑战欧阳骞!他疯了吗!”

    “你们别挤呀,看不见了!”

    众人全部挤到门口,朝着里面看。

    欧阳骞的摸着下颚上的灰尘,脸色一青一白,“臭小子,你敢打我?”

    苏九扬眉,发出灵魂的疑问:“是不是每个挨打的人都要问这个问题?”

    欧阳骞双目阴森,一甩衣袍,啐了一口血吐沫。

    “老子今天不弄死你,就不叫欧阳骞!”

    话音落地,只见他猛地传出去,强悍的元气爆开,直接抽出一把长剑!

    众人皆是一惊。

    没想到欧阳骞竟然被气得拔剑了。

    苏九神色淡薄,垂下微微攥拳,归魂剑出现在手里。

    谢忱他们自觉的退出对战圈。

    众人眼前一乱。

    砰声骤响!

    双剑碰撞在一起!

    欧阳骞脸色大变,他用了八成力道,竟然虎口发麻。

    “你……你到底是什么等级?”

    苏九微笑着挑眉:“七阶元灵呀。”

    欧阳骞听见他胡扯,呼吸一滞。

    单手握剑,横向扫出。

    右手掐诀,技能飞出。

    先是进攻,后是远攻。

    他转招非常迅速,速度也非常快。

    若是换一个人,恐怕就栽了!

    但是苏九是谁?根本没有把欧阳骞放在眼里!

    飞过来的技能,杀伤力十足。

    她直接挥剑砍断,强悍的迎面杠过去。

    就跟当初对付那两个雇佣兵的招式一样。

    众人看见他这打法,眼睛都直了。

    砍断对方技能前提,力道必须到达对方之上!

    欧阳骞的元气力道绝对是神龙学院中上游的!

    竟然被他如此轻松就斩断了?

    众人震惊的同时,眼前视线一转。

    面具少年手中长剑往前一挑,在空中划出奇怪的纹路。

    众人暗觉不对劲。

    “等一下——”

    化为说完,少年手腕翻转,双手握住剑,上起下落。

    轰隆——!

    剑气横扫,直接把学生会的墙劈开了。

    欧阳骞双目圆睁,就在那道墙壁的旁边。

    叮噹。

    手中长剑落地。

    心中骇然可见。

    “……”

    周围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失声了。

    这他妈的是新生的能力吗?

    放他娘的狗屁!

    却见,新生轻轻甩了甩剑,挺不高兴的:“你看你躲什么?学生会都被你毁掉了吧?”

    明明是他劈开的,非要把错赖给欧阳骞。

    学生会众人眼梢抽搐,一阵无语。

    苏九收起归魂剑,转身看向愣怔的岳霁华他们:“走了,我可没钱赔。”

    几个人一听见要赔钱,吓得赶紧跟在苏九屁股后面跑了。

    外面众人还在惊呆当中,直到带着面具的少年走出来。

    “……”

    诡秘的安静。

    众人默默地散开,给他留了一条道。

    如果在见识过刚刚那场打斗之后,他们还觉得这个新生不知死活的话,那就是他们傻逼了!

    墨九这个名字,至少从今天在场的没人不敢轻易去招惹了。

    苏九他们离开之后,就回课堂了。

    赫连九看见他回去,眼神一缩。

    苏九将她的眼神收于眼底,经过她身边的时候,淡淡地:“让你失望了。”

    赫连九倏地抬眸,愕然的看向对方。

    苏九已经从他身边走来,坐回了位置上。

    墨无溟可能是有事,并没有来上课。

    赫连九捏着手指,眼神变了又变,最终下了狠心。

    她转过身子,眸光染着泪光:“墨九,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欧阳骞为何要为难你,我都跟说他了。”

    苏九靠在墙边,手搭在桌上,默默地看着她表演。

    拥护赫连九的人,很多都是跟她一起回来的。

    连忙关心道:“赫连小姐您怎么了?墨九欺负你了?”

    赫连九站起来,摇了摇头:“不是的,是欧阳骞……他针对墨九,墨九以为是我……”

    几个小跟班闻声,立马沉下脸。

    “墨九!你别太过分了!欧阳骞本来就不是好人,他为难你,你去找他啊?跟赫连小姐有什么关系?”

    “就是!亏赫连小姐心地善良,还为了你跟欧阳骞呛声,结果你居然误会她!”

    “真是偶要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刚马到这里,外面陆陆续续回来一些学生。

    有几个是从学生会回来的,犯怵的看了苏九一眼,赶忙坐回位置上。

    苏九抄着双手,姿态懒散地看着他们,挺疑惑的:“你们是赫连九家里养的狗吗?这样不对吧?就算是狗也得有主人的命令才能咬人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