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赫连九的古怪

    岳霁华:“……”

    傅榆:“……”

    李白:“……”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在执事的叫声下,苏九跟墨无溟都走过来了。

    “叫什么名字?”

    “墨九。”

    墨无溟唇角飞快地勾了勾,沉黑的眼眸隐藏着几分得意。

    墨九,真好听。

    执事翻开墨九的资料,嘴角顿时抽了抽:“……自己去测试石那测试。”

    苏九走过去,抬眼看向跟玄天宗有些类似测试石,一共有三个。

    测试元气的,测试等级的,测试力道的。

    她抽出一丢丢的元气,控制了元气的颜色在青色左右。

    谁知,元气进入测试石之后开始左右乱窜,进而涣散开了。

    五种凝聚在一起的元气被抽丝剥茧,逐个分开。

    苏九有点惊讶,这玩意比玄天宗的高级,看来挺安全的。

    刚刚怎么一想。

    那条顺着线进去的元气,遭到了强大排斥。

    砰!砰!

    两道爆破的声音同时传出,凝聚成了一个响亮的声音。

    测试室外的众人一脸懵逼。

    两个测试室内的执事也是一脸懵逼。

    执事震惊无比:“赫连小姐,你这个是……五色元气吗?天呐!快,测测别的!”

    赫连聿浅笑着道:“小九,你的天赋果然不一般!”

    赫连九微抬下巴,“那是,我可是赫连家的血脉继承人呐!”

    赫连聿笑着摸了摸她的头上的凤尾花,眼底的笑容却没有那么浓厚。

    “小九你最近身体如何?有没有不舒服?”

    赫连九摇了摇头,继续下一个测试。

    赫连聿眸光微沉,凝视着她眉心忽深忽浅的凤尾花。

    既然身体没事,那她的印记为何越来越淡了?

    另一边,苏九测试室的房间。

    执事懵逼之后也是震惊:“五色元气,你……你这是……”

    他激动地说不出话来,连忙让他测试别的。

    苏九有些郁闷,看来不管是哪里的测试石,都不结实!

    他走到到力道测试的墙,朝着墙上的测试石,击出元气。

    已经收了力道,然而还是——

    哐当!哐当!

    两道动静再次合为一体。

    一排测试房都因为这个动静而震了震。

    测试房外面的众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一次的动静别说是测试房外面了,就是赫连九自己看见测试石破碎,也暗暗心惊。

    力道测试,她从没有把测试石打碎过。

    赫连九握拳,扭头看向赫连聿:“哥哥,这……我不知道怎么回事?”

    赫连聿也不知道,整个人有点懵。

    他只知道赫连九发力的瞬间,眉心的凤尾花忽然发光,变得异常明亮。

    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明显的反应!

    执事并不知道两人心底的想法,张口结舌的:“你们……五色元气,力道强悍到测不出来!你等等,我马上报给上面。”

    他打开门,也不是测视了,就跑了。

    另一边,在第二次两道声再次动静合拢的时候,苏九敏感地察觉到了异样。

    墨无溟长睫低垂,漆黑的眼眸闪烁着冷漠的光泽,“墨九的成绩就不用特地禀报了。”

    “五色元气,力道强悍到不出来了,你等着……啊?不上报?”执事说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而后皱眉:“你只是新生,这种突然性的事件,必须要上报。”

    墨无溟冷眼看着他,递过去一个令牌。

    执事看见令牌顿时一惊,恭敬地弯腰:“原来您就是轩辕院长的徒弟!”

    苏九略微挑眉。

    墨无溟收起令牌,面无表情的:“师父那边我会过去通知,墨九的事情他知道,请你守口如瓶。”

    虽然加了个请字,却更像是冷冷的警告。

    执事一头冷汗,“那测试成绩……”

    墨无溟瞥了一眼其他人的,拿起笔一挥。

    双色元气,七阶元师,力道八十,天赋上。

    执事看着结果,嘴角狠狠一抽:“……那就这样吧。”

    岳霁华:“……”

    傅榆:“……”

    李白:“……”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三人同手同脚跟着离开测试室。

    而此时,另一间测试室内大门开着,一群新生围在那边。

    赫连聿和赫连九都站在门口,众人张望着,好奇:“赫连公子,刚刚发生何事了?”

    执事刚才走的那么着急,他们自然将刚才动静,都算在了他们测试室上头。

    苏九他们出来之后,很快有人注意到了。

    当然,大多数人看的是即墨无溟,一小部分是在看苏九,只是眼带嫉妒。

    苏九看向旁边的女新生,温和的问:“那边怎么了?”

    女新生受宠若惊的:“刚才赫连九测试闹出了不小的动静,执事急匆匆的跑出去了!”

    苏九微笑着颔首:“谢谢。”

    女新生捂着脸,娇羞的往后退了两步。

    苏九站回原位,红唇挑着笑。

    墨无溟侧目问:“你在想什么?”

    苏九嘴角笑意更深了:“我在想你想的事情。”

    凤尾花还不确定的话,那么两次的一样的动静,足以让她确信自己被某些人偷了东西。

    怪不得那么想要她死,毕竟一个身份没有两个人的位置。

    墨无溟冷酷的表情,在她面前几乎就要粉碎了,他微微倾身,压着声,“本王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苏九手指抵住他的腰,“正经点。”

    墨无溟若无其事的站直,清隽的脸庞,一无既往的高冷。

    众人一怔,下意识认为他刚刚举动是错觉,他们幻想的!

    然而,远处的赫连聿和赫连九却见刚刚短暂的变化看在了眼里。

    赫连聿只是好奇和惊讶,赫连九眼底却透着不高兴。

    “小九,喜欢一个人要接受他的一切,若是他看上的朋友,你却心生嫉恨,那么只会把他越推越远。”赫连聿目光深邃,只是轻轻地呢喃了一句。

    赫连九柳眉皱起,扯住他的袖口:“哥哥,我到底哪里不好了嘛?”

    赫连聿看了她一眼:“你是我妹妹,在我眼里自然什么都好。”

    但若是以男人的眼光,他也不会选择她。

    赫连九咬着下唇,“那我以后跟他的朋友交朋友。”

    赫连聿一时没说话。

    若是旁人有可能,但是这个戴面具少年,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

    “你以后少招惹他。”赫连聿叮嘱了一句。

    赫连九不以为然:“我们赫连家岂会怕他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臭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