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千叶神医

    苏九扶起她,平静的伸出右手,把绕在手腕的小蛇露了出来。

    指尖摁住它的脑袋:“这是我养的一条小宠物。吓着你了。”

    红翘捧着脸,连连摇头:“没有没有……前面就到了,药田路不好走,公子小心一点。”

    她有点慌忙的走在面前。

    苏九跨步跟上,目光扫视一周。

    这片药田不是一般的大,估计有几十亩。

    周围都有树林遮挡。

    部落里的人都很沉默,并不相识安置住家的,更像是没日没夜卖苦力的。

    “这边,都是七品药材,中间也有培育一些六品初期的。”红翘平复情绪之后,开始介绍起来。

    苏九适当的表现出惊讶和好奇。

    放眼望去,一路一路的药材,旁边有人弯腰在整理药材。

    他们都不说话的,埋头苦干。

    苏九皱了皱眉,好奇的:“这片药材都是谁培育的啊?”

    红翘颇为戒备,“怎么青公子想要挖走我们的培育大师吗?”

    苏九莞尔一笑:“哈哈……红翘姑娘真会说笑。”

    两人正说着,昨晚跟红翘去偷看的桂皮走过来,身边跟着一个留着胡须的白发老者。

    迎面对视,白发老者低着头,整理着手中锄头。

    红翘有些紧张,朝着桂皮使了使眼色,让他赶紧把老者带走。

    苏九却拱手,行了一礼。

    动作不大。

    老者垂着眼睑,却看见了。

    他本来不想管部落里的事情,他只是在这里培育药材罢了,其他的事情都跟他无关。

    但是见对方挺有礼貌的,不由起头看去。

    少年一袭白衣如雪,精致的眉眼微微上挑着,眸光看似很温和,却藏着浅薄的冷意。

    这个熟悉的眼神……

    老者眼神一缩,使劲揉了揉眼睛。

    “你是?”

    老者一开口,红翘和桂皮都愣了一下。

    苏九眉眼低垂:“在下青颜,特地前来购买药材的。”

    老者压下惊疑,点头:“哦,那你买完药材就快走吧。”

    见状,红翘暗暗地瞪了桂皮一眼。

    桂皮拉着老者:“我们还是快去看新培育的药材吧。”

    苏九眼皮一掀,目送他们离开的背影,不经意间勾起唇角,

    看来培育师找到了,运气不错。

    “呵呵,青公子,我先送你回去吧?”红翘干笑着转身,已经往前走去。

    两人转身离开的时候,白发老者脚步顿住,回头凝望。

    桂皮好奇的:“千叶神医怎么了?您也觉得他奇怪吗?”

    千叶侧目看他:“你又看出什么了?”

    桂皮摸了摸胡子,有点迟疑:“他这长相是女相,不是男生女相,而就是女相。但是不知为何,被一层朦胧的东西盖住了。”

    千叶没心狂跳,抓紧了手里的锄头,压下心跳,冷静的转回身,往药田里走去。

    桂皮快步跟上,心里满是狐疑。

    这老神医怎么了?

    离开的红翘,心里非常郁闷,到手的肥肉,就要这么飞了。

    “这死老头子,平常也不管我们怎么杀人,好不容易出来一个我看上的,他就出声了!”红翘脚踩在凳子上,越想越气。

    旁边四处散坐着一群人。

    小孩身高的小松,记仇的说:“你管他干嘛?要我说,趁着天黑,把人给做了,他能怎么着?”

    红翘横了他一眼:“我要他的脸,死老头不给我换的话,做了他有什么用?”

    她抬手,抚着自己脸上红色痕迹。

    众人互相看了看。

    “要不然,我们先把老头子眼睛弄瞎掉,到时候……”

    啪!

    一个巴掌落在说话的人后脑勺。

    “你四不四傻,死老头子瞎了。谁给咱们培育药材?单靠鼻子,万一质量下降,咱们的钱不就没了!”红翘手搭在腿上,思来想去:“领主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就这两天吧,炼丹协会那笔药材早就定下的,听说这次给的钱很多!”

    红翘撇嘴:“换了会长呗,好像是个叫苏九的,有钱任性。这种单子多一点,也不枉我们部落辛苦培养药材了!”

    小松:“那你这脸还要不要啊?”

    红翘:“要,但是死老头子不帮忙的话,也没用啊。”

    愁人。

    小松撇嘴:“咱们好久没尝尝鲜了,要不就别要了,把他们杀了,还够吃一段时间,而且,他那双眼睛,我很喜欢。”

    一群人点点头。

    有段时间没人经过这里了,地下的尸肥都快没了。

    红翘沉吟着:“唉,杀了他们,也有点麻烦。除了那青公子身上没有元气波动之外,其他人修为都不低,难搞哦。”

    “要我说,下毒一锅端!”

    啪!

    “说你傻你还真傻?下毒被发现怎么办?”红翘咬着牙,眯起眼睛:“你们谁去跟死老头子要一点新培育的药,比较可靠,没有卖出去过的!”

    小松举手:“我去我去!”

    红翘看都没看他,指了另一个小女孩,当然也是大人。

    “大雁你去,咱们要确保万无一失,该给他们吃的给他们吃,让他们放松警惕。”

    说起警惕,一群人还在大堂里呢。

    苏九坐在那喝茶,他们则坐的笔直。

    东道主拎起茶壶,给他把茶杯添满,“苏公子,咱们何时动手?”

    苏九捏着茶杯,淡淡地:“不用我们动手,他们也快了。”

    虽然不知红翘为何突然动了杀心,但是方才她身上流露出来的恶意绝对不是错觉。

    左岩:“我感觉这部落……”

    莫寒一把捂住他的嘴:“你别说话!”

    柯彬翻着白眼:“你受尽祁绍真传了!”

    左岩:“……”

    祁绍:“……”

    谢忱微微抬眼,目光看向外面:“有人来了。”

    众兄弟们倏地挺胸。

    来的人是客栈里端菜送饭的。

    朝着他们呵呵笑了笑,就去厨房了。

    苏九手支下巴,半含着眼眸,“放松一点。”

    众人:“……”

    放松不了!

    换个部落他们也不至于这样。

    人肉都吃的部落,能有人性吗!

    坚决不能放松警惕!

    苏九不管他们,自己合上眼眸,眯了一会。

    最近炼丹,修炼,两不落,睡觉只能抽空睡。

    一时之间,大堂里安静极了。

    药阁。

    千叶神医的住地。

    千叶看完培育的新药材之后,他就回房间。

    拿出一个久未打开的盒子,打开了上锈的锁。

    一张陈旧画卷,有了岁月的沉淀,已经泛黄了。

    他拿出画卷打开,上面是一个少女,轮廓分明。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