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酒宴上的幼稚鬼

    谢忱皱眉,连续喝了五杯酒,旁边的莫寒看见了:“你当你是九哥千杯不醉吗?”

    谢忱抿唇,心里很烦躁,没有理会他,独自又倒了一杯。

    直到祁绍抬头看他:“哟,孙子,酒量什么时候变这么好了?”

    谢忱白了他一眼:“关你屁事。”

    祁绍眼睛一瞪,拎起酒壶,把莫寒挤开,坐了下去,一把勒住谢忱脖子,发狠的:“你说不关谁的事?说啊?”

    谢忱仰着脖子,冷峻的脸庞缓了缓,“关你的事,行了吧?”

    他扯下他的手,倒了一杯酒:“你回京城以后,我们以后见面就不多了,今晚不醉不归。”

    谢忱的声音很低,听不出来情绪,脸上也是淡淡的。

    祁绍侧目,也倒了一杯酒:“我一两的酒量,就陪你喝二两吧。”

    谢忱低头,语气依旧淡淡地:“我酒量二两,陪你喝,舍命。”

    祁绍眼皮跳了跳,扭头看着他,心里有股别扭劲:“你干嘛?搞得这么严肃?”

    谢忱抬眼,失笑道:“我上次在酒楼喝酒听到的,借来用用。”

    他一个不去酒楼喝酒的人,去酒楼卖脸吗?

    祁绍压下疑惑,跟他碰杯:“跟着九哥后面好好干,别比我太差了。”

    一句话像是一根针。

    谢忱敏感的抬起头:“你是不是觉得我挺没用的?”

    祁绍微微一愣,而后笑道:“你是我兄弟,我怎么会觉得你没用呢?”

    谢忱凝视着祁绍,猛地灌了一口酒,拇指抹了把嘴角,扭头:“古鹰,换个位置。”

    古鹰一脸懵逼的站起来,谢忱坐下,跟祁绍分开了。

    祁绍第一反应是谢忱自卑了,因为他现在的修为比他高了。

    可是从小他修为就在他下面,他也没有说什么啊?

    怎么到他那里,他不替自己高兴,还生气了?

    想着想着,祁绍有点生气了。

    古鹰一屁股坐下,还没有坐稳,就被祁绍拎住后领,“换个位置!”

    古鹰:“……”不是,我招谁惹谁了?

    谢忱见他过来,烦躁的扭过头,手支着脑袋,不看他。

    盯着他的后脑上,祁绍更来气了:“你什么意思啊?这么多年的兄弟,你跟我来这套?”

    谢忱抿着唇,另一只手端起酒杯,猛灌了一口。

    柯彬往旁边移了移,靠在左岩身上:“喂,他们俩怎么了?”

    左岩咬着筷子,一脸的茫然:“估计是因为祁绍要回京城这事闹的。”

    柯彬也叹了一口气,“哥几个的宏图大志,他是要缺席了。”

    这边僵持不下。

    祁老爷子沉吟的看着桌子对面。

    祁绍的变化他很清楚,他高兴地同时,又有些心疼。

    苏九只是低头喝酒,要不就是叨肉吃。

    祁老爷子沉吟许久,叹了一口气:“小九儿,你真要去抢地盘?”

    苏九边吃边点头:“嗯,搞点事情做。”

    祁老爷子凝视着对面,半响后,像是做了决定:“小九儿,爷爷想再麻烦你一件事。”

    苏九下意识皱眉,抬眼看着他:“何事?”

    祁老爷子一咬牙:“托你的福,我身上的伤好了大半,京城的事情我尚能处理,祁绍年纪还小,要是能多跟历练历练,将是他取之不竭的财富。”

    苏九慢吞吞的嚼着肉,看着老爷子捂嘴咬牙狠心的样子,差点笑出声。

    她坏坏地追问:“你确定?”

    我不确定!

    祁老爷子咬牙,一闭眼:“他年纪还小,让他再跟你玩玩吧。”

    这决定真是要了他的老命了。

    但是他想到祁绍今年才二十出头,往后几十年都要背负佣兵工会会长的责任。

    倒不如让他多玩两年,也算圆了自己年轻时的缺憾……

    老爷子为了说服自己,也是煞费苦心了。

    对面,并不知道老爷子决定的两个人,依然在幼稚的斗气。

    “孙子,你还有完没完?转过来!”祁绍伸手去抠他的下巴。

    谢忱脑袋又偏了偏:“别动我!”

    祁绍酒壶往桌上一搁,捏了捏手指,朝着他的后背就一戳:“我就动,我就动,动动动……”

    戳戳戳,就是好几下。

    谢忱是真的烦,猛地转身,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够了!”

    他低喝,两眼带着冷芒。

    祁绍手指蜷缩,愣了:“你还真生气啊……”

    谢忱甩开他的手,转身往外走。

    苏九勾唇,故意在这时出声:“祁爷爷刚刚说,祁绍可以暂时不回京城了。”

    谢忱后背一僵,又走回来,坐下。

    祁绍抬眼望去,拧起眉:“老头子,你胡说什么呢?我已经决定回京城了,你不要再说了!”

    祁老爷子白了他一眼,淡淡地:“过几日我便要回京城了,你就跟着小九儿多历练历练,你别以为是我疼你,放你出去玩的,我就是觉得你现在还不够稳重。”

    祁绍张了张嘴,胸腔被他压制住的热血,此刻忍不住悄悄地沸腾起来。

    “老头子……你……”他舔了舔唇角,端起酒杯灌了一口,啪嗒把酒杯拍在桌上:“你放心!我一定不会给你丢脸的,就算抢地盘,我也是抢的最多的那个!”

    震耳欲聋的声音,双眼放着光辉。

    祁老会长微微松了一口气,嘴里应声:“好!你要是抢不过别人,我佣兵工会的大门,不给你进!”

    祁绍嘴巴都咧到耳后根了,扭头看向古鹰。

    “我又能留下了,我又能……”他扭头看见谢忱,冷哼了一声,学着他之前的样子,扭头,留给他一个后脑勺。

    谢忱嘴角微微一抽,掩唇轻咳:“喝酒……啊。”

    他用胳膊拐了他一下。

    祁绍胳膊一缩,问古鹰:“听见有人说话了吗?”

    古鹰拎起酒壶,直接起身。

    我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众人见状,集体笑成一团。

    这个幼稚的画面,一直持续到酒席结束。

    天色已黑。

    天空一轮明月。

    众人各自回房。

    祁绍喝的不省人事,挂在谢忱的身上。

    陈艳艳送完老会长回来,主动提议:“我送少主房吧?”

    谢忱抿唇,避开她伸过来的手,弯腰将祁绍打横抱起:“带我去他房间。”

    陈艳艳也没多想,把谢忱带到祁绍的房间之后,就走了。

    谢忱把祁绍放到床上,结果被他八爪鱼一样缠住,倒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