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又是被媳妇儿征服的一天

    苏九眼底笑意没了,斜眼对旁边的人,冷冷地:“既然她们担心活不下去,去部落贴个告示,送媳妇儿。”

    卧槽!

    这也可以?

    这群手下,原先是司徒正的人,现在已经归顺了。

    一个男的挠头:“领主……我,那可以报名吗?”

    苏九冷着脸,指着朝着墨无溟抛媚眼的:“左边就送给你了,不用报名,拉走。”

    男人喜笑颜开:“谢谢领主!谢谢领主!我也有老婆了!”

    女人就不一定笑了,她长得不错,若是出去多跑跑兴许还能找个有权势的,她才不想跟一个破小兵过日子。

    “公子……我……我突然想起来了,我大姨就在附近的部落,我,我可以去投靠她……”

    苏九勾起唇,笑得极冷:“所以,你方才是骗我的了?嗯?”

    女人脸色顿时惨白:“不,不是……”

    苏九没有理她,对着男人道:“杀还是放,你自己看着办。”

    心怀不轨可以,只要聪明她会佩服。

    这种蠢到家的,她不杀她,已经是仁慈了。

    地上跪着的几个女人,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连自由都没了。

    这下子是真的哭了,嗓子扯破了也没人管。

    苏九拉着墨无溟,跑的贼快,嘴里嘀咕道:“以后不能带你出门拈花惹草了!”

    墨无溟任由着他拉着,唇角抿着笑,嘴上冷淡的:“你现在知道本王每次的感觉了?呵,报应。”

    苏九斜眼,嘴硬的:“你可别误会,我是怕你挡我的桃花运。”

    墨无溟俊脸微微一黑,“那回去,把那些女人带回去,本王瞧着挺好的!”

    苏九咳了一声,“带回去跟我抢男人?我脑子又不是被门挤了!”

    “……”

    墨无溟抿唇,瞬间无声,乖乖地跟她走。

    这人啊,心情总是在跌宕起伏之中度过的。

    又是被媳妇儿征服的一天,心情美美哒。

    *

    佣兵工会的部落。

    祁绍身上的伤养了好几天才好。

    几十个炼丹师,分批次的送丹药,给他补得都快流鼻血了。

    祁老爷子的伤比较严重,尤其是肩胛骨,双手一直不太能使劲。

    老爷子年纪大了,这一点也不强求了。

    如今祁绍有了成绩,并且到了元灵级别,令他非常欣慰。

    于是,又是一天寻找苏九的日子。

    “小九儿还没回来吗?”

    陈艳艳嘴角抽了抽:“苏公子带人去抢地盘了。”

    祁老爷子倒是很淡定,靠坐在床上,慈祥的:“能有让他感兴趣的事情,也不多,让他撒欢的玩吧。”

    这点陈艳艳表示赞同。

    一路上从炼丹协会到这里,能让苏九提起劲的,也就只有那么两件了。

    “有一点我很好奇,您就如此放心苏公子吗?”

    她指的是骨牌的事情。

    虽然她知道有王上这一层关系在,但是祁老会长得知此事的时候表情很惊讶,像是根本不知道。

    如此有风险的事,万一苏九拿着骨牌自己占了佣兵工会。

    以他的实力,绝对是可以的!

    祁老爷子闻声,直接笑了起来:“呵呵呵……那是因为苏九根本看不上佣兵工会,不论是京城的,还是北部的。”

    陈艳艳一阵语塞。

    这句话她绝对相信是真的!

    祁老爷子抬眼看向窗外,眼神有些飘忽:“苏九这个少年,其实还是挺危险的,他敏感多疑。也是祁绍那小子有福气,成天牛哄哄的,也没见他办过啥事,最大的事就是抱上苏九这个大腿了。”

    他叹息着,眼里全是感恩。

    就这次事情来讲,他当初自己也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若非有苏九在的话,祁绍的人生,恐怕会一片灰暗。

    被杀了是解脱,留下被人控制当傀儡……

    祁老爷子摇了摇头,“苏九这个大恩,我们肯定是还不掉了的,他可能并不在意。但是我们不能忘恩负义,以后苏九在佣兵工会的权利,不限。”

    陈艳艳现在是北部的领主,她点头:“嗯,我知道了!”

    祁老爷子刚想再说些什么,瞥见了不知何时靠在门边的祁绍,他沉着脸,表情有些不高兴。

    祁老爷子皱眉:“怎么?让苏九在佣兵工会的权利不限制,你还有意见了?”

    祁绍沉着脸走进去,拧着眉头,“佣兵工会的权力不限制?你这老头到底在想什么?”

    祁老爷子脸色有些泛黑,指着他:“你什么意思?你要是没有人家,你能……”

    祁绍直接打断了他:“死老头子你想什么呢?我是说,九哥这次冒了多大的风险,虽然他是不可能出事的,但是只是佣兵工会的权利算什么?咱们应该就这次帮忙的佣兵团,给予奖励!”

    他说着,说在床边:“先不说夜猎佣兵团,血狼他们绝对是头功,我统计了一下一共有十一个佣兵团,四百多人。佣兵工会可以设立一个保护工会有功,以后做任务的奖励无条件提高一倍。”

    祁老会长一脸呆滞的看着自己孙子,抬手摸摸他的头。

    祁绍皱眉:“你干嘛?”

    祁老会长笑着:“不是,你怎么突然变聪明了?”

    祁绍一脸黑线:“合着在你心里,你孙子就是既小气又蠢笨的人?”

    祁老会长比了下指甲盖:“是有那么一点点吧。”

    祁绍:“……”

    我想离家出走。

    陈艳艳在旁边失笑,“那我先去安排这件事。”

    房间里,爷孙俩,大眼瞪小眼。

    最终是祁绍先低了头,抓住了老爷子手,指腹摩挲他的手背。

    他没说话,只是低着头,一滴温热落在他的手背上。

    “爷爷……你以后千万不能再这样冒险了,就算有危险,你也要告诉我一声,我不想连你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一字一句顿,无比的后怕。

    祁老爷子眼圈也有点湿润,也是个不善表达情感的人,他使劲眨了眨眼睛,伸手去揉祁绍头发:“好了好了,事情都过去了,多大的人了,别让我笑话你啊。”

    这是祁绍第一次没有避开爷爷的蹂躏。

    他低着头,闷声的:“只要你好好地,以后天天打我,我也不躲。”

    这话让老头子险些泪崩,手指抹去眼泪,笑骂:“滚蛋,死孩子别以为你说这些,我就会不打你了啊,我以后打得更重!”

    祁绍抬头,吸了吸鼻子:“只要你不心疼,随便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