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苏深坑名不虚传

    众人一看,满目震惊

    “陈,陈小姐?你是陈家的陈小姐?”

    “陈家二十具尸体,你不是死了吗?”

    “这还用说吗?肯定是沈清泉这个狗贼作假了!草!”

    众人怒火中烧,那一丝不忍消失了。

    血狼眼神闪了闪,难怪觉得她很眼熟,原来是陈领主的侄女。

    陈艳艳朝着大家抱拳颔首,看向沈清泉的目光,却是透着浓烈的恨意。

    “沈清泉,我陈艳艳回来了,就在这里!”

    她抬手,指了指地面。

    沈清泉看见陈艳艳的时候,就知道完了,他仓皇无措的:“求求你,放过我的妻儿,他们是无辜的……”

    陈艳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跟我说无辜?哈哈哈……陈家十七口,梁家二十三口,吴家十五口,还有马家十五口,谁不无辜!我堂姐身怀六甲,孩子不无辜吗?”

    她咬牙切齿,红着眼睛,啃掉他的身上的肉,都不解恨!

    众人目瞪口呆。

    他们之所以同意这次联盟,只是因为佣兵工会越来越霸道。

    任务交接不认真,随便克扣佣金,不趁机推翻沈清泉,以后还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子呢!

    他们哪里晓得这中间居然会有这些阴谋诡计!

    当初陈家、梁家、吴家、马家遇害,就是沈清泉出来主持的,哭的那叫一个令人感动。

    结果……他娘的贼喊捉贼!

    陈艳艳深吸了一口气,拔出剑:“我今天就要替我们陈家报仇!你们骂我冷血也好,无情也罢,我都认了!”

    她说完,就要去坎人。

    叮噹。

    苏九长剑挡住了她,略微挑眉:“说好了,我还你十七口,就是我还你。”

    陈艳艳有些恨铁不成钢:“干嘛,我这是在帮你树立好形象啊。”

    苏九挑唇:“可以,但没必要。”

    长剑一挑,剑光掠动。

    嗤地一声。

    女人和小孩,一共四个,一剑封喉。

    既果断又狠辣。

    沈清泉甚至没有求情的机会,眼睁睁的看着妻儿丧命。

    彼时,苏九走过去,一剑从他眉心刺穿。

    他像是散步一样转身,看向那两个雇佣兵。

    话都没说一句,直接动手。

    两个雇佣兵当然要还手,只是不知为何,突然袭来一股强悍的威压。

    两人根本动弹不得!

    苏九左坎一剑,右劈一剑,很轻松干掉了他们。

    “……”

    全场鸦雀无声。

    果然跟传言一模一样,杀人就跟杀小鸡利落!

    活阎王这个称呼,真的不是白叫的!

    刚刚杀完人,外面又进来一群人。

    是瘦狼带路谢忱和副会长他们一行人,急匆匆的赶了进来。

    谢忱冲进院子里,第一眼找的人就是祁绍。

    虽然大家都说祁绍不在,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样的场面他不可能不在!

    当他看见浑身是伤,撑着剑站在佛堂的祁绍,顿时双眼泛红。

    “祁绍!你没事吧?”

    祁绍一直瞪着眼睛,情绪也克制的挺好。

    听见谢忱的声音,他愣了愣。

    第一反应是听错了,他在京城,怎么可能会来北部?

    下一秒,谢忱已经跨步走了过来,一把抓住他:“祁绍?”

    祁绍抬眼看着他,一直压抑的情绪,突然就爆发了,扑倒谢忱怀里,大哭起来:“谢忱……狗日的,你怎么来了……呜呜……我爷爷死了……呜呜呜……我爷爷死了……我再也没有亲人了……”

    谢忱从没见祁绍哭的这么狠过,也不知如何安慰,只能拍着他的肩膀。

    “哭吧,哭完就没事了……”

    祁绍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嘴里还在接话:“我有事……我爷爷死了,我当然有事了,我成孤儿了……呜呜……”

    谢忱搂住他,嗓子有些发干,“你还有我……还有兄弟们,他们都来了,大家都是你的亲人啊。”

    一听见兄弟们来了,祁绍鼻子一吸,赶紧止住哭声,偷偷抬头去看。

    “你怎么不早说,我这样子要是被他们看见……”

    谢忱伸手把他的头摁回怀里,冷冷地:“你继续哭,谁也不敢笑你。”

    祁绍趴在谢忱怀里,使劲蹭了蹭鼻涕:“呜呜……你真是我的好兄弟……”

    陈艳艳瞪眼:“……”怎么感觉怪里怪气的?

    左岩他们跟着凑过来,咧着嘴,看着苏九。

    “嘿嘿……我们听说有人悬赏你,一着急就来了。

    苏九手扶下巴,眼底冒金光。

    压抑几天的想法,现在不停地往上蹿。

    佣兵工会的事情解决了,可以去赚钱了呀!

    这时,陈艳艳往她身边靠近:“苏公子,什么时候告诉少主,老会长还活着啊?”

    苏九抬眼:“随时可以。”

    陈艳艳哽了一下。

    那让祁绍哭到现在是为了什么?

    哥几个听见这话,有点懵逼。

    “祁绍爷爷没有……”

    “没有。”

    “……”

    #苏深坑名不虚传#

    苏九转身,走到祁老会长身边,给他嘴里塞了一颗过恢复意识的回魂丹。

    老爷子的底子好,所以在经过这么多的拷打,还能撑得住。

    回魂丹的药效,很快就把之前陈艳艳喂的闭气丹抵消了。

    左岩:“那个,你们谁去叫一声祁绍?”

    古鹰:“我不去,等会祁绍踹我。”

    莫寒:“我腿疼。”

    柯彬:“我腰疼。”

    陈艳艳闭了闭眼,径直的走过去:“祁少主,老爷子还活着!”

    祁绍正在跟谢忱说小时候的事情,说爷爷怎么打他的,怎么教育他的,眼泪还在睫毛上挂着。

    他呆了两秒,口水都喷了出去:“你开什么玩笑?我知道老头子没了!你不用安慰我!”

    有谢忱在这,他就原形毕露。

    陈艳艳嘴角抽了抽,斟酌的:“那个,老爷子真没死,苏公子在医治,之前可能是一时闭了气。”

    说完,就走。

    这人变脸太快了,惹不起!

    祁绍张着嘴,一把揪住谢忱领口:“你说,我刚刚哭了吗?”

    谢忱剑眉皱起,昧着良心:“没有。”

    祁绍满意的抚平他的衣服,手勾住他的肩膀:“别跟老头子说啊。你扶我过去,我腿疼。”

    谢忱叹了一口气,直接把他抱起来。

    祁绍炸毛:“哎哎哎,你这个孙子,这很娘们!”

    祁老爷子只是闭了气,感官还在,也听得见。

    苏醒之后,泪目看着苏九,嘶哑的:“谢谢你……”

    培养他,锻炼他,引导他。

    苏九没说话,掏出骨牌递给过来的祁绍:“这是祁爷爷让我保管的,以后交给你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