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沈领主,这是怎么了?

    祁绍歪着头,看见苏九咧嘴刚要开口——

    陈艳艳身形很快,掌心凝聚元气,朝着他的脖子抓了过去。

    祁绍脚尖一转,贴着地面轻斜,钻入房间。

    避开她攻击的同时,手上迅速出招。

    两人双手交错,皆是力道十足。

    陈艳艳暗暗心惊,对方出招有些凶狠,反攻的方式刁钻且毒辣。

    该不会是沈清泉派来的杀手吧?

    思及此,她神色一变:“苏公子,你先走!”

    苏九笑了笑:“有点进步,不错。”

    “九哥!”祁绍郁闷地收手,瞪了陈艳艳一眼。

    陈艳艳有点懵逼:“……呃,你们认识?”

    苏九朝着祁绍抬抬下巴:“祁绍,陈艳艳。”

    祁绍?

    陈艳艳神色一变,抱拳颔首:“北部佣兵工会前领主的侄女陈艳艳,见过祁少主!”

    关于佣兵工会的一切,苏九已经用通音符全部告诉了的祁绍。

    乔老爷子被害,陈家以及其他亲信被灭,陈艳艳的身份这些。

    祁绍面色微动,多了几分持重:“陈姑娘不必多礼,都是我们祁家连累了你们陈家。这次我爷爷的事情,也多亏你了。”

    陈艳艳微微摇头:“这是我们陈家应该做的!”

    祁绍抿唇没说话,俊秀的脸庞褪去了曾经的傲气,变得沉稳许多。

    苏九抿了一口酒,不急不缓地:“四阶元灵,比我想的低了一阶。”

    祁绍嘴角微抽,转身坐下:“一共才几天时间,我从一阶元师到四阶元灵已经逆天了!冥王大人还夸我呢!”

    苏九挑眉:“他夸你?怎么夸的?”

    提及自己的偶像,祁绍骄傲地掀起唇角,“他说我皮厚!”

    苏九:“……”

    打他都嫌手疼。

    苏九喝完酒杯里的酒,才开始说正题:“刚刚我回来的时候,看见上官若倾找到沈清泉了。”

    祁绍眼神一厉,锐利的很:“上官若倾怎么又参合进来了?她是不是嫌上次被打的不够惨?”

    苏九看着祁绍身上流露出的戾气,表示非常满意。

    他虽然一直也跟着老爷子长见识,但还是被保护的很好。

    老爷子把什么道理都交给了他,唯独让他没亲眼目睹过。

    不论是四颗洗髓丹的压迫力,还是现在老爷子生死安危。

    都将会成为教导祁绍成长道路上最重要的一课,

    苏九把玩着酒杯,抬眼看着他:“暂且不管上官若倾,转移老爷子的事情还未必,只怕是在钓鱼,等我们上钩。”

    祁绍面色很沉,垂下的双手攥拳:“即便如此,我也得去救我爷爷。”

    苏九长睫低垂,漫不经心的:“去是肯定要去的,而且需要你亲自去。”

    陈艳艳一惊:“不行,祁少主这个时候去,岂不是送死吗?”

    苏九掏出一颗丹药,面色冷然:“这是诸葛会长给我的一颗四品爆元丹,可以根据身体的强度最大提高潜力。以你目前身体的强度,大抵可以突破到元王。但你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要面对可能五个以上的六阶元灵却是元王等级的雇佣兵。如果半个时辰的时间你做不到,药效失去功效,你就只有死路一条。”

    每一字每一句,都只有冷漠的提醒。

    身为佣兵工会的少主,这是他必须要扛起的责任。

    祁绍深深明白这一点,接过爆元丹,咧嘴笑道:“九哥!你放心,我可是佣兵工会的少主!”他扭头,看向陈艳艳:“麻烦你带我去佛堂。”

    陈艳艳看了苏九一眼,这件事太冒险了吧?

    苏九垂下眼睑,嘴角不可见的勾了勾:“带他去吧。”

    陈艳艳咬着牙,只能带着祁绍离开。

    苏九放下杯子,送到门边,给陈艳艳手里塞了个丹药,低语:“给老会长吃。”

    祁绍一心都在救人上面,前一步出去了,并没有听见。

    陈艳艳装起丹药,点头离开。

    苏九靠在门边,目光幽远而深邃。

    生与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看见老爷子那一瞬间的恐惧与愤怒。

    那将会成为他此生都难忘的画面,也将会是他未来前行的动力。

    苏九回去坐下,慢吞吞地喝酒,有些失望的看着门口。

    这也太慢了吧?

    正想着,房门被人敲响了。

    来人是那十个雇佣兵当中的其中一人。

    她不记得十个人长相,但这股煞气她却不会不记得。

    “有事?”

    “墨公子,领主请你过去。”

    苏九淡淡的看着他:“你先去,我等下就过去。”

    雇佣兵一动不动:“墨公子,领主有急事请你过去!”

    苏九手指在桌面敲了敲,与他对视了几秒,莞尔一笑:“行,走吧。”

    他懒懒地起身,扭了扭脖子。

    雇佣兵快步跟上他。

    既警惕又防备。

    苏九仿若不知,跟着他往外走。

    苏九步伐轻慢,不急不缓的:“沈领主找我有何事?

    雇佣兵双目凶狠,声音阴沉的:“有何事,还要请墨公子过去才知晓。”

    苏九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不动声色的往前走。

    迎客的偏房。

    颜花犯神色从容的坐着,手里端着一杯茶,冰蓝色眼眸带着几分不解。

    好像没有听清楚对方在说什么一样,又问了句:“沈领主方才那一番话,本少没有听懂,还请你再说一遍。”

    沈清泉背着手,冷笑了一声:“你别急着否认,我已经命人去请司徒领主了,很快就到了。”

    颜花犯面色平静,轻声提醒道:“本少是从司徒正那跟你回佣兵工会的,你现在却怀疑本少身份?”

    沈清泉并不理他,沉着脸继续道:“我就是太相信司徒正了,兴许他也是跟我一样被你骗了!还有苏九!”

    苏九过来的时候,刚好听见这句话,不由挑了一下眉头。

    “花大哥,你也在这啊。”

    清冷的语气,姿态闲散。

    颜花犯抬头,冰蓝色的眼眸闪烁着淡淡的光泽:“九弟。”

    苏九走过去,坐在他身边的位置,往椅子上一歪,手支下巴,懒懒地:“沈领主这是怎么了?”

    性格和语气的变化,不是一般的大。

    沈清泉额角绷起青筋,被人欺骗的屈辱感油然而生,怒声厉喝:“苏九!你这个逆贼!”

    苏九手抵在脸颊,扭头问颜花犯:“他在叫谁?”

    颜花犯眼梢不经意间抽了抽,面上平静无波的:“我也在好奇,他这是怎么了?”

    两人一搭一唱,可把沈清泉气得不轻,黑着脸,扬手:“来人!把上官小姐请进来!”

    上官小姐……

    苏九垂下长睫,嘴角微微勾起一弯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