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别动,我睡会

    并不知道这一切的苏九,正坐在房间里跟陈艳艳讨论祁老会长的事情。

    白天撑着沈清泉带着他们的时候,陈艳艳潜入他的房间搜查过。

    可惜什么东西都没找到。

    陈艳艳很郁闷:“我明明就听见那两人说祁老会长还在用佣兵工会,他到底把人藏在哪里了?”

    苏九手支着下巴,懒散的闭着眼睛,淡淡地:“我把血狼他们也搞进来了,你可以随时去找他们帮忙。”

    陈艳艳摸了摸鼻子,偷笑:“苏公子,我问你一个问题呗。”

    苏九微微一笑:“谢绝回答。”

    陈艳艳撇了撇嘴:“悬赏令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任其发展啊?”

    苏九不甚在意:“这个不急,等祁绍会长有消息再说。”

    陈艳艳抿起唇,看向苏九的眼神透着认真:“你这样以身犯险,若真是出了事如何是好?沈清泉手下养着十个跟元王差不多的雇佣兵,太冒险了。”

    提及那十个雇佣兵,苏九忽然来了精神,“你对那十个雇佣兵好像很了解?”

    陈艳艳不是很想提,但是这件事关系重大。

    她叹了口气:“沈清泉一直是个正直善良的人,大家对他都没防备。像我跟君笙,还有很多被他杀掉的人,基本上都是大家一起在北部长大的。”

    说到这,她冷笑了一下:“一个人善良的人怎么可能突然变了?他本来就是狼心狗肺的东西!”

    苏九没吱声。

    善良不会突变,但会随着人心而改变。

    当然,这显然不适用于沈清泉的身上。

    陈艳艳讽笑了一下,说到正题:“那十个雇佣兵就是他的杰作,也不知道沈清泉从哪里搞来的禁药,那些人吃了之后就发狂了。但是每次发狂一次,修为就增长一些。人都是贪婪的,那十个雇佣兵也是,只要发狂一下就能提高修为,他们当然乐意。久而久之,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只是我没想到他居然把他们都放了出来,还成立了什么特级佣兵团。”

    在北部建佣兵工会费了多少人的心血才有今天的成绩的!

    结果全都被沈清泉这个败类给毁掉了!

    陈艳艳气红了眼睛:“反正当初,我们陈家十七口都是死在他们手里了,还有几位世伯……”

    苏九不会安慰人,直接给她倒了一杯茶,嘴里呢喃着统计:“十个雇佣兵,司徒正,沈清泉……沈清泉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陈艳艳点了点头:“他有个妻子,两儿一女,还有一个老母亲。”

    有家室还敢出来浪?

    苏九忽地笑了:“刚刚好,够了。”

    陈艳艳没反应过来:“什么够了?”

    苏九垂眸,捏着茶杯,晃了晃:“还你们陈家十七口的债,刚刚好。”

    陈艳艳后背发凉,猛地坐直身子。

    她张嘴想要劝说,儿女是无辜的,算了吧。

    可是她说不出来!

    他们陈家上下十七口,何尝不是无辜的!

    爹和娘,大伯和爷爷,堂姐他们死的太惨了!

    陈艳艳深吸了一口,狠下心:“苏公子,不论结果如何,我都替陈家谢谢你!”

    苏九红唇掀起,“念在你没有心软,我可以回答你一个问题,想清楚再问。”

    陈艳艳八卦之心瞬间又燃了起来,竖起两根拇指,碰了碰:“你跟墨无溟……你们俩是那种关系吗?”

    苏九手扶着下巴,挺惊讶的:“众所周知的问题有必要问吗?”

    众所周知,这就是承认了?

    陈艳艳目瞪口呆的:“那你们多久了?我还以为你之前是骗我的!”

    苏九笑呵呵的起身:“陈姐姐,这是第二个问题了。”

    “……”

    我这个猪脑问的什么玩意儿!

    陈艳艳懊恼的跺脚,不要命的推销起来:“你要是真喜欢男人的话,你考虑考虑君笙吧?他虽然个子不太高,但是长得还行,皮肤比我白!”

    苏九一阵头疼:“陈姐姐,这种事一个人说了不算。”

    陈艳艳掐着腰:“我说了就算,他从小就是个软性子,适合找个强悍一点的,我看就你合适!”

    苏九差点笑出声:“君笙只是在你面前比较软,他在炼丹协爷们儿的很。”

    陈艳艳还是有点不想放弃:“你再考虑考虑,那花犯和银律都能跟着你,多个说话的人嘛。”

    苏九闭眼,听不下去了,“陈姐姐,你要是想让你们陈家绝后很简单,我一剪刀下去就解决了。”

    陈艳艳:“呃……”

    都怪他这张脸太像女人了,她差点忘了这茬了!

    苏九看了眼外面天色:“时间不早了,你再不出去,等会想这样出去都挺难的。”

    还没等陈艳艳反应过来,房门忽然打开。

    她眼前一黑,就被丢出去了。

    屁股落地,疼得要命。

    嘭!

    房门再次关上了。

    陈艳艳:“……”

    刚刚发生什么事儿了?

    我被一股风给吹出来了?

    不用她多想,房门映照出两道身影。

    ……刚刚有人进去了。

    陈艳艳一副活见鬼的表情,赶紧拍拍屁股溜了。

    房间里。

    墨无溟冷着脸,一把苏九推倒在床。

    “今天肚子不疼了?”

    “好多了。”

    苏九往那一歪,懒懒地支着脑袋。

    墨无溟哼了声,阴腔怪调的:“怪不得有心情听人家给你介绍对象呢。”

    苏九:“……”大哥,你这人设崩的是不是有点厉害啊?

    墨无溟走过来,坐在床边,把她捞进怀里,手掌自觉的落在她的小腹上。

    苏九心安理得的靠在他怀里,手指抠着他的腰带:“祁绍磨练的怎么样?”

    墨无溟:“听话。”

    唯一的优点。

    苏九眼梢抽了抽,掏了一瓶丹药出来:“这里面有四颗洗髓丹,九月霜火炼成的,你带去给他。让他分四次吃。”

    墨无溟面色冷淡:“你确定他承受得了四颗?”

    苏九把丹药塞进他腰间,抬起头:“四颗?以他现在的天赋和能力,我恨不得给他吃十颗。”

    墨无溟无语。

    九月霜火炼出来的洗髓丹有市无价!

    在她手里成烂大街的了!

    沉默了片刻,他才闷闷地:“本王怀疑你在赶本王走,有理有据。”

    他挺了挺腰,示意腰间的丹药。

    苏九一巴掌给他拍了回去:“别动,我睡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