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脑补剧情最要命

    可惜,他太高看自己了。

    颜花犯根本看不上佣兵工会,不过是带小孩去玩罢了。

    司徒正看的倒是清楚,任他脑洞飞上天,也想不到这小孩就是杀了他一双儿女的苏九。

    没过多久,画师就请来了。

    商家主又要上场表演了。

    他愁的要命。

    画师问一句,他就瞥苏九一眼,专门往反方向说。

    那画出来之后,丑的不能看!

    有个领主站起来,背着手:“这不对吧,我听说苏九长的非常好看啊?这画的什么玩意啊?”

    画师回头看了他一眼:“他怎么说的,我就怎么画的!”

    领主扭头看向商家主,眼神仿佛在说“你在开玩笑嘛?”

    商家主只能装傻:“不是,我认识的苏九长的跟我说的一样,难道是同名同姓?”

    众人:“……”

    同名同姓同为炼丹协会的炼丹师,这样的几率有多大?

    司徒正脸色铁青,感觉商家主在耍他,啪的一声拍在桌上。

    怒喝:“我儿是死了,但是还轮不到你来欺瞒!”

    商家主张了张嘴,指着画像,狡辩:“我……我……他的眼睛要大一点,双眼皮,我说了,他自己没画好啊!”

    画师回头看了他一眼,笔一挥,拉了两个双眼皮。

    淡定的问:“还有别的吗?”

    商家主:“……脸再小一点,眉毛细一点,嗯,下巴尖一点。对了,眼睛下面有颗痣!”

    画师的技艺不是吹的,商家主说到哪画到哪,最后换张纸一调整,还真像个人形。

    画像上的人跟苏九有五分相似,比他更加英气,少了几分女相。

    这一看,还真联想不到她身上去。

    商家主一头冷汗,总算是敷衍过去了:“就是他,苏九!”

    司徒正拿起画像,递给了沈清泉:“悬赏,我要活的,我要把他千刀万剐,以泄我心头之恨!”

    沈清泉收起画像,略微点头:“我可以把这个任务范围概括到北部以外,只要有佣兵的地方,苏九就一定跑不掉。”

    商家主木着脸:“……”

    你都把苏九带回去了,确实跑不掉了。

    眼下这个情况,他希望苏九把他们都干掉!

    要不然事情暴露,死的就是他自己!

    #奸商的反水之路#

    谈完事情,时间已经不早了。

    沈清泉并没有留下用晚饭,便带着苏九他们一行人往佣兵工会赶了。

    陈艳艳提前离开司徒家,通知了血狼他们,跟随佣兵团一起前往。

    苏九这次进佣兵工会可以说轻而易举,毫无风险,甚至被奉为上宾。

    一路上颜花犯都在自我怀疑当中。

    他觉得苏九大概率是猜到了他的身份,然后伙同墨无溟一起坑他。

    转瞬,他又否决了。

    以墨无溟的身份,根本无需如此周折。

    若是他想,佣兵工会随时可以是他的!

    来到佣兵工会的部落,已是深夜。

    翌日。

    沈清泉亲自出现,带苏九去参观部落。

    因为出入管的比较严格,部落里都是雇佣兵,浑身的喋血煞气,身上沾染了不少血腥味。

    沈清泉带着他们去了佣兵登记处,任务交接处,以及任务发放处。

    苏九看见任务栏,往前凑了凑。

    见状,沈清泉科普起来:“在佣兵工会发布任务,一般有高、中、低三种任务,十人以下的佣兵团只能领低级任务,二十人可上可以领中级,高级的话,就不单单有人数要求了,更要求团长的修为不得低于五阶元灵。”

    苏九挑了挑眉,指着最前面贴着红条的:“这个是什么任务?”

    沈清泉看了一眼,眼底带着得意,他走过去,揭开红条:“这是特级任务,佣兵团人数五个人就可以,但是平均实力不得低于六阶元灵。”

    “哇塞!”苏九夸张的捂住嘴,左右看了看,好奇的问:“有这么厉害的佣兵团吗?”

    沈清泉看了眼一直没说话的颜花犯,有意卖弄的指了指不远处。

    大概有十个人聚集在一起,有的状如牛,有的瘦如猴。

    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身上都带着浓烈的杀意,眼神凶狠,异常锐利。

    他们看见陌生人,尤其是看见苏九他们这种皮肤白皙,公子哥模样的,就会刻意露出阴笑的眼神。

    这些雇佣兵明显的跟其他的雇佣兵有本质上的区别。

    杀手,对!

    这是杀手的感觉!

    苏九有些激动,血液里的好战因子,蠢蠢欲动。

    这种感觉有点像她参加过生死逃脱一百天的考验。

    一百个杀手在热带雨林角逐,活下来的就是胜者!

    在所有人都往外跑的时候,她埋伏反杀。

    杀了九十九个杀手,成为唯一的胜利者。

    结果因为破坏游戏规则……被取消了资格。

    妈的,现在想想都生气!

    沈清泉朝着他们挥了挥手,声音低沉:“他们叫利刃佣兵团,利刃出鞘,从不失手,是佣兵团培养出来的!”

    言下之意,这个佣兵团是独一无二的。

    颜花犯抬眼看了看,不是很感兴趣。

    他的部落是被墨无溟搞的七零八落,但手底下的高手还有不少。

    六阶元灵,颜洋他们就是三个了。

    沈清泉见他看不上眼,也不着急,背着双手道:“别看他们只是六阶元灵,但实力可以达到元王!”

    此话一出,就引起注意了。

    六阶元灵跟元王差两阶,实力却不可同日而语。

    颜花犯心思微动,抿起薄唇,偷偷瞄了墨无溟一眼。

    墨无溟连眼皮都懒得抬,站在苏九伸手,手指捋着垂在苏九肩头的蚕丝带。

    这么淡定?看来我还差得远!

    颜花犯轻咳一声,敛起了异色,佯装不在意的:“哦,那还真是挺厉害的。”

    沈清泉的脸僵了一下,十个元王还不足以让他重视吗?

    看来颜家的底蕴,比他想象的还要深。

    他谦虚的颔首:“哪里的话,跟花公子家里是不能比的。”

    脑补剧情最要命。

    关键还对得严丝合缝!

    彼时,血狼他们的佣兵团热热闹闹的走了过来。

    他们也是昨晚就到了,只是比苏九他们迟一点。

    休息一会,吃了点东西,就集体过来交任务了。

    主要是想看看情况怎样,万一打起来,他们还能搭把手!

    一行人从陈艳艳那儿已经得知了苏九的说辞,自然没有主动跟他说话。

    全当不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