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家里人管得紧

    由于颜花犯的原因,司徒正对苏九他们并没有防范,说出的话很直白。

    “大家都是熟人,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膝只有一儿一女,如今也别无他想,只想报仇。”他边说,边看向商家主:“商家主,今日当着大家的面,你给我们说说苏九他究竟是什么样的恶人!”

    商家主皱着脸,和稀泥:“这个嘛……其实苏九在京城的为人大家都很清楚是吧。”

    司徒正点头,又问:“那么依商家主之见,具体是什么?此人除了佣兵工会,背后是否还有其他人?”

    咕嘟。

    商家主吞了吞口水,额角滑下一滴冷汗:“呃,这个嘛……苏九年纪不大,长得也不错,然后,听说在炼丹上天赋极佳。”

    司徒正月越听越不对味,啪的拍了一下桌子:“商家主在跟我开玩笑不成?他是炼丹协会的炼丹师,我能不知道炼丹有天赋?”

    提及炼丹,提及天赋,他压不住火气,脸都扭曲了。

    他的儿子何尝不是炼丹师?何尝不是天赋极佳?

    商家主低下头,心里也是憋屈得慌。

    苏九就在对面坐着,他还能说什么!

    嫌自己死的太慢吗?

    其他领主见状连忙安抚:“司徒领主莫要动气,大家聚在一起都是为了一个事情,商家主也莫要放在心上,司徒领主心里难受啊!”

    闻言,司徒正火气稍熄:“商家主,抱歉。”

    商家主扯嘴角,笑得比哭还难看:“没事没事,我理解理解……”

    司徒正缓了缓情绪,看向一直没说话的沈清泉:“沈领主,说到底这些事跟你也有些关系,你说,到底该怎么办?”

    有些事不方便明说,但沈清泉心如明镜。

    司徒泽跟他合作,当然有司徒正的意思,现在因为帮他去找祁绍丢了性命,他当然要表示表示。

    沈清泉手搭在桌上,眼神很锐利:“眼下最关键是苏九那个狗贼在哪,我派出去的手下,全部失了音讯。不过分会的人传来消息,苏九离开了西边部落。若是有这个狗贼的下落,我们佣兵工会将会全力配合司徒领主!”

    商家主默默地看了一眼对面的‘狗贼’。

    恰巧苏九也在看他,还朝着他递了一个不明意味的笑。

    商家主呼吸一滞,一个岔气就被口水呛住了。

    咳的老脸通红。

    尉迟领主奇怪的看着他:“商家主,你今日是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商家主捂着嘴,抬手:“没事没事,从京城来的途中着了凉,咳咳……”

    “没事就好。”尉迟领主点头,又道:“关于苏九的事情,我看倒不如在佣兵工会发布任务来得快,佣兵工会那么多的佣兵。”

    这的确是个好主意。

    可是……

    沈清泉皱了皱眉:“佣兵工会的任务交易只在魔兽与药材之间,涉及到人,有点……”

    司徒正面色一沉:“沈领主方才还说要全力配合我,莫不是过过嘴瘾吧?”

    沈清泉低眉笑道:“司徒领主这是哪里的话,我们佣兵工会既然表明了态度,就算再不符合规定,也要给您面子啊。”

    这话说出来,谁听这不高兴?

    这面子给的够大了。

    司徒正脸色果然缓了缓:“可惜不知那苏九长什么模样,在场跟他打过交道的也就只有商家主了,不如商家主画一张画像出来吧?”

    明明乖乖地坐着看戏,还要被call到。

    商家主恨啊!他抬手,为难的:“实不相瞒,我来时在路上摔了一跤,这手伤到了,握不住笔啊!”

    此话一出,偏厅都静了几秒。

    让你说苏九的事情,你磕磕绊绊的和稀泥。

    让你画苏九的相貌,你又说你手腕伤到了!

    咋就你那么多事情呢!

    众领主心里这么想,面上都装的很淡定。

    司徒正额角绷起青筋,冷睨着他:“我找个画师过来,你口述,这样行吧!”

    退无可退。

    总不能说嘴巴烂了吧。

    商家主勉为其难的点点头。

    苍天啊,我究竟为何要来蹚这趟浑水!

    狗屁的好处没捞到,还有可能一命呜呼!

    司徒正叹了口气,目光看向颜花犯:“花少主,傲霜从小便心怡你,她若是知道你来看她,一定会很开心。”

    颜花犯脸上表情很淡,他又不是来看司徒傲霜的,跟她不熟。

    沈清泉听见花少主,眼神不由闪了闪,侧目望去:“莫非这位便是……”

    司徒正“咳!”了声,打断了他。

    沈清泉反应也快,立马看向他旁边的苏九,岔开话题:“这位小兄弟是?”

    颜花犯主动开口替他解围:“这是我九弟。”

    沈清泉了然地点头:“原来是花九少。”

    墨无溟眼皮一掀,冷冷地纠正:“他姓墨,只是义弟。”

    颜花犯不悦地眼神射了过去,一字一顿:“义弟也是弟。”

    墨无溟长睫低垂,唇角几不可见的往上挑了挑。

    明明没说话,却有股难以言说的气势。

    沈清泉看的愣了下,旋即改口:“呃……墨公子。”

    苏九笑着抱拳,“沈领主,小人早就听过您的威名,今日有缘一见,真是三生有幸!”

    马屁张口就来。

    谁不喜欢听好话?

    沈清泉笑呵呵的:“那可真是沈某的荣幸啊!”

    苏九趁他开心,继续道:“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希望能够成为雇佣兵,可是家里人管得紧……”埋怨的看了眼身边墨无溟,而后瘪着嘴:“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大场面……”

    沈清泉看了颜花犯一眼,有心拉拢他,便笑着:“若是墨公子不嫌弃的话,不如今日便与沈某一起回佣兵工会?”

    苏九一脸惊喜:“真的吗!大哥,还有花大哥,我们可以一起去啊!”

    沈清泉脸上的笑容掩饰不住:“好好好,那就大家一起来!”

    颜花犯有点心肌梗塞。

    颜洋,颜塘,颜河也捂住了脸。

    不得不说苏九这招真的绝了!

    让沈清泉亲自带他回炼丹工会!

    他要是知道真相会不会当场疯掉?

    司徒正瞥了沈清泉一眼,他张开嘴肚子里的屎肠子他都能看得见。

    不就是想拉拢颜花犯,代替他们司徒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