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沈清泉来到司徒家

    房间里。

    两人并没有睡在一起,而是抱在一起。

    准确的来的说苏九坐在墨无溟腿上。

    她手里端着热茶,靠在他怀里,边喝边八卦:“颜花犯他到底怎么得罪你的?”

    墨无溟右手在苏九腹部,元气帮她暖着小腹,闻声略微挑了挑眉:“没怎么,就是看他乱蹦跶,碍眼。”

    苏九抬眼,双眸染笑:“这么嚣张……我喜欢。”

    墨无溟想笑,但又不想让怀中人儿发现,面部扭曲了一下,又憋了回去。

    苏九给他面子,也不拆穿他,低头轻抿热茶:“你这茶如泡的?教教我呗。”

    墨无溟眼神闪了闪,摇头:“不教。”

    苏九抬眼:“那你不在,我想喝怎么办?”

    墨无溟手指抵住她的嘴:“你的嘴是用来喝茶,还是用来说话的?”

    苏九眯眼,张嘴咬他手指:“用来咬你的!”

    墨无溟缩回手,盯着她的唇。

    “或许、还能干别的……”

    苏九倏地低头,乖乖地喝茶了。

    特殊时期,她才不会自找麻烦!

    墨无溟顺势抬起手,若无其事的把矮桌上的茶壶收进空间里,而后又把手放回她的小腹上。

    开始打预防针:“等佣兵工会的事情处理完,本王要出远门办一些事。”

    苏九微微点头,并未追问。

    墨无溟一边松了口气,一边又有点郁闷。

    他都要出远门了,她居然都不闻不问的!

    她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本王?

    苏九不问并不是不关心,只是在克制自己罢了。

    可惜墨无溟不懂,没有安全感的他,已经脑补了一场丈夫出远门,小媳妇在家红杏出墙的大戏、

    他想着想着,居然就这么说出了口:“不行!本王离开前,得把奸夫颜花犯给杀了,不然本王不放心!”

    墨无溟:“……”

    苏九:“……”

    ——我刀呢?

    *

    第一缕阳光升起,轻轻地洒落在房顶上。

    苏九身子不爽,浑身都累。

    趴在床上一点也不想起来。

    还是墨无溟拿着衣服,把她的手塞进去,一件件给他穿上的。

    苏九把脑袋伸过去:“抹额歪了。”

    墨无溟默不作声的帮她把头发梳了梳,而后才把抹额扶正,拨了拨旁边的发丝。

    “本王若是不在,轻易不要把抹额拿下来。”

    苏九挑眉:“你有什么事瞒着我吗?”

    墨无溟垂眸:“对,有事瞒着你。”

    诚恳的令人抓狂。

    苏九闭了闭眼,不由想起两人之前的一番对话。

    ——“你觉得我会因为身世或者被人追杀,而感到担忧和害怕的人吗?”

    ——“不会。”

    ——“那你觉得瞒着我这些事有用吗?”

    ——“……没用。”

    ——“以后还瞒着吗?”

    ——“……瞒。”

    苏九眉心一跳,敏感地抬起头:“你不会是要去找跟我身世有关系的人吧?”

    墨无溟有些语塞,斟酌道:“准确的来说,不是。”

    话音刚落,门外传来“砰砰”两道敲门声。

    颜花犯大喊:“墨公子,小兄弟?该吃早饭了!”

    苏九应了声:“来了。”

    她拿起披风,转过身子,脚步却是一顿。背对着墨无溟,淡淡地警告:“我最讨厌不自量力的人,如果没有自保的能力,就不要蹚浑水。”

    墨无溟抬眼:“本王……”

    “别指望一个白眼狼对你心存感激。”苏九冷冷地丢下一句话,转身往外走。

    墨无溟:“……”

    明明就是担心本王出事!

    一定要故意把话说得这么狠?

    就不怕本王伤心一走了之吗?

    他抿唇,很生气!

    “……九儿,你等等本王。”

    苏九拉开房门。

    颜花犯一只手撑在门边,摆了一个自以为很有魅力的姿势,侧目微笑。

    这个二逼。

    苏九暗骂了一句,迈脚越过他。

    颜花犯赶紧放下手,与他并肩:“这边走,昨晚睡得还好吗?”

    苏九“嗯”了声,拧着眉,心里有些烦躁。

    墨无溟一出来就看见两人并肩往前走,清隽的脸庞微微一黑。

    快步走过去,抓住颜花犯的胳膊往旁边一甩,占了他的位置。

    颜花犯正在骚包的想表情,想姿势,哪里想到墨无溟突然袭击。

    他撞到墙上,差点撞的流鼻血。

    颜花犯:“@#¥%……”

    冷静!我在潜伏!

    小不忍则乱大谋!

    墨无溟靠近苏九,想要去搂她的腰。

    苏九横移两步,避开了。

    颜花犯跟在后面,两眼放光。

    他们俩闹矛盾了,机会!

    他背着手,来到苏九另一边,套近乎:“我可以叫你九弟吗?“

    苏九冷淡地“嗯”了声。

    颜花犯觉得有戏,伸手去搭他的肩膀,适当的给自己找合理的借口:“既然你现在是我弟弟,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出卖你的!司徒领主那边,我帮你瞒着!”

    苏九配合他的借口,故意往他怀里靠了靠:“花大哥,你人真好!”

    颜花犯喜上眉梢,手越过他的肩膀,想要把他搂进怀中。

    只要看见墨无溟抓狂的样子,他就觉得特别解气!

    墨无溟冰冷地眼神扫过去,盯着颜花犯的手,恨不得给他剁了。

    他后悔了,就不该留下颜花犯!

    彼时,就见苏九横移两步,抬眸:“饭厅到了,今早吃什么?”

    她跨步往前,把两个大男人甩在身后。

    墨无溟视线掠过苏九缩回披风的手,眸光闪了闪。

    他掀起唇角,难得露出一抹潋滟笑容。

    颜花犯偷瞄了他一眼。

    十步笑百步,他自己还不是被甩在后面了?

    陈艳艳天没亮就回客栈给血狼他们送信了。

    得知苏九留在了司徒家,血狼他们也不急着去佣兵工会交任务了。

    要是被司徒正发现苏九的身份,一不小心可能就干起来了!

    那他们得留下帮忙啊!

    苏九去吃饭的时候,陈艳艳已经回来了,还带了两斤牛肉。

    一行人饭还没吃完,大堂里就传来了哭丧的声音。

    新一天又开始了。

    沈清泉直到下午才来。

    依然是偏厅,陈艳艳避开沈清泉,没有来。

    颜家三兄弟站在颜花犯身后,给熟人一种随从的感觉。

    但若是不认识他们的人,则会认为他们根本不认识!

    总之,很微妙。

    沈清泉坐在左边首位,旁边是尉迟领主。

    全场商家主最坐立不安,因为对面就是苏九和墨无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