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我姓苏,单名一个九字

    苏九挑起一边眉毛,侧目:“哦?”

    手指放松,等他说话。

    司徒泽大口的呼吸,冷汗浸湿了后襟,“……是沈清泉……很多事情我都知道,只要你不杀我……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苏九垂眸轻笑,舔了下干燥的唇角:“你身上并没有我想知道的价值。”

    先给他希望,再狠狠地掐灭。

    恶劣至极。

    简直就是恶魔!

    众人光是看着,就觉得手脚冰凉了。

    司徒泽本人更甚,惊恐的看着他:“求求你不要杀我……要杀杀她……妹妹,你救救大哥吧!大哥还要照顾父亲母亲……妹妹……”

    此话一出,司徒傲霜愣住了,甚至都忘记哭了:“司徒泽!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

    “妹妹,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司徒泽一个大男人,跪在地上被苏九掐着脖子,就这么哭着求了起来。

    司徒傲霜抹了一把眼泪,站起来:“祁绍,你杀了他吧!反正你本来要杀的人就是他。”

    司徒泽眼神一变,狰狞起来:“司徒傲霜,你只不过是个女人,你活着有什么用?你能替家族谋取利益吗?你快点过来救我!”

    刚刚还同情司徒兄妹俩的人,此时不免感到唏嘘。

    在生与死的面前,人性的自私,就连亲情也敌不过。

    苏九闭上双眸,毫不犹豫的扭断了司徒泽的脖子。

    司徒傲霜松了一口气,窃喜的转身。

    苏九睁开眼,一抹森寒的气息自她身上溢出。

    就在司徒傲霜往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

    白光掠过,长剑贯穿后胸,噗嗤喷出一股血。

    擂台上,少年背对着司徒傲霜,反手握着剑,长睫颤了颤:“第五十六个……”

    扑通!

    司徒傲霜双手捂着胸口,鲜血肆意流淌。

    她僵硬的扭头,口吐鲜血,“你不是说……好……唔……”

    苏九垂着眼睑,面无表情的:“我送你去见你哥哥,你不开心吗?”

    剑柄一转,刀刃转了一圈。

    “唔……”司徒傲霜站在那,鲜血染红了地面。

    苏九利落收回剑,凝起一股劲力,将她丢下擂台。

    “……”

    全场一片死寂。

    众人看着擂台上那个瘦弱的少年,忽然有种脖子被卡住的窒息感。

    苏九敛起了眸中异色,恢复了常态。

    她转身面对着众人,淡淡地开口:“今日起,北部炼丹协会将由我接管,我希望赌丹的事情到此为止,以后西边部落,断绝赌丹。”

    众人瞬间懵逼。

    身为弟子他这野心也太大了吧?

    还说什么赌丹到此为止?断绝赌丹?

    他以为他是谁啊!

    别说是他们了,就连炼丹协会的弟子和炼丹师也是一脸懵逼。

    “祁师兄……是不是疯了?”

    “疯了个屁,我看是膨胀了!”

    “副会长都来了,他居然还敢说这话,他四不四傻?”

    前面站着的五个弟子回头。

    “咦?你们不知道吗?擂台上的人就是诸葛会长派来北部的!”

    “哦,对了,你们知道他是谁吗?苏九大佬啊!”

    “不对啊,大佬都赌丹了,你们怎么会不认识?”

    弟子们:“祁绍是苏九?”

    炼丹师们:“苏九是祁绍?”

    五个弟子:“祁绍是谁?”

    弟子们:“……”

    炼丹师们:“……”

    沉默保智商。

    苏九站在擂台上,淡淡的扫了一圈:“我知道你们心里肯定在想,台上这孙子是谁?敢如此大放厥词?不自量力?”

    众人忍俊不禁。

    骂自己是孙子,也是没谁了。

    苏九缓缓地勾起唇,轻慢的:“我姓苏,单名一个九字。”

    苏九?

    众人微微一愣。

    北部普通人还真不认识这个名字。

    下面有人扬声:“诶!你不是叫祁绍吗?到底叫什么啊?”

    苏九抄着双手,往旁边的桌子一靠,好似跟人聊家常一样,回应:“因为我在钓鱼呀。”

    那人眼睛一亮:“钓鱼?钓什么鱼啊?”

    苏九看着擂台下还跪着的一群人,抬抬下巴:“喏,这不是一群大鱼吗?”

    下面的炼丹师也不乏有知道佣兵工会事情的,顿时白着脸,瘫坐在地上。

    一直以为是他们在给祁绍下套,却没想到对方也在给他们下套!

    苏九清冷的目光,落在第一轮比赛生还的萧石身上:“有些事情,你应该挺清楚的。”

    萧石一脑门冷汗,仿佛有些明白,为何他没死,林大师和司徒泽都死了。

    他弱弱的抬起头:“你,你想知道什么……”

    苏九歪着头,挺随意的:“就说说你们是怎么给勾结沈清泉给炼丹协会下套的,当然,如果你知道佣兵工会内部的事情,我也可以随便听听。”

    萧石嘴角抽了抽,一股脑的把他们跟沈清泉联手,对付炼丹协会的是狗屁吊糟的事情,全部都说了。

    最后他还不忘拉乔长老一把。

    上次苏九带人泼完猪屎之后,付文松亲自给炼丹工会送了封信,说明了祁绍的来路和身份。

    听完之后,围观群众都怒了。

    “堂堂长老竟然如此歹毒!”

    “简直太过分了!亏他还是长老!”

    外人都这么生气,更别说炼丹协会的弟子和炼丹师了。

    牛长老黑着脸,怒视:“我一直以为你只是心高气傲,没想到你包藏祸心,陷害弟子,禁锢长老,甚至还勾结外人,你简直罪不可恕!”

    乔长老聋拉着脑袋,面如土色。

    副会长也沉着脸,他本来以为到北部会有一场硬仗要打,没想到苏九不但解决了赌丹,还找出了背后的刽子手!

    苏九抄着双手,靠坐在桌边,等着萧石继续交代。

    萧石的确知道不少,他这个人疑神疑鬼,干什么都要搞个清楚,经常偷听林大师和司徒泽的谈话。

    苏九垂眸听着,直到他提及祁老会长的事情,她才出声打断:“炼丹工会的炼丹师我都可以给一次机会加入炼丹协会。”

    她站直身子,将空间袋丢到萧石面前。

    萧石根本不敢伸手去拿,他哭丧着脸:“你……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啊?就算你能心胸宽广能容得下我们,那炼丹协会跟我们有不共戴天之仇……他们也不能……”

    副会长突然扬声:“苏九来北部是受到了诸葛会长的安排,从他来的那一天起,整个炼丹协会都是他的了!”

    卧槽——?

    这消息不亚于山洪和海啸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