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接二连三的羞辱又无视,林大师哪里受得了:“你爷爷就是炼丹工会的人!今日你们再不赌丹,别怪我们不客气!”

    苏九略微点头,而后举手,摆了摆。

    李长老不明所以,后面弟子却扬声道:“快点让一让!”

    北道主带头,生无可恋的端着一盆冒泡的猪屎。

    卓洛,还有一个男弟子,鼻子上都系着手帕,各自端着一盆猪屎。

    臭气熏天。

    他们经过里面的时候,弟子们捏着鼻子,伸着头往外看。

    炼丹协会里面都是人,外面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只能看见有人往外走。

    林大师张嘴:“你们今日——”

    苏九一招手:“倒!”

    哗啦!哗啦!哗啦!

    三盆猪屎,迎面泼出去。

    围观群众猛地往后跳:“?”

    炼丹工会的人,完全避不开。

    三盆猪屎,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最惨的莫过于张嘴说话的林大师:“……”

    一瞬间,就听见“呕”声,一声接一声。

    炼丹协会门口,形成了一道屎味的风景线。

    卓洛和另一个弟子,本来都快被熏吐了,看见这样的画面,直接笑喷了。

    “哈哈哈……这他妈也太爽了吧!”

    “三盆太少了,后面还有没沾到的!”

    北道主拎着屎盆子,眉飞色舞的:“别说,泼屎这种损事,挺得劲的!”

    苏九瞥了他一眼,“跟着我,天天让你这么得劲!”

    随时随地挖墙脚。

    北道主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你们……你们简直是欺人……呕——”林大师一句话没说完,再次吐了起来。

    其他人,男的脱外套,女的抖衣服,个个狼狈不堪。

    李长老捂着鼻子,忍着笑。

    方法粗鲁了点,但不得不说太解气了!

    牛长老脸上也是憋不住笑意。

    唯有乔长老沉着脸,怒喝:“这是谁的主意!还嫌炼丹工会现在不够乱吗!”

    北北带头,苏九下令,这么明显的事情还用问?

    他根本就是针对苏九的。

    苏九斜眼,吊儿郎当的:“你要是有本事处理,也用不着我们吧?”

    “你还敢强词夺理!”乔长老扬起手,朝着他的脸就招呼过去。

    众目睽睽之下,不信他还敢翻了天不成。

    苏九似笑非笑的,看穿他的心思,却是不动。

    不需要她动。

    北北现在经验十足,故意将屎盆子的往前一怼。

    哐当!

    乔长老一巴掌过去,糊了一手的猪屎,手关节都打被撞骨折了。

    他咬着牙,直冒冷汗。

    苏九无辜的扬了扬眉:“乔长老,您没事吧?”

    乔长老抓着手腕,气得发抖:“忤逆长辈,你可真是一个好弟子!”

    苏九颔首:“多谢夸奖。”

    乔长老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扭头喝道:“李长老!你连这个都不管吗?”

    李长老叹了口气:“咱们炼丹协会被骂了这么久,早就该喂他们吃屎了!”

    牛长老赞同的点头:“脏人自然得用脏法子。”

    脏人……

    乔长老看着手上还沾着猪屎,实在是很难不想歪。

    他压着怒火,质问:“那赌丹怎么办?你们谁去?嗯?”

    李长老和牛长老抿唇不语。

    付文松趁机站出来:“这件事都是祁绍一个人挑起来的,就让他一个人去承担好了!”

    苏九瞥了他一眼,笑着:“哟,跟来啦。”

    自从那次被骗,只要苏九用这种语气说话,付文松就浑身不自在。

    他冷哼,扭头扬声:“这件事是祁绍一个人所为,跟我们没有关系!”

    祁绍?

    作呕的林大师眼神一滞。

    旁边一人擦拭的动作也顿了下。

    两人对视一眼,纷纷看向门口的少年。

    林大师忍着反胃,点头:“行,只要你们把他交出来,这一次的赌丹就算了!”

    “那不行!”一向最胆小的卓洛,此刻声音贼大。

    其他弟子也反应过来了。

    “我们也参与泼屎了,又不是他一个人的事!”

    “付文松你要不要脸,同门师弟你都冤枉!”

    “刚刚泼屎的时候,你不也笑了吗?你也是共犯!”

    付文松眼睛一瞪:“住口!你胡说什么!”

    那弟子呵呵一笑,没说话。

    乍一看,神态极像苏九对他说话时的表情。

    付文松气急败坏的:“就凭你也敢嘲讽我!”他捋起袖口,直接冲过去。

    旁边两个弟子用力拉他,竟然拉不住。

    两个男弟子合计了一下。

    哎呀,可去他妈的吧!

    两手一松,直接往他身上挤。

    本来房间里人就多,一下子就闹腾起来了。

    就跟熊孩子撒开欢儿似的。

    外面的围观群众懵逼了。

    这他娘的什么情况啊?

    不是炼丹工会挑战炼丹协会吗?

    怎么内战了?

    苏九靠在门边,抑制不住的笑出声,恶劣的提醒:“乔长老,你要再不想法子,你徒弟就没了。”

    你徒弟就没了。

    五品后期炼丹师就没了。

    不止是乔长老清醒了,李长老和牛长老也清醒了。

    不管怎么说,付文松都是炼丹协会年轻一辈的天才。

    “都住手!住手!”

    “别打了,别打了!”

    “再打全部记过!”

    李长老的嗓子都喊破了。

    大家伙第一次这么不闻不顾的,倒也没真打架,就是全部故意在挤付文松。

    苏九靠在门边,抬眼看向了刚才跟他对骂的男人身上,头上都是猪屎,脸上虽然擦了,还是可见。

    她故意把手放在面前扇了扇:“唉,真臭。”

    响亮的声音,传至周围。

    本来都被炼丹协会内乱吸引注意力的围观群众,顿时皱着鼻子,往后退了两步。

    “为什么要提醒我好臭!”

    “因为真他娘臭啊!”

    “看着地上的就知道,这玩意在粪窖里面过了很久,都冒泡了!”

    “这味道太辣眼睛了,不会还有其他屎吧?

    几个普通人对话,成功让炼丹工会的人脸再次绿了。

    其他的屎是什么屎?

    人……

    “呕——”

    呕吐声,此起彼伏。

    炼丹工会的人被屎搞的死过去。

    要说这玩意连毒都没有,可架不住恶心人啊。

    生理反应,控制不住!

    尽管林大师一肚子的怒火加疑问,恨不得立刻把‘祁绍’抓走。

    可眼下这种情况——他要去漱口!洗澡!

    带头的都走了,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很快,炼丹协会门外的空地上,只剩下地上的猪屎了。

    付文松是被乔长老扶起来的,鼻青眼肿,一看就是有人趁机报复出来的。

    奈何人太多,太混乱,完全对不上号,只能认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