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栽赃陷害,有理有据

    卓洛一紧张就挠头:“不是我们怎么了,是你师弟太厉害了!那次炼丹大会结束,诸葛会长把他炼的丹药拿给我们看,简直绝了!那碾压式的药材融合度和吸收度,就是付文松也不得不服!”

    旁边弟子听见他在解释,立马接过话茬:“你师弟在炼丹大会最后一场比赛的操作,绝对是当之无愧的旷世奇才!”

    “六品药材炼出五品初期丹药,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

    “我试了几次,好险没把我炸成傻子,他到底是长了几个脑袋?”

    苏九:“……”

    长几个脑子她还能活吗?

    众人热烈的说完苏九的事迹之后,又全部把注意力落在了‘祁绍’身上。

    “祁师兄,大佬他目前在哪?近期有没有来北部的打算啊?”

    突然晋升师哥的苏九,嘴角抽了抽:“他一切都好,还是跟以前一样,挺好。”

    弟子感叹道:“只怪诸葛会长也没带张图像过来,我们也不知他什么相貌,若是哪天跟他擦肩而过,也不认识。”

    苏九摸了摸鼻子,一点也不害臊:“小九啊,长的那可真是英俊潇洒,美如冠玉!一表人才!”

    女弟子们面颊泛红,忍不住偷着乐。

    男弟子们则保持怀疑的态度。

    “祁师兄,你这也太夸张了,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人?”

    “我也不信,你都长的挺好看的了,他还能比你好看?”

    苏九腰杆挺直,不要脸的:“苏九长的比我好看。”

    女弟子们闻声,心里更加欢喜了。

    “祁师兄,等你回京城以后,一定要告诉小师弟,让他来北部玩啊。”

    苏九笑着点头:“会的。”

    一群迷哥迷姐又围着她问了些关于苏九的问题,便挨个散开了。

    苏九总算有时间炼丹了。

    她没有放慢速度,也没有刻意改变自己的炼丹方式。

    众人侧目偷看,都想知道苏九的师兄水平怎么样。

    事实证明,他们,看不懂!!

    为什么药材可以同时放进去?

    不分先后,药效岂不是混淆了?

    这就是晏老教出来弟子水准吗?

    苏九没时间管他们想什么。

    沿着药鼎壁面渗入精神力,把药材用精华包住。

    火种温着药鼎,一点一点的转变。

    药材精华渐渐地变色,收拢,进而成型。

    苏九的手法太过娴熟,旁边的弟子看的有些发愣。

    这颗丹药稍微复杂了一点,花了半个时辰。

    药香出现的瞬间,苏九立刻将其封住,装进了药瓶当中。

    众人皱了皱鼻子,想要闻一闻。

    奈何苏九动作太快了,根本没给他们这个机会。

    “真不愧是苏九的师兄!”

    “手法迅速,敏捷果断!”

    又是一轮的彩虹屁。

    苏九没说话,侧目看向了旁边的卓洛。

    一盏茶时间,他刚刚提炼完药材精华。

    感觉到身边的视线,手微微有些发抖。

    苏九拧眉:“别走神,好好炼。”

    卓洛稳住心神,再度把注意力放在药鼎里。

    他的手法并不快,每走一步都斟酌半天。

    苏九耐着性子,等着他。

    卓洛还算争气,用了一个时辰,终于把六品后期的丹药炼出来了。

    他看着冒着药香的丹药,惊喜的:“成功了!”

    苏九:“……你不封药香吗?”

    “啊?哦哦!”卓洛先是一愣,而后连忙用封住药香,把丹药拿了出来:“送给你。”

    苏九没有接:“这是你努力的成果。”

    卓洛笑着挺直腰杆,重重的点头。

    他的长相很俊秀,笑起来脸颊有酒窝,与平时又软又弱的形象,大相径庭。

    苏九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这样大大方方的不是挺好的,不要总是缩着肩膀,长不高。”

    卓洛脸颊一红:“我,我今年都二十五岁了。”

    苏九:“……”

    *

    乔长老在李长老面前发了一通火,扬言要把祁绍赶出炼丹协会。

    李长老就当是笑话听了。

    牛长老却没他那么淡定,不赞同的:“乔长老,这不过是两个弟子之间的摩擦罢了,你何必把事情搞得这么严重呢?”

    “严重?”乔长老气得都发抖了,“吐血晕倒的是文松!炼丹协会怎可留下祁绍这种坑蒙拐骗之人!”

    牛长老拧眉:“祁绍那孩子天赋不错,丹药的融合度和吸收度极高,不能因为这点摩擦,就误了他的前程啊。”

    “你说我耽误他前程?牛长老,说话要凭良心,四瓶五品丹药啊!”乔长老一巴掌拍在桌上,气愤的:“除非他把四瓶丹药还回来!否则这事没完!”

    牛长老:“你不是你去找祁绍了?他没给你?”

    提到这个,乔长老更气:“他承认拿了丹药,但是不承认那丹药是文松给他的!”

    牛长老两手一摊:“那不就得了,说不定这件事有误会!”

    乔长老被噎了一下,忽然发现不对劲,跟他辩论半天的不是李长老,而是话少的牛长老!

    “你,你跟着参合什么!”他一甩袖,看向李长老:“这件事,你必须给个说法!”

    李长老喝着热茶,瞥了他一眼:“不就是五品后期的丹药吗?人家祁绍能稀罕?我看纯属是付文松想陷害他!”

    苏九本来就是五品炼丹师,炼出的丹药效果极佳,岂会贪图付文松的丹药?

    肯定是付文松心怀不愧,栽赃陷害!

    对,就是这样的!

    有理有据。

    乔长老被他这番言论,气得两眼都发黑了:“你,你……你胡说八道!”

    李长老打心眼里觉得付文松陷害苏九,底气非常足:“你吼什么吼?就你长嘴巴了,我告诉你,这件事必须得查!”

    乔长老扶着脖子,“你,你有种就现在去!”

    “去就去!”李长老把茶杯一撂,背着双手往后面走。

    两人这么一吵吵,午饭时间都到了。

    卓洛带着苏九往食堂走,北道主也跟在后面。

    这里的食堂比较简单,菜色也没有玄天宗的齐全。

    多数吃肉喝酒为主,米饭也不是很多。

    第一次来北部的人了,基本上适应不了。

    就拿李长老来讲,一个月也适应不了。

    但对苏九而言,不是问题。

    她无肉不欢,无酒不快。

    北道主已经把苏九的习惯记下来了,并且主动安排好了。

    以前都是祁绍闲着没卵事,喜欢窜来窜去安排吃的。

    眼下就是换成北道主,苏九倒也挺习惯的。

    北道主坐在苏九的旁边,憋了半天,没忍住问:“我离开炼丹房之后,你们挺热闹的,发生何事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