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五品后期:啊呸!不可能!

    陈君笙一愣:“那我们以后……”

    “你们什么你们,你以后少跟人吹牛逼,给我进去!”陈艳艳揪住陈君笙的耳朵,就往后厨走,陈君笙郁闷的朝着苏九摆手:“兄弟你以后要多来看我,我请你喝酒……哎哟哟,轻点!”

    砰!

    后门被关上,陈君笙的声音没了。

    苏九一刻没停,转身就走了。

    她前脚走出门,后门就被拉开了。

    陈君笙又急又气的跺脚:“你说他就是祁绍?那你怎么不拦着他!”

    陈艳艳抱着胳膊,满脸冷漠:“我们现在已经安定了,我不想再蹚浑水。”

    陈君笙看了她一眼,气冲冲往后厨走去。

    走到厨房,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所有的调微料,全部都扔进了水缸里。

    陈艳艳跟进来,冷眼看着:“你有本事把卖调味料的人给杀了,不然就给我安稳的待着!”

    陈君笙气红了眼睛:“难道爷爷他们就白死了吗?如果祁绍出事,佣兵工会就彻底完了”

    陈艳艳沉着脸,眼神透着严厉:“那也不不干我们的事!你是陈家的独苗,我不允许你去找死。我们陈家十七条人命,已经够了!你要是敢偷偷去找他,我保证,你会看见我的尸体!”

    丢下一句话,她离开厨房。

    陈君笙崩溃的捂住脸,却又没有办法。

    这段时间他们东躲西藏,为了躲开那些人,乔装打扮来到炼丹师庇护的地方。

    好不容易才开了这家店。

    他也不敢轻易的打破现在宁静,他怕唯一的亲人也没了。

    可是祁绍就在北部,他怎么办啊!

    *

    炼丹协会。

    北道主拧着眉头,看着走进部落的苏九:“你去哪了?为何不带我?”

    苏九瞥了他一眼,步伐轻慢的往里走,一本正经的:“拉屎去了。”

    北道主:“……”这屎拉的可真远!

    他郁闷的跟着他身后,忍不住道:“虽然你很厉害,但是北部势力杂乱,若是不小心惹上什么人,还是有危险的。”

    苏九脚步顿了下,扬起手中折扇:“问你个事。”

    北道主摸了摸头发,大跨步走近:“何事?”

    “北部的佣兵工会还稳定吗?”

    “还行吧,不过听说佣兵工会的会长出了点事。”

    “会长失踪了?”

    “好像是,你这么关心佣兵工会会长做什么?那里高手云集,你可不能因为一时好奇过去啊!”北道主的语气有些认真了。

    “你身为北道主难道不知……北道主,四方道主?墨无溟是北部之王?”苏九扭头,诧异的看着他。

    北道主愣了一下,然后露出奸笑:“哈哈哈,你居然不知道,看来咱们王上也没多喜欢你啊。”

    苏九凉凉的看着他,当着他的面,掏出赤色玄石,凝了个通音符。

    “你的北道主说你不喜欢我。”

    一个骚操作,让北道主眼珠子差点掉出来:“你居然告状——?”

    苏九又凝了个通音符:“他刚刚又说我是小人,跟你告状。”

    北道主张嘴,刚想辩解。

    ——“打他,不用给本王会留面子!”

    ——“打他,本王给你鼓掌!”

    男人独特的嗓音,冷冽之中带着几分雀跃。

    北道主目瞪口呆:“……”铁树开花这么可怕的吗?

    苏九同情的看向北道主,拍着他的肩膀:“你跟着这种主子有什么前途,我建议你以后跟着我,当然了,你手下的势力我是不介意多的。”

    明目张胆的挖墙脚。

    北道主嘴角抽搐,斜眼看他:“做梦,我这辈子也不可能跟着你的!”

    苏九手扶下巴,挑了挑眉梢:“原来,跟了我半天的不是人,是鬼啊。”

    北道主:“……”这辈子都没有这么憋屈过!

    李长老背着双手,站在门口张望,看见苏九的刹那,迎了过去:“你这孩子,一个人去哪了?要把人急死啊!”

    苏九抬眼,依旧是脸不红心不跳的同一个借口:“去茅坑方便了。”

    李长老不知道他去了炼丹工会的部落,还算平静,“你不是说来学习的吗?我带你去认识一下单独房间的炼丹师吧?我再给你安排一个单独的炼丹房,你专心的炼丹,不能怠慢了。”

    苏九抄着双手,走过去:“见炼丹师可以,单独的炼丹房就不必了。”

    “那不行,那你……”

    苏九打断了他:“既然是弟子,就跟大家一样吧。”

    李长老隐约觉得不对劲,却如何也想不到诸葛会长把苏九给送到这里是顶大梁的。

    他没纠结:”“行吧,以你的专注力,他们也影响不到你。”

    苏九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

    北道主听得五迷三道的,压低声问:“你真是炼丹师啊?”

    “不然呢?”

    “六品初期?”

    “你开心就好。”

    “……”

    我不想开心啊!

    北道主抓肝挠肺,好奇的要命。

    难不成,真的是他一开始说的五品后期?

    啊呸!

    不可能!

    *

    单独炼丹房的炼丹师,年龄都在四十以上,有男有女。

    无一例外的是全部都非常的高傲。

    炼丹师的比例本来就少,他们也的确有高傲的资本。

    共有五十个炼丹师,苏九只看了五个就没兴趣了。

    没有可学习的地方,浪费时间。

    还不如去找找麻烦,搞搞事情。

    李长老哪里知道他抱着这个想法,要不然铁定把他拖走。

    诺大的炼丹房,一百多个弟子正在炼丹。

    苏九刚走进门,所有人都停下了。

    众弟子的眼神,爱恨交织,还有一丝不甘。

    有那么一瞬间,苏九都怀疑自己是把他们玩完甩掉的渣男了。

    “从今日开始,祁绍就跟你们一起炼丹了。”李长老说完,把苏九安排在了卓洛旁边,“好好跟着他干!”

    卓洛摸了摸头:“哦,我会好好带着他的。”

    李长老瞥了他一眼:“我让你好好跟着他干。”

    卓洛:“……”师父疯了。

    苏九靠在桌边,朝着李长老抬下巴,示意他离开。

    李长老咧嘴笑了笑,靠近他:“你给我透个底?你现在到底什么品阶?”

    苏九微笑脸:“六品初期。”

    李长老一甩胳膊:“不说拉倒,少调戏我!”他扭头看旁边一动不动的人,郁闷道:“你一个护卫就不用在这保护,这里是炼丹房绝对安全!”

    北道主不理他,像个杆子一样杵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