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你先起来!

    在猫腰一号的精彩演绎下,猫腰二号被苏九一脚踹在膝盖上,在他吃痛弯腰的同时,一脚踩住他的脖子,摁在地上。

    “不想死,就闭嘴。”

    尽管她动作够快,警告的及时。

    但是对面房间得北道主,还是听见了猫腰二号脑袋撞在地上,发出的闷响。

    砰——

    北道主一脚踹开苏九房门:“公子!”

    苏九:“……”

    猫腰一号:“……”

    猫腰二号:“……”

    北道主的眼神也不差,能看见房间里有几道黑影,后知后觉的压低声音:“公子?”

    苏九深吸了一口气,指尖掠过一道火光,点亮了桌上的灯。

    北道主眯着眼睛往前看。

    只见,苏九右手掐着一个,左脚踩着一个,左手随意搭在膝盖上敲着节拍,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他哪里晓得,苏九正在压抑砍他的冲动,朝他摆手:“我没事,你可以走了。”

    天天都想走的北道主,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劲,一甩胳膊:“那怎么行!我是王上派来跟着你的,你的人身安全很重要!”

    苏九微笑脸,左脚碾了碾:“指望你保护我,我已经被人卖了。”

    北道主倏地拧眉,大跨步冲过,一把提起苏九脚下的人:“是谁指使你干的!”

    猫腰二号吓得直发抖:“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是逼不得已,是……是付文松让我把人卖到芳人小倌的……”

    猫腰一号连连点头:“看在我们都是炼丹协会弟子的份上,饶了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都是付文松的命令…”

    苏九抬眼看他,笑容不达眼底:“付文松也让你先糟蹋我了?”

    猫腰一号后背一僵:“不,是他……是是……”

    咔嚓!

    苏九面无表情的扭断他的脖子,将尸体往地上一扔。

    北道主听见苏九的话,顿时火冒三丈:“这个肮脏的东西!”

    他气得把猫腰二号往地上狠狠就是一摔,他一个七阶元灵的大佬,没把猫腰二号给摔死,也差不多了。

    等到李长老他们姗姗而来的时候,只有两具尸体丢在门口。

    经过确认,两人的确是炼丹协会的人。

    北道主撸起袖口,点名要见付文松。

    他一个掌管八个部落的道主,发起火来,属实令人够呛。

    三个长老聚集,李长老自然是站在苏九这边的。

    乔长老隐约觉得北道主眼熟,又不敢确定。

    毕竟北道主日理万机,怎么会给京城来的弟子当跟班?

    他压下这个想法的同时,拒绝了北道主的要求。

    付文松人品或许不怎么样,但是他五品后期是实打实的。

    要是他出了点什么事,炼丹协会整体的实力也会下降的。

    最主要的是他们没有证据证明那两个人是付文松派去的。

    死无对证。

    乔长老息事宁人的态度:“张三和李四本来就毛手毛脚,受外面的人蛊惑,才会干错这等坏事。如今他们两个遭了报应,此事不如就此作罢吧!”

    李长老不赞同的皱起眉:“不妥吧?乔长老你不能因为他们死了,就这样过去了!”

    乔长老冷下脸,语气不善:“李长老这话是何意?我知道文松今日顶撞了你,你也不该因此,就想把他拖下水!再者说,他不也没受伤?人好好的,反而是这两个弟子死了。”他说着,瞥了苏九一眼。

    苏九既然杀了两人,也就没打算怎么着了,

    结果被这老头一番话,搞得有点不爽了。

    她一点没客气:“听您这话的意思,合着这俩人要卖不是你?死了也就罢了?我就活该被卖?”

    乔长老还没被弟子这么怼过,顿时脸色一黑:“人都死了,你还想怎么样?年轻人不要得理不饶人!”

    苏九斜靠在门边,挑眉:“我若非要得理不饶人,您该当要如何呢?”

    “那你想怎么样?”乔长老还没见过这么硬茬的弟子,尤其还是京城来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苏九两手一摊,表情无辜:“我也没想怎样,他们不是炼丹协会的弟子吗?那就把他的尸体挂在外面警示众人,勾结外人的下场。”

    这还叫没想怎么样?

    乔长老阴沉着脸:“这里是炼丹协会不是那些争权夺利的部落,挂尸这种暴行,绝对不行!”

    苏九点头:“哦,挂尸不行,拐卖同门师弟,试图对同门师弟不轨,这就可以?”

    乔长老被噎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有些气急败坏的:“我们炼丹协会的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小弟子做决定!”

    苏九一边唇角轻微的扬起,抬眼看向李长老:“您说这件事该怎么办?”

    李长老当然是举双手赞同:“我觉得这件事非常恶劣,必须让人引以为戒!”

    牛长老迟疑了一下,也点头:“这事情确实恶劣,不管是谁主使的,都要让他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乔长老的老脸像是被人打了两巴掌,火辣辣的疼,转身就走了。

    两具尸体连夜被挂在了部落最显眼的位置。

    折腾一番,已是深夜。

    墨无溟不在,苏九没有点灯的习惯。

    灭了灯,往床边走。

    刚刚坐下,手腕就被人拽住,往床上一摁,迎面而来的是她再熟悉不过的气息。

    苏九已经适应他突然出现的方式了,任由他压着。

    抬手一弹,点亮了刚刚熄灭的灯,才淡淡地:“你来这作甚?”

    两人四目相对,鼻尖对鼻尖。

    墨无溟沉黑的眼眸覆盖着热烈的红,比宝石更加璀璨几分,他抬手,抚着她的耳鬓:“几日未见,甚是想念。”

    苏九扬了扬唇角,又压了下去,假模假式地推了推:“现在见到了,你可以走了。”

    墨无溟竖起双眉,不悦地掐住她的下巴,“本王给你发的通音符,你为何一条不回?”

    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专心处理炼丹协会的事情。

    他不知道他的声音,听听都能让人心痒吗?

    关于这些,苏九当然不会说。

    墨无溟也是拿她没办法,只能半警告半撒娇的语气:“你下次再不回本王的通音符,本王就……你下次就回吧,本王每天都很想你,想你想的睡不着觉……”

    说罢,把脸埋在她的脖颈上,蹭了蹭。

    卧槽!

    苏九直接就激动了,绷着身体:“你,你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