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气急败坏的四方道主

    东道主过话茬:“可不是!亏我还替王上高兴,结果是个扫把星!不能助王上,反而拖后腿!”

    南道主:“这苏九到底是谁?你们不能去查查?”

    西道主:“等到王上回来再说吧,越吵越烦!”

    青颜和战流云也烦,听见四位道主针对苏九,就更加烦躁了。

    青颜语气很冲:“什么红颜祸水啊?那是蓝颜!什么都不知道,说什么说啊!”

    战流云心里烦躁,面上很冷静的解释:“苏九是男人,京城的消息你们都没听过吗?难道连冥王的心上人是男子你们都不晓得?”

    四位道主不吱声了。

    前段时间因为颜花犯生出不少事,他们分四个方向,全心全意搞他的部落。

    哪有闲工夫去了解京城的事情!

    沉默了没多久,北道主牛脾气又上来了:“我就是搞不懂!别人要杀他,他难道自己解决不了?还特地发通音符给王上?”

    青颜翻了个白眼:“九爷肯定不是故意发的。”

    战流云跟着点头。

    当时他们都在听,苏九根本没求救,好像还跟对方认识。

    他们俩能这么想,那是因为他们认识苏九,且知道他的为人。

    四个道主不知道,当然以最坏的情况揣测苏九。

    北道主哼了哼:“管他是男是女,既然是王上的心上人,那他更不能祸害王上了!”

    东道主也点头:“如果王上把他带过来,可别指望我们臣服他!”

    南道主:“对,不臣服他!”

    西道主:“来北部做梦呢,以为北部这么好混?”

    几人原先对苏九的好奇,已经先入为主,认为他是一个没本事的弱鸡了。

    强者为尊的世界,哪怕是墨无溟,那也是因为实力强大,他们才臣服的!

    战流云眸光闪了闪:“几位道主还是等九爷来了之后,再做决定吧。”

    北道主掐腰:“我还能怕一个弱鸡?”

    其他三个道主也冷嗤了一声。

    显然没把战流云的话放在心上。

    战流云瞥了他们一眼,也懒得再废话了。

    因为他并不认为四个道主在苏九那会有什么分量。

    苏九的性格有多恶劣,他也是亲眼目睹过的。

    惹了他不高兴,就是冥大的面子,他也不给。

    再说了,冥大跟他一个鼻孔出气,哄他还来不及呢,怎么会驳他面子?

    自讨苦吃。

    青颜显然没有战流云那么好心,他就是个看戏不嫌热闹大的。

    眼珠子一转,就开始点火:“唉……冥大就是鬼迷心窍了!”

    顿时,四个道主停止的骂声再度响了起来。

    青颜朝着战流云挑了挑眉:够劲吧?

    战流云赏了他一个冷眼刀子:……你就作吧!

    这边四个道主找到了发泄口,骂的是一声比一声得劲。

    那边墨无溟已经带着苏九和祁绍,走进了北部最近的住处。

    虽然有祁绍这个电灯泡,使人有些不爽。

    但这并不妨碍墨无溟向苏九展示他威武的一面,指着部落高杆上挂着的尸骸,“那是元王初期的魔兽首级和四肢,本王三年前打下来的!”

    苏九看了眼,没说话,

    墨无溟余光轻扫,又指着另一边两根犀角:“那是一年前本王打下来的,元王后期魔兽的。”

    苏九还是看了眼,没说话。

    祁绍偷偷杵了杵苏九,挤眼睛:冥王大人明明是在求夸奖,你怎么一点表示都没有?

    苏九不解:“你尿急了?”

    我尿你脸上!

    祁绍忍着吐血,求生欲极强的鼓起掌:“冥王大人好厉害!这可是元王后期等级的魔兽啊!九哥你觉得呢”

    墨无溟本来冷眼刀子都快射出去了,闻声又收回去了,偷偷地观察苏九的表情。

    苏九还算给面子,点头:“嗯。”

    她对一切死的东西都不感兴趣。

    墨无溟抿着唇,似乎是察觉到了这一点,又道:“其实这两对犀角可入药,算是三品药材了。”

    苏九眸光一闪,佯装很不在意的问:“哦,很值钱吗?”

    墨无溟满意地勾起唇角:“那你想不想要?”

    苏九感觉他有阴谋,失口否认:“我不想要。”

    墨无溟薄唇抿起,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唉,本王本想把东西赏给你的。”

    嘶,耍我玩呢?

    苏九瞥了他一眼,迈开脚步,走到挂着尸骸的高杆走去。

    抬手一扬手,就把魔兽尸骸收到空间里了

    然后扭头,朝着墨无溟拱手:“多谢大哥的赏赐!”

    墨无溟:“……你要不要脸?”

    苏九:“扔掉了,你捡到了吗?”

    这女人真是!

    墨无溟没套路到人,冷哼一声,转身就走,步伐又快又大。

    苏九扭头,对祁绍说:“你看,他还玩不起了。”

    祁绍翻白眼:“木头桩子都比你懂感情。”

    苏九:“木头桩子能带你来北部吗?木头桩子能帮你找爷爷吗?木头桩子能搭理你吗?”

    祁绍弯腰:“……哥,我错了。”

    初来北部,一切都是新鲜的。

    这里跟京城冷冰冰的高瓦楼房不一样,随处可见的是木房子。

    房顶铺着草垫,实木累积,砌的很死。

    大部落的房子地基都挖了特别通道,冬天在下面烧火,夏天在里面通水。

    拥有这样冬暖夏凉的部落,在北部不超过十个。

    祁绍进房之后,惊呆了:“我去,原来房间里面也可以这么暖和的吗?”

    墨无溟没搭理他,冷冷地看了苏九一眼,“这间房是你的。”

    苏九抬头,一眼看穿:“这是你的房间吧?”

    墨无溟抬着下巴,用最高冷的态度,说情话:“本王的就是你的!”

    苏九小心脏不安分的跳了跳,嘴里嫌弃的:“你用过的东西,我可不要。”

    墨无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弯了弯嘴角,“本王用过的东西可多了,以后怕你天天要。”

    苏九眼梢一抽,嘴贱道:“那可未必,本少爷身强体健谁输谁赢还未必。”

    墨无溟缓缓地眯起眼睛:“本王如何,你见识过,和很清楚。你的呢,本王很期待。”

    苏九:“……”我这个臭嘴!

    祁绍默默地后退两步。

    我还是一个孩子,我什么都听不懂!

    主部落接到王上回来的消息,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赶来,却没见到王上的面。

    主部落那边的烂摊子还没收拾,就等着王上回去拿主意,他却带着红颜不见他们?

    嚯!

    这一下子,苏九跟他们的梁子可结大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