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真是红颜祸水

    左岩和莫寒同时捂嘴,转身。

    柯彬直接一个前倾,冲了进去:“呕——”

    他扭头,都没来得及跑出去,直接就吐了。

    金开一脸的莫名其妙:“见鬼了?”

    他摇头,跨步走进去,步伐很大,直接越过柯彬。

    “我到底要看看??”

    话音戛然而止。

    血淋淋的画面,就这么落入眼帘。

    剖开的肚子,内脏流淌的到处都是,肠子被拉扯出来,缠在另一个人的脖子上??

    血腥味弥漫着整间牢房。

    最让金开反胃的不是这些,而是他的脚下正踩在对方流淌出来的一截小肠。

    怪不得要他们拿麻袋!

    金开紧咬牙口,将反胃的那股劲,“咕嘟”愣是咽了回去。

    他绷着脸,死死地盯着地上的尸体。

    ——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

    左岩,莫寒,柯彬三个人不是第一次见这种场面,很快也就缓过劲了。

    看见金开站的笔直,三人有些羞窘。

    “还是金大哥厉害,稳如泰山啊!”

    “行了行了,赶紧去拿麻袋,再找个铁锹。”

    “哎哟,我们还是涉世太浅,忘了那是苏深坑。”

    “不对啊,他把人折磨成这个鬼样子,会什么都没问出来?”

    “别管这个了,咱三也是见过世面的,居然输给了金大哥,太丢人了!”

    三人边走边反省。没过多久,三人就回来了。

    金开背着双手,还在那站着。

    三人狐疑地走过去,“金大哥??”

    话音一半,全卡在了嗓子眼。

    金开站在那,白着脸,嘴角抽搐,脖子往前倾,表演了一个站着吐。

    左岩:“??”

    柯彬:“??”

    莫寒:“??”

    牛逼。

    *

    饭厅里。

    苏九一口酒一口肉,吃的倍儿香。

    左岩他们说吃饭了,光是看见有红色的菜,都能联想到尸体上去。

    脸色青白,靠坐着,光喝酒。

    古鹰一直跟新人混在一起,要不是听说苏九回来了,他还在新人住处吹牛逼呢。

    他一边扒着饭,一边问:“你们怎么也不吃啊?今天这猪大肠烧的特别入味!唔,真香!”

    祁绍点头,也叨了一块放进嘴里:“确实挺香的。”

    左岩:“??”

    莫寒:“??”

    柯彬:“??”

    金开:“??”

    四人脸色泛白,胃里翻腾,喉咙发痒。

    苏九瞥了他们一眼,嘴角掠过恶劣的笑。

    故意叨了一块猪大肠,咬的时候拉丝,然后吧唧吧唧嚼着发出声。

    “??”

    肠穿肚烂的画面,肠子缠绕在脖颈的画面??

    呕——

    金开“咕嘟”又咽下去了。

    左岩扭头看他:“算你狠??唔——”

    柯彬和莫寒起身,三人捂着嘴,往外跑。

    金开越是忍着,脑海里的画面越是清晰,尤其是踩在脚底下的那一截。

    呕——!

    他捂嘴,往外冲,憋不住了。

    祁绍一脸黑线,把筷子在碗上敲了敲:“我靠,搞什么啊?故意的吧?”

    古鹰也黑着脸,愤愤的:“他们肯定是故意的,自己不爱吃,还不给我们吃!我偏吃!”

    谢忱默默地看了苏九一眼。

    没去地牢收拾残局,真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这一顿饭吃的煎熬。

    左岩他们又进来两次,结果又在古鹰和祁绍故意吃猪大肠的声音下,又出去了……

    几个人苦胆都快吐出来了。

    苏九吃完饭之后,就回住处了。

    刚一进房间,阴面而来的就是一股冰冷阴森的气息。

    呃,要完。

    苏九才想起来,之前在大门外把墨无溟打发去房间了。

    不等她有所反应,靠在床边的墨无溟,已经冷冷地开了口:“呵,还记得本王在这呢?”

    “……”并不记得了。

    苏九掩唇:“咳,还没吃饭吧?我去……”

    墨无溟直接打断她:“你不是让本王先回房等着,说是吃饭的时候再来喊本王吗?”他抬下巴,凉凉地:“怎么?你吃过了?”

    苏九揉了揉鼻尖,“那什么,今晚的饭菜一点也不好吃。”

    不好吃?

    墨无溟挑着眉梢,朝她勾手:”过来。“

    苏九下意识皱了皱鼻子,嗅了嗅,也没什么味道。

    她放心的走过去,谄媚的:“你想吃什么,我现在就让人去给你安排!”

    墨无溟垂着眼睑,也不说话,手指还在勾,让她靠近。

    毕竟有错在先。苏九微笑着,低头,“你说……”

    唰的一下。

    墨无溟的动作极快,一把勾住她的脖子,将她带到自己唇边。

    炙热相贴,带着报复,狠狠地啃下去。

    苏九是被疼回神的,两眼冒火,正准备反咬回去的时候,对方已经松开了。

    苏九:“……”不甘心!

    墨无溟挑起一边眉梢,手抚着唇角,冷哼:“一嘴的肉味和酒味,还说不好吃?”

    苏九:“……”老子不甘心!

    墨无溟瞥见她磨着牙,轻轻摆手,一副经验老道的语气:“小亲怡情,大亲伤身。”

    苏九:“……”去你妈的伤身!

    翌日。

    你祖宗少了三个人。

    临行前,苏九把祁绍也给带走了,并且给谢忱留了一封信。

    谢忱原本很生气,看完信之后就变沉默了。

    哥几个都没敢问,谢忱和祁绍一起长大,兄弟情深,这很正常。

    彼时,商家调查易家的事情,突然终止。

    因为易家没了!

    苏衡昨夜并未回你祖宗,苏九让他在苏家住了一夜。

    在商家主收到消息的同事,他也收到了一封信。

    易家已消失。

    短短的五个字,没有署名。

    从宴会遇到易雄开始,苏衡就知道易家不能留了,只是他狠不下心。

    他捏着信,有些心酸,有些苦涩。

    心酸易家没了,他一点也不伤心,甚至感到轻松。

    苦涩九哥走了,只怕以后不会再回来了。

    苏衡是聪明的,也是最了解苏九的。

    从苏九把苏家交给他,他就猜到了几分。

    他是没有根的浮萍,永远不会为谁停留。

    不,或许、冥王可以。

    离开的苏九,当然不知道自己的形象在别人眼里是什么样的。

    她不在乎,也无所谓。

    *

    北部。

    距离墨无溟离开三日已过。

    青颜和战流云胡子邋遢,在部落里面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东南西北四个道主,全部都面色阴沉,带着怒火。

    憋闷了三天,北道主终于爆发了。

    “就因为一个通音符,王上不惜劈开空间,自损身体?真是红颜祸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