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志在必得的两位小姐

    易家主微微一愣:“我,我是你爹,易雄啊!”

    苏衡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背在身后的手摩挲着:“易雄,你究竟有几个脑袋,敢一而再的挑衅本家主的威严?”

    四个元灵高手闻声,纷纷往前一步。

    易家主神色大变,低吼着:“你想干什么?弑父吗!”

    “弑父?”苏衡挑眉,往前走了一步,俯视着他,“就凭你这番胡说八道的话,本家主就能杀你一百次。”

    冰冷的杀意蔓延开。

    易家主瞳孔微缩。

    这一刻,他竟然毫不怀疑这番话的真假!

    易衡,不,苏衡真的会杀了他!

    易家主脸色惨白,摇头改口:“不不,苏家主……是我我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爹,我混账,我贪图富贵……”

    他甩手啪啪给了自己两巴掌。

    易盛绾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忍着腹痛,尖叫起来:“爹……你在胡说什么!他明明就是易衡,易衡你这个贱种!你别以为自己……”

    “发生何事了?”

    突兀的声音传来。

    宋家主,凤家主,楼家主以及商家主从人群后走进来。

    四人前脚收到消息后,准备去迎苏衡,后脚就听说苏九那宗主也进来了。

    四人本能的紧张起来,就苏九来意讨论了半天,这才出来迟了。

    苏衡缓缓地抬起眼,满是威严的:“本家主也好奇,究竟是发生何事了。”

    四人先是一愣,而后瞥见苏衡的装扮,以及他身边的四个手下,微微一惊。

    “原来是苏家主!有失远迎!”

    “里面请,先入席再说吧?”

    苏衡一动不动,语气冷淡地:“两位不必多礼,本家主在听笑话呢。”

    四人狐疑地看向其他人。

    商少辞和凤百灵已经走到他们身边,解释起来。

    听完之后,四人全部黑脸。

    “这里岂是你等能随意撒野的地方!”

    “来人,把他们轰出去!”

    易家主此时只想离开,半点也不想认儿子了。

    他扶起受伤的易盛绾,就要往外走。

    但是易盛绾哪里肯就此作罢,发疯一般尖叫起来:“易衡,你这个小杂种……我要杀了你,啊!我要杀了你——”

    四大家族的护卫,一记手刀砍下,易盛绾晕死了过去。

    商家主眼神闪烁,对着旁边的护卫使了使眼色:“拖走!”

    易家主连同易盛绾,都被护卫拖走了。

    苏九挑了挑眉,缓缓地退出人群,玩味的跟着他们离开。

    一场闹剧到此结束。

    四个家主后知后觉的扫了一眼人群,并没有看见苏九的身影。

    几人压下不安,脸上堆着笑,跟苏衡寒暄起来。

    一行人跟在后面,往宴席厅的方向走去。

    哥几个看完戏,才发现苏九不见了。

    左岩压低声音:“唉,你们说,九哥来这,是不是还有其他目的?”

    柯彬摇头,挺沉重的:“不一定,你祖宗稳住了,没什么事情可搞的,九哥指不定装着什么坏水呢。”

    谢忱瞥了两人一眼:“今天的主角是苏衡,九哥不会搞太大的。”

    这边三人讨论着,那边楼烨庭正在听训。

    楼绪宁扭着头,满脸警告:“下次再胡乱来,我就跟大哥说,让他罚你关禁闭!”

    楼烨庭被她踹了一脚,走路一瘸一拐,梗着脖“嘁”了一声。

    “你还不服气是吧?”楼绪宁柳眉一皱,伸手,在他腰上就掐了一把,捏着肉,转了一圈。

    楼烨庭疼得差点蹦起来:“哎哟,我服气服气,我没有不服气!”

    “哼!”楼绪宁单手掐腰,得意的扬了扬下巴。

    正好前方转弯,被走在最前面的苏衡看了个正着。

    “……”楼绪宁僵住。

    苏衡收回视线,嘴角扬起一抹浅笑。

    笑容很短暂,但是收入一直留意他的商少辞和凤百灵的眼里,两人狐疑地回头。

    就看见楼绪宁低下头,手足无措的跺了跺脚。

    两人拧起眉头,眼神变得晦暗起来。

    不论是凤家还是商家,也不能是楼家!

    两个嫡女输给一个庶女,岂非贻笑大方!

    *

    一行人入席落座,宴席便开始了。

    苏衡被安排到了四大家族的坐席上。

    宋家主,凤家主,楼家主,商家主,顺时针落座。

    苏衡左边坐着商少辞,右边坐着凤百灵,旁边是宋弈,楼擎等人。

    主桌坐的都是嫡系,楼绪宁他们坐在主桌的左边的席上。

    右边坐席上,基本上仅次于四大家族的世家。

    只是有一个,令人甚感疑惑。

    往年谢家的人位置要往后靠一桌,今年怎么往前进了一步?

    别说其他人了。

    就连谢景渊自己也是一脸疑惑,低头询问身旁的儿子:“你是不是做了什么?”

    谢忱靠在椅子上,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并没有回话。

    谢景渊似乎并不介意,自顾自的:“你如今修为也不算低了,在玄天宗再呆两年,就可以退出宗门,回来打理家族了。”

    谢忱侧眸,扭头看向别处。

    谢景渊扶着酒杯,压低声音,继续道:“你方才在花园有没有心仪的世家小姐?比谢家地位低的不行,要找个能帮助你的。”

    谢忱干脆阖上眼眸。

    谢景渊拧着眉头,还要说些什么,就见同桌的人跟他说话,立马脸上堆着笑,跟人寒暄起来。

    主桌上,商家主和凤家主都朝着自家女儿使眼色。

    凤百灵和商少辞纷纷端起酒,笑着跟苏衡搭话。

    苏衡表情淡淡的,说什么都是都是一笔带过,完全不给凤百灵和商少辞机会。

    楼家主端起酒杯,笑着开口:“苏家主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成就,楼某实在佩服!”

    其他三人不甘落后,纷纷举起酒杯,洋洋洒洒的说起来。

    苏衡起身,朝着几人举杯:“苏某初来乍到,不怎么懂规矩,以往若是有得罪的地方,还望几位家主多多担待!”

    四人倏地起身,苏衡给面子,他们十分开心。

    五人举杯共饮,气氛不错。

    等到吃喝半响之后,有人开始坐不住了。

    凤家主放下酒杯,笑吟吟的看着苏衡:“苏家主看起来没有多大,应当还未娶妻吧?”

    苏衡筷子一顿,略微挑眉:“不曾娶妻。”

    商家主闻声,立马接过话茬,直白的:“小女少辞也不曾婚嫁,不知苏家主……”

    他话未说完,笑着看向自己的女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