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关于失控:我在酒楼喝酒!

    全被少年嗜血的模样吓呆了。

    甚至不敢上前阻止,眼睁睁的看着!

    祁绍错愕的看着苏九,俨然也反应过来了:“他好像有点失控了。”

    这个情况来看,哪里是有点失控?

    踢馆杀人是坏规矩的,要是被宗门利用,会成为公敌的!

    “我过去试试能不能叫醒他,记得给我收尸。”祁绍深呼一口气,朝着蹲在血泊中的苏九走去。

    易衡抿唇,毅然的跟过去。

    他这条命是苏九的,没什么好怕的。

    楼绪宁和楼烨庭也跟了过去。

    你祖宗的人,没有贪生怕死的。

    只有银律一脸莫名其妙,完全不知道他们在担心什么。

    他蹦跶到最前面,弯下腰:“主人——”

    噗嗤!

    匕首落下,鲜血喷出。

    少年面无表情的转东匕首,绞碎心脏。

    “跳跃的心脏爆开,犹如一首悦耳动听的曲子。你觉得呢?”少年歪着头,嗜血的眼眸,无情的望着他。

    寒意自尾椎骨升起。

    银律瘪着嘴,两眼泛红,吓得哭鼻子。

    “九…九哥……”祁绍磕磕绊绊的开口,他不是第一次见这样的苏九,却还是被吓得不轻。

    少年抬起匕首,“嘘”了一声,缓缓地站起,一身血腥气息,令人望而生畏。

    随手收匕首,手持归魂剑。

    少年勾唇邪笑,声音又轻又柔:“我带你们,看晚霞。”

    血染的晚霞。

    她身形一闪,奔着其他六个凌云宗弟子而去。

    祁绍双目微睁,下意识伸手就去拉他,人没拽住,倒是从他腰间把赤色玄石抠下来了。

    楼烨庭这会智障也是猛涨:“九哥是去杀人了!”

    易衡双眉竖起,凝视着祁绍手里的赤色玄石,以他这段时间的观察,九哥对冥王很特殊……

    “祁绍,你会用这个吗?”

    祁绍攥着赤色玄石,皱着脸:“每个赤色玄石的通音符是不一样的,搞错的话,传不出去。”

    易衡无言,抬眼看向不远处。

    此刻,苏九已经加入了对战当中,凶狠的手法,根本不给对方还击的机会,在对方软肋处,一剑一剑割下去。

    在他路过之地,到处都是血迹。

    他也不杀人,就是单纯的折磨人,一道道血雾弥漫。

    阳光倾洒而下,血雾交错,某个角度还真是像极了晚霞。

    谢忱,古鹰,左岩,莫寒,柯彬,金开几个人被迫收手。

    古鹰:“九哥怎么大开杀戒了?”

    左岩:“完了完了,今天凌云宗倒大霉了!”

    莫寒:“柯彬,希望你叔叔不要出来。”

    柯彬重重的点头。

    金开:“……”

    我要学会淡定。

    他绷着脸,看上去非常的稳重。

    只是转身往旁边走的时候,同手同脚。

    祁绍正在那摆弄赤色玄石,努力回想关于赤色玄石的一切,可是越想越着急,越着急越想不起来。

    他气得使劲敲了敲:“这什么破玩意啊!”

    赤色玄石忽然闪了闪,紧接着接收到一道通音符。

    随着他捏着赤色玄石的动作,传出一道冷冽的询问:“半日未见,九儿可是想本王了?”

    “……”

    四脸懵逼。

    祁绍:“原来敲打也可以?”

    易衡:“别废话,你再敲敲!”

    祁绍又敲了两下。

    赤色玄石那头很安静,有些诡异了。

    男人低哑的声音,透着一丝危险:“苏九在哪?”

    祁绍急的挠头,“哎呀!能接收到,不会回啊!”

    楼绪宁小心翼翼的:“要不,拿着赤色玄石到九哥身边,放冥王的声音给九哥听?”

    谢忱走过来,大致了解了情况,拿起赤色玄石:“我去。”

    说完,转身就走。

    此时此刻,六个凌云宗弟子,全部倒在血泊里。

    少年蹲在一人身边,顺着对方的额头,缓缓地往下,落在鼓起的喉结上。

    “你猜,匕首穿过你的喉咙……会不会喷血?”说着,竟然失笑起来。

    男人两眼充血,冷汗顺着额头往下淌,颤抖着:“不要……不要杀我……”

    为什么每个明知会死的人,都要求饶呢?

    少年笑容逐渐消失:“不可以。”

    匕首上起下落,贯穿男人喉咙。

    黏稠的血迹,缠绕在少年白皙而纤长的手指上。

    谢忱忽然有些作呕,他白着脸,敲了敲赤色玄石:“九哥,冥王找你。”

    苏九看都没看他,懒懒地起身,转换下一个目标。

    北部,某部落。

    墨无溟一向面不改色的脸上,此刻乌云密布,手里捏着赤色玄石,声色极冷:“你到底是谁?想要什么?苏九在哪?让她说话!”

    接连三道疑问,毫不掩饰的紧张感。

    彼时,他的声音,在苏九耳边响起。

    嘀嗒、嘀嗒、

    鲜血顺着匕首流淌。

    苏九长睫低垂,眼底血色渐退,却还是阴沉可怖。

    谢忱赶紧又敲了两下赤色玄石。

    完全不知道情况的墨无溟,手背绷起青筋:“你想要什么都可以,你要是敢碰苏九一根头发,本王一定杀你全家!”

    低哑的嗓音,掩饰不住的冰冷杀意。

    苏九闭了闭眼,阴沉的气息渐渐地转为了烦躁,一把抽过谢忱手里的赤色玄石,凝了一个通音符:“你都不知道谁碰我,你杀谁?”

    墨无溟正在安排人去那个神秘的地方,全权负责这件事,准备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京城,忽然收到苏九的通音符,他愣在原地:“九儿?你没事吧?你在哪?”

    苏九一身血,脸上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我在酒楼喝酒,怎么了?”

    谢忱:“……”可真能瞎掰。

    墨无溟并没有那么好忽悠,继续追问:“玄石刚才怎么回事?本王以为你出事了。”

    苏九抿唇,继续说瞎话:“哦,我把玄石当剑穗挂在剑柄上了,祁绍闲着没卵事,拿我的剑去练剑了。”

    “你少喝点酒,别乱勾搭人,本王会尽快回去的。”

    苏九:“……”

    一个大男事儿真多,我没事不就行了。

    她扭头,警告谢忱:“不许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他。”

    谢忱:“……”妻管严。

    苏九瞥了眼满地的血迹,拧着眉头,走回祁绍他们身边,思忖半天,叮嘱道:“记住,今天什么都没发生,我们在酒楼喝酒。”

    你祖宗全体:“……”

    现在慌了,早干嘛去了?

    敢想不敢说啊。

    围观群众:“……”

    刚刚好像听见‘苏九’这个名字了?

    本王……嘶……难道是冥王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