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祁老会长的托付

    祁绍从进门开始就没说话,平常的那张贱嘴好像被人缝上了。

    祁老会长装没看见,转头问苏九:“中午留下吃饭吧?我让人多准备一些好吃的。”

    苏九淡笑着:“好,听爷爷的。”

    祁老会长露出笑容,端起茶杯,扬了扬:“上次来看你挺喜欢喝茶的,这是今年的新茶,尝尝味道如何?”

    苏九:“……挺香的。”

    其实她每次喝茶,都只是想知道别人的茶跟墨无溟的茶有什么区别而已。

    事实证明,任何人的茶,都没有墨无溟给她泡的茶好喝。

    祁老会长:“那好,等会让人包一点给你带回去。”

    苏九没有拒绝他的好意:“谢谢爷爷。”

    祁老会长放下茶杯,温和的目光看向谢忱:“阿忱你好久没来看爷爷了,阿绍这小子不长进,一直以来要不是你在他身边,爷爷可真担心他闯大祸。他以后……”他顿了下,又摇了摇头:“你在谢家要是有什么难处,就跟爷爷说。知道吗?”

    祁绍一直没反应,听见这话,倏地抬头:“你有什么难处?”

    谢忱没理他,朝着祁老爷子回应:“爷爷放心,我没事。”

    祁老会长见他不肯开口,叹了口气,抬眼看向自己的孙子,语气一扫严肃,带着几分打趣:“混小子你这次回来,应该不是专门看我这老头子的吧?有什么事就说吧。”

    祁绍拧眉,嘴里讨价还价的:“那你先告诉我,你要去哪?”

    祁老会长咧嘴笑道:“哟,你这死孩子是在关心我吗?担心啊?”

    祁绍别扭的转开视线,嘴硬道:“谁关心你了,你要是出事了,这千万的家产和佣兵工会都是我的,我担心你干什么?”

    祁老会长一脚朝着他的腿踹了过去:“一脚给你蹬回娘胎里去,小时候就该给你掐死!”

    祁绍抱着腿,疼得嗷嗷叫:“啊!死老头子!好疼的!”

    祁老会长朝着他另一只腿又是一脚,还挺有理的:“不疼我踢你干嘛?我闲得慌啊?”

    苏九淡定的喝茶。

    谢忱平静的看戏。

    古鹰他们瞠目结舌。

    金开一口茶刚进嘴,又顺着下巴淌回了茶杯里。

    画面十分滑稽。

    爷孙俩闹腾完了之后,祁绍又恢复了精神气。

    苏九默默地看着,眼神逐渐的深邃。

    良久,耳边传来呼唤:“九哥,吃饭了!”

    苏九眉眼轻抬,跟着他们往偏厅走。

    祁老会长走在前面,拎着祁绍的后领,嘴里的话虽然不中听,每只每句都在关心。

    吃饭期间,祁绍终于想起回来的目的了。

    他捂着嘴角,讪讪的开口:“其实我这次回来,我是想说……我要退出玄天宗。”

    “……”

    瞬间安静。

    大家坐的笔直,也没敢吃饭。

    只有苏九不急不缓地倒酒。

    祁老会长也没多大反应,继续吃菜,还扬筷子:“吃啊,饭菜不合胃口吗?”

    “……”大家尴尬的伸筷子。

    祁绍见状,着急道:“不是,你听见我说的话没有?我说我要退出玄天宗,九哥搞了个宗门,我要进九哥的宗门!”

    “……”大家默默地缩回筷子。

    祁老会长掀了掀眼皮,慢吞吞的嚼着嘴里的菜:“你去就去呗,非得在吃饭的时候说?你脑子是不是被门挤了?”

    祁绍双目微睁,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敢置信的指着自己:“我说我要退出玄天宗,我要去九哥的小宗门,你不反对……你老糊涂啦?”

    祁老会长又喝了一口酒,顺了顺嗓子,砸着嘴:“人家小九没有嫌弃你,你就该偷着笑了,我为什么要阻止你?你还真把自己当成金砖银瓦了?”

    他一边说,一边端起酒杯,朝着苏九举了举:“小九,这死孩子以后还得靠着你,你可要担待一点啊!”

    苏九倒酒的手一顿,清冷的目光落在对方那张满是沟壑的脸上,端起酒杯,举起:“我会。”

    祁老会长凝视着少年认真的表情,心里忽然松了一口气。

    仰头饮酒,空杯底。

    他招着手:“大家快吃吧,饭菜都凉了。”说完,一筷子打在祁绍叨鸡腿的手上,他把鸡腿叨给了苏九。

    苏九本来就喜欢吃肉,当然不会拒绝。

    在祁绍哀怨的眼神下,拎着鸡腿啃起来:“嗯,真香。”

    祁绍:“……”我可能是捡来的!

    就在他郁闷的时候,碗里又多了一块肉:“鸡腿没了,红烧肉还有。”

    祁绍扭头,就见老爷子歪着嘴,斜着眼梢:“啧,这猪要是知道自己被你给吃了,估计会跳起来跟你拜把子。”

    祁绍:“……”我肯定是捡的。

    一顿饭,就在爷孙俩斗嘴当中,结束了。

    大家也吃的很饱。

    没有见到祁老会长之前,他们脑海里的会长轮廓是“面色威严,浑身喋血煞气,让人不敢接近的老者。”

    见了祁老会长之后,那就是一个拎着鞋底,追着熊孩子的普通老爷爷!

    祁绍带着你祖宗全体,参观起自己家。

    苏九抄着双手,漫不经心的跟在后面。

    祁老会长目光望着他们的背影,始终没有说话。

    两人几乎是并肩走的。

    苏九从没有窥探别人心事的习惯,并没有追问酒桌上的托付,也没有询问老爷子怎么了。

    这让祁老会长愈发的欣赏,主动开了口:“阿绍这孩子,嘴硬心软,其实没有坏心眼,以前确实荒唐了一点,如果你愿意费费心,也能调教出来。”

    苏九挑眉,侧目看着他,还是没出声。

    祁老会长垂下头,在腰间摸索着,递过去一个东西:“这是可以调动佣兵工会所有佣兵的骨牌,等到阿绍修为达到五阶元灵之后,你再交给。若是达不到,也就罢了。”

    苏九捏着跟手骨差不多的东西,挺好奇的:“这么重要的东西,你不怕我独占吗?”

    祁老会长笑了笑,语气笃定:“你看不上,你的未来不仅仅是在这里。”

    苏九没说话。

    “九哥,你们俩聊什么呢?要把我卖掉吗?”祁绍忽然转身,朝着两人走过来。

    苏九单手负背,将骨牌藏起来,抬眼看去,反问:“买你回去当猪养吗?”

    祁绍俊脸微黑,扭头盯着祁老会长:“你看你把九哥都带坏了!”

    祁老会长面上染笑,嘴里损道:“这叫眼光一致,买你还不如买猪,猪还能杀了吃,你能干吗?”

    祁绍狠狠一噎:“这家不能待了!我们快走吧!”

    祁老爷子抬脚就踹了过去,不打不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