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关于挑战:我想试试

    两人相拥的刹那,雄狮低语道:“配合的不错,下次还有这种好事,我一定会再找你的。”

    金开后背僵直,使劲闭了闭眼,稳住情绪,才淡淡的道:“没有下次。”

    说完,往后退了两步。

    雄狮瞥了他一眼,掀开斗篷,赤着上半身,将右臂伸出来,朝着台下低吼。

    台下传来各种欢呼声。

    苏九抄着双手,清冷的目光落在擂台上。

    雄狮赢了比赛,正在兴头上。

    金开则低着头,把脸埋在阴影下,一言不发。

    鲜明的对比。

    祁绍挠着下巴,“我怎么感觉有点奇怪?”

    苏九挑了挑眉,语气淡淡地:“这场比赛是金开故意输的。”

    祁绍倏地扭头,惊愕道:“故意输的?”

    谢忱吓了一跳,扭头朝着旁边的人赔笑,“呵呵,他输钱了,心里不平衡!”

    旁边的人也输钱了,笑着摆了摆手。

    祁绍凑过来,眼底满是求知欲:“金开在这里已经横扫一段时间了,只要再打一段时间,难保不是第二个雄狮,可是大好前程!”

    苏九神色挺淡,眼神一直在台上,她笑了笑:“成年人的世界,但凡有点选择,也不会自毁前程。”

    祁绍没太听懂:“什么意思?金开真的是故意输的?”

    谢忱没好气的看着他:“你声音能不能小点,生怕别人听不见?”

    祁绍皱着脸:“我太震惊了嘛,以前跟爷爷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雄狮就是这里的霸主,他居然作假……他……”

    谢忱一把捂住他的嘴。

    这时,台下的人不知为何,忽然起哄。

    “再来一场,再来一场!

    “雄狮威猛!”

    主持人非常配合的扬声:“距离开场还有一点点时间,有没有新晋挑战者?”

    金开横扫的这段时间,大家都输怕了。

    雄狮比金开还厉害,谁还敢上去?

    苏九手扶下巴,有些跃跃欲试的:“扳手腕是力道还是单纯的腕力?”

    祁绍眼睛一亮:“是力道,九哥你要上去吗?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赢得!”

    什么赢不赢的,他就是觉得作假的人,不配拥有这么高的呼声。

    谢忱薅住他的后领,看着苏九:“别听他瞎胡说,扳手腕靠的虽然是力道,但是专门比赛扳手腕的人会训练腕力,臂力,再加上力道。门外汉,只有吃亏的份。”

    苏九扬了扬眉。

    她应该也不算门外汉吧?

    前世做过的事情太多了,参与过的竞技比赛更多,而且她去的都是国际上大型的地下黑场。

    玩命的那种。

    扳手腕只是其中一个,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个对手是专门来杀她的,当时两人正在决胜负,对方突然对她下杀手。

    完全破坏了竞技赛的规则。

    气对她当场暴走,把他脑袋打成了马蜂窝。

    这件事闹得挺大。

    害她后来换了身份才能进去浪……

    苏九挺随意的抬手,声音灌入淡淡的元气:“我想试试。”

    不算响亮,但绝对足够他人听见。

    瞬间成为焦点。

    周围的人,全部让开了。

    全场的人都在张望,想看看到底是哪个人胆子这么大。

    结果,就看见一个瘦弱的少年,周围光线比较暗,也看不清楚相貌。

    顿时,唏嘘声一片。

    谢忱忽然头疼,管得住祁绍,忘了还有个更大的惹事桶!

    不等他说话,苏九已经脚尖轻点地面,跃身而上,落在了台上。

    台上灯光不算太亮,但足以看清轮廓。

    少年眉眼极美,殷红的唇好似点了胭脂,身着一袭白衣,抹额两端垂在发后,随风微微拂动,谪仙一般的身姿。

    众人皆是愣了愣。

    他们从来没在黑市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来这里的人,多数是亡命之徒,个个都是凶神恶煞,比古鹰长得还要凶狠。

    雄狮长相粗狂,脸上留着短须,眼睛细长,还带着一道疤。

    看见上台的是个柔弱的少年,眼神有些阴沉,觉得自己被挑衅了。

    尽管如此,他还是礼貌的点了点头。

    奈何,少年没搭理他,而是径直的朝着一旁不说话的金开走了过去。

    在雄狮赢得那刻,大家除了骂金开,就是无视了。

    少年的靠近,顿时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金开一直低着头,手指关节泛白,根本没有注意到台上发生什么变化。

    直到耳边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七阶元师,修为还行。”

    元师七阶虽然不算非常厉害,但是也绝对不是还行就能概括的!

    金开第一个反应是对方输了钱,过来找茬的。

    但他的确输了,愧对支持他的人。

    所以,他低着头,没吱声,

    雄狮本来被无视挺生气的,但是听见少年是上来羞辱金开的,怒气立马散开了。

    他走过去,佯装严肃:“小兄弟话不能乱说,就算金开输给我了,他七阶元师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此话一出,赢得满堂喝彩。

    “不愧是十胜将军!太有胸襟了!”

    “算起来,金开在雄狮面前根本就是个弟弟,雄狮出名的时候,金开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就是啊!七阶元师又怎么样?还不是输给了雄狮吗!”

    雄狮还挺能装的,打算把金开的剩余价值,压榨干净。

    他抬手:“大家不要这么说,金开虽然输给我了,他的实力我是承认的!”

    听听这话,明明赢了你,还要把你捧上天。

    输钱的那些人,立马暴躁的骂了起来。

    “呸!什么狗屁实力?”

    “弱鸡根本不配站在台上!”

    “滚下来!看他一眼,都想打他!”

    这种完全是赌钱性质的比赛,赢了你是爹,输了你就是孙子!

    大家咒骂无可厚非。

    苏九瞥了一眼被带节奏的人群,叹息的口吻道:“你给这种人作假,似乎有点可惜了。”

    金开后背僵直,愕然的抬起头。

    只见,少年脸上堆着笑,压低声音:“我很欣赏你。”

    金开脸上浮起一抹苦笑。

    欣赏他什么?欣赏他收钱作假吗?

    像是看穿他的心思一样,少年又淡淡地道:“每个人都有遇到困难的时候,这跟我欣赏你并不冲突。我的宗门缺人,我给你时间考虑,拍卖会结束之前告诉我答案。”

    说罢,没有给金开说话的机会,转身看向了雄狮。

    “享受完追捧的话,我们就可以开始了。”

    少年清冷的嗓音,跟之前一样,灌入元气,传至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