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黑市拍卖场

    前往黑市的道上。

    祁绍带路,一行人有说有笑的。

    苏九眉眼低垂,眸光微沉。

    刚刚那个男人,百分之百是故意撞上来的。

    可她并不认识他,记忆中也没有这么一个人。

    难道是……是这个身体的仇家找上门?

    苏九抬手,隔着抹额轻抚凤尾花的位置,眼中陡然流露出几分煞气。

    谢忱侧眸,敏感的察觉到:“是不是刚才的男人有问题?”

    苏九敛起神色,一派淡定自若:“可能是认错人了。”

    谢忱蹙眉:“你认识他吗?”

    苏九挑起一边眉梢,不正经的掀起红唇:“不认识,可能是他觊觎我的美貌吧。”

    谢忱:“……当我没问。”

    祁绍皱着鼻子,凑过来:“刚才的男人长得也太好看了吧?而且你们没发现吗?他有一双蓝色的瞳眸,有点像北疆那边的。”

    他的声音不小,哥几个都听见了。

    不等他们追问,就听见谢忱朝着祁绍岔开了话题:“等会去了黑市,你收敛点。”

    毕竟不是自己家的地盘,祁绍心里有数:“我知道。”

    一行人加快步伐往前走。

    易衡始终没说话,默默地留意着苏九。

    不知为何,总感觉他的情绪有些不对,虽然看上挺随意的,但是从青羽宗出来的时候,就隐隐觉得他似乎很烦躁,但是在压着。

    易衡若有所思的看向楼烨庭,应该是他挨打之后九哥才开始烦躁的。

    可为什么呢?

    易衡摇头,百思不得其解。

    灯会的尽头,绕过一条巷子,往前走了没多久,来到一个宅院大门。

    门口有站着两个穿黑衣的男人。

    祁绍递过去一个帖子,便带着他们进去了。

    大门打开之后,是一个两人宽的通道,直通地下城的黑市。

    前路看不见底,走了一盏茶的时间,才走出通道,来到黑市街口。

    “这里比佣兵工会的地下拍卖场大几倍,你们不要乱走。”祁绍一边叮嘱,一边给他们讲黑市规矩。

    黑市,龙蛇混杂。

    贩卖的东西,涉及广泛,毒药,禁术技能,暗器,妖兽,魔兽,修炼资源,你能想象得到的应有尽有,你想象不到的更多。

    承担的风险极大。

    在这里有两个关于卖家和买家的规矩。

    其一:卖家与买家,钱货两清,概不负责!

    也就是说,只要你付了钱,收了货,哪怕货是假的,也只能自认倒霉!

    说是霸王条款也不为过。

    其二:买家的绝对安全保障!

    不论是你杀手还是逃犯,只要你身在黑市,就算面对面遇到仇家,也完全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总之,在黑市没有人敢闹事。

    因为敢闹事的人,都死了。

    就是这样一个嚣张的地盘。

    没人知道背后的人是谁,也没人见过黑市真正的老板。

    听完黑市的规矩之后,左岩一行人面面相觑。

    以他们的层面来讲,从没有接触到过这些,感觉很黑暗。

    拍卖场的位置,在街道的正中间,一条地道穿过去,就是黑市的拍卖场。

    进入拍卖场的刹那,光线就暗了几分。

    乍一进去,还以为来错了的地方。

    拍卖还没开始,台上有人在扳手腕比赛,台下的人围着,呐喊助威。

    甚至有人开赌局在嚷嚷着买谁。

    祁绍看了一眼,“这是热场了,快开始了。我们找个位置坐下吧。”

    到底不是自己家的地盘,不能随随便便的就去找个包间坐。

    这里的包间都是固定的,除非提前花大价钱预定,不然就是天皇老子来了,也得按规矩来。

    整个拍卖场,以拍卖台为中心,圆形往外扩散,阶梯式的座位往下排。

    一行人往台阶下走。

    “金开用力!干掉雄狮!”

    “雄狮用力!打败金开!”

    祁绍刚准备坐下,就被这句话惊起来了:“金开对雄狮?我去看看什么赔率!”

    说完,跑的贼快,谢忱拽都没拽住。

    “你们坐着等会,我去看着他,省得他等会惹事!”

    苏九抬眼,感觉挺有意思的:“一起吧。”

    不得不说,拍卖会前搞扳手腕是挺成功的操作。

    既满足了人的赌欲,又调动了气氛。

    人实在太多,楼绪宁挤在里面实在不妥,易衡和左岩他们都留在了原地。

    谢忱和古鹰带头,苏九则跟在后面。

    祁绍已经挤了进去,看见赔率之后,就叫了起来:“这赔率是怎么回事啊?雄狮就算隐退也比金开强得多吧?”

    旁边有人扭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雄狮右臂受伤了,这可是内部消息!”

    祁绍冷哼:“雄狮可是十胜将军!”

    开设赌局的人趁机大喊:“快分胜负了!还有没有人要买的?有没有?”

    祁绍掏出一张银票:“我压金开!”

    旁边的人:“……”

    刚刚信誓旦旦的喊着雄狮十胜将军的人呢?

    祁绍厚着脸皮,把银票拍在了桌上。

    开设赌局的人两眼放光。

    而此刻,台上两个扳手腕的男人,持续的搏斗起来。

    眼看着一边的手臂被扳倒,又忽然被知道猛劲扳直,如此反复。

    紧张的气氛高涨。

    “雄狮雄狮!”

    “金开金开金开!”

    谢忱刚过来,就听见祁绍的喊声,当即额角划过一排黑线。

    男人嘛,对这些都有点小爱好。

    古鹰以前混的时候,也接触过这些,他挠着头,凑到祁绍跟前:“二哥,你买的谁啊?”

    祁绍嗓子都快喊哑了,扭头:“我听说雄狮手臂受伤了,我买的金开!你们要不要也买?赔率挺高的!”

    话音刚落地。

    叮噹!

    敲铃的声音。

    台上的主持人,扬声大喊:“雄狮大胜!不愧是十胜将军雄狮!复出赛没让大家失望!”

    全场静了两秒。

    紧接着爆出一阵欢呼,很快又被更大骂声覆盖。

    有人朝着金开扔东西,大骂他没本事,装大尾巴狼,害大家输钱。

    也有人感叹:“十胜将军就是十胜将军,手臂受伤还是压的过金开啊!”

    金开穿着黑色斗篷,一言不发的站在台上,直视着对面的雄狮,眼睛有些红,带着不甘心,又只能掩为平静。

    只有那微微发抖的手,诉说着他真正的情绪。

    雄狮也穿着斗篷,他走到金开面前,张开双手。

    这是比赛的规矩,双方互拥以示友好。

    金开拳头攥了又松,沉默着伸双手,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