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故意撞过来的男人

    “可是祁小爷他们都没受伤,跟进去的时候没俩样,还在那有说有笑的?”

    “废话,有祁小爷在,难道青羽宗赢了还敢打死他们吗?”

    在讨论声中,十个年轻人走下台阶,朝着停靠在路边的马车上走去。

    众人目送,忍不住调侃:“喂,你们说,祁小爷会不会报复?”

    “这是正当的踢馆,你当是私人恩怨吗?”

    “这倒也是,想要踢馆青羽宗,到底不是简单——”

    “卧槽!青羽宗弟子干什么?”

    突然的惊呼,像是一道惊雷。

    就见绣着青色羽毛带“青羽宗”字眼的旗帜,被青羽宗弟子换成了一面黑色底绣着彼岸花,竖着“你祖宗”三个大红字。

    随风摇摆,明艳而张扬。

    众人:“……”

    更换旗帜代表的是什么?

    青羽宗输了!

    输给了十个人的宗门!

    震惊过后,他们纷纷看向了路边的马车。

    马车飞驰而去,只留下淡淡的尘土。

    众人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让他们相信‘你祖宗’踢馆成功,他们似乎更愿意相信这一切都是祁绍的缘故。

    虽然这样的想法,第二日就被现实推翻了。

    只因离开青羽宗之后,苏九他们完全没有闲着。

    懂了踢馆的规则之后,到了其他宗门直接动手。

    一个下午时间,顶着你祖宗的名字,在京城连续踢了五个门派。

    这样高效率的踢馆,让京城里的各个门派惴惴不安,生怕下一个轮到自己。

    而造成这些恐慌的罪魁祸首‘你祖宗’全体,踢完馆之后,正美美的坐在京城最大的酒楼里吃饭喝酒。

    外面天色已黑。

    祁绍无精打采的看着窗外,筷子在碗里戳来戳去,又收回视线,看向对面的苏九:“唉……”

    惆怅而忧伤。

    那一股哀怨的气息,遍布了整个房间。

    大家都低着头,狼吞虎咽,假装看不见他。

    良久,祁绍眼神呆滞的扫过桌上众人。

    “唉……”

    黑压压的怨气,从他脑门往外冒。

    啪!

    谢忱把筷子往桌上一拍:“你有完没完了?”

    祁绍转眼看向他,也不说话,像个幽灵一样,阴森森的。

    谢忱:“……”无语。

    左岩他们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气氛就跟半夜去坟场似的,后脊发凉。

    “九哥咱们现在去黑市拍卖场还来得及,你就可怜可怜祁绍吧。”

    “不用借钱给他,让他亲眼看着妖兽被别人拍走,气死他!”

    祁绍涣散的眼神聚光了一下,偷偷瞄了苏九一眼。

    苏九没搭理他们,喝完酒壶里的酒,吃完盘里的牛肉,这才往后一仰,懒散的靠在椅子上。

    手支下巴,语气淡淡地:“我又没说不去。”

    原本看见苏九继续喝酒吃肉,还以为没有希望的几个人,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

    “九哥!你说真的啊!”祁绍倏地站起来,嘴巴咧到后脑勺了。

    苏九手支下巴,挑眉:“假的。”

    祁绍娇嗔的瞪了他一眼,“讨厌~”

    “呕——”

    集体作呕,恨不得喷到祁绍脸上。

    祁绍下巴一昂:“小爷我宽宏大量,不跟你们计较~”

    他坐回原位。

    扒了两碗米饭才罢休。

    大家吃饱喝足之后,换了身贵公子的穿着。

    京城的夜,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似是有灯会,街上很热闹。

    年轻的小姐,公子,结伴同行,赏灯会。

    当苏九他们出现的时候,就像是聚光灯照在了他们身上,引人频频侧目。

    十个人除了古鹰相貌凶狠之外,其余的一个比一个俊俏。

    楼绪宁是唯一的女子,走在他们中间尤为显眼,让路过的姑娘羡慕嫉妒恨,一个劲的发射眼刀子。

    楼绪宁一双月牙眼,有些怯生生的,凑近苏九:“还有多远啊?”

    苏九手持折扇,询问的眼神看向祁绍。

    祁绍指着灯会的镜头,笑眯眯得:“就在那头,拍卖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咱们慢慢走。”

    苏九扭头,递给楼绪宁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楼绪宁有些僵硬的站直身子,实在是周围的眼刀子突然变多了,有种恨不得冲上来砍死她感觉!

    由于拍卖的时间可能会再晚点,几个人在路上的时候,逛了会,猜了一点灯谜。

    正准备往拍卖场路线走的时候,迎面撞过来男人高大身影,直冲冲的奔着苏九身上去的。

    苏九略微皱眉,脚尖一转,避开了。

    男人似乎没想到他会避开,下意识地伸手,一把抓住他的袖口。

    “嘶啦”一声。

    归魂剑泛着寒光。

    锐利的割断了袖口布料。

    男人眼底掠过一丝错愕,抓着一块布料,就这么仰面朝天,摔在地上。

    苏九收起归魂剑,看了看袖口,完全无视对方还在地上躺着,冷漠地开口:“我这衣服刚花了五两银子买的,赔钱。”

    男人微仰着头,视线里是少年背对着灯光,模糊的轮廓,但是身上那股子嚣张的劲,分外清晰。

    停滞了片刻,他从地上站起来,微微颔首:“抱歉,在下刚刚失礼了。”

    苏九冷眼看着他,不为所动:“知道失礼了,就加倍赔钱吧。”

    男人嘴角微抽,眼底带着一丝丝的难以置信,故意往前走了一步,将自己的脸暴露在灯光之下。

    深邃的面部轮廓,冰蓝色的双眸,高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下颚,两片漂亮的薄唇,露出一个温文尔雅的笑容:“在下……”

    “十两银子。”

    少年清冷的声音直接打断他的话,伸出白皙的手,轻轻挑了挑手指,仿佛在说“快给钱!”

    “……”

    准备好的台词,就这么卡在了嗓子眼。

    男人眼梢抽了抽,掏出十两银子递给苏九,“这是……”

    苏九连看都没看他一眼,接过银子,转身就走。

    脚步都不带停顿的。

    祁绍瞥了男人一眼,因为那双眼睛太过特别,忍不住又多了两眼。

    也正因为他的眼神,才让男人心里郁闷极了。

    他抚着下巴,随便拉住路过的姑娘,“这位小姐……”

    小姑娘还以为是坏人,刚准备大喊,抬头就看见一张丰神俊朗的脸,顿时脸颊绯红:“公子,有什么事?”

    看出对方眼底的娇羞,男人丢失的信心又回来了,冷淡地缩回手:“抱歉,认错人了。”

    说完,迈脚往黑暗的巷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