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建议别打,建议认输

    众人倏地扭头。

    只见,练武场入口,一行人伫立在那。

    少年歪着头,一袭绣着红色彼岸花的黑色衣袍,腰身束起,竟比女子还要纤细。

    精致的眉眼,漂亮的不像话!

    青羽宗弟子都看傻了,分不清对方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云无暇瞳孔微缩,恐惧感密密麻麻的爬上心头,止不住的颤栗起来。

    他怎么来青羽宗?

    刚刚说的话他都听见了吗?

    林朝芸瞥见云无暇脸色惨白,就断定了她刚才那番话多半是瞎扯的,不免生出几分幸灾乐祸。

    沈长青惊喜的喊出声:“九哥?你怎么来青羽宗了?”

    万驼峰那段时间,大家都厚着脸皮,跟祁绍他们喊九哥喊顺嘴了。

    这熟络的称呼,让所有人都愣了愣。

    “师兄,他们是谁……我去,祁小爷?”

    “……”

    练武场瞬间安静了。

    他们注视着祁绍,很忌惮。

    可是令他们感到错愕的是,沈长青和林朝芸径直的走到那个系着抹额的少年面前。

    没有理会祁绍!

    外门执事看见祁绍跟青羽宗弟子认识,不由松了一口气,笑着搭话:“原来你们都是认识啊,那这样的话……”

    苏九抬眼,漫不经心地开口:“我今日是来踢馆的。”

    外门执事脸上笑容僵住。

    沈长青和林朝芸也愣住了。

    众人倏地起身,神色变得紧张严肃。

    外门执事带进来的,就说明他们过了外门那一关,现在是打上门来了!

    沈长青撑着胆子问了句:“九哥,你来踢馆……你帮谁踢馆?”

    能用踢馆这个词,说明他背后有门派!

    玄天宗名声远扬,三大宗门之一,所以不可能是替玄天宗。

    苏九抬手,大拇指往后一指:“我的宗门,刚建立的。”

    沈长青和林朝芸抬头望去:“……”

    十个人,而且还是加上宗主?

    青羽宗的弟子茫然的看着他们。

    这是疯了吧?

    林朝芸压下僵硬的嘴角,小声问道:“那你们就这么退出玄天宗了?”

    祁绍接过话茬:“还没有,过几天我们再一起退出。”

    众人:“……”

    一起退出玄天宗,认真的吗?

    外门执事也听得面容僵硬,忍不住问道:“你们都是……玄天宗的弟子?天门还是玄门?”

    左岩:“玄门,不过很快就不是了。”

    古鹰:“以后我们就是你祖宗的了。”

    外门执事就像被人敲了一闷棍。

    玄天宗的玄门弟子,平均实力在元师一阶。

    青羽宗的弟子根本就不是对手!

    众人一脸呆滞的看着外门执事。

    本来听见玄天宗弟子就够震惊了,结果又看见外门执事“被骂”了,居然无动于衷?

    玄天宗的弟子疯了就算了,怎么外门执事还傻了呢?

    沈长青硬着头皮,确认道:“所以,你们来青羽宗就是为了打响新宗门的名声?”

    “要不然我们来青羽宗干嘛?风景又不好看。”祁绍吐槽了一句,朝着外门执事催促:“你不是说要安排一下吗?快点,打完了我们还要走呢。”

    沈长青:“……”

    林朝芸:“……”

    两个人同时后退了一步。

    抿唇不说话。

    外门执事额角突突直跳,“我这就去安排,你们稍等!”

    他着急着往外走,沈长青和林朝芸连快步追了出去。

    手脚都是冰凉的。

    追上外门执事之后,开口第一句话:

    沈长青:“建议别打。”

    林朝芸:“建议认输。”

    外门执事脸一黑,“胡说什么!不战而败,青羽宗成什么地方了?只要不伤到祁绍就行了,你们俩个快点回去安抚一下他们,帮我争取一点时间!我去找宗主和长老商量一下,这几个年轻人不太好对付!”

    沈长青嘴角抽搐:“岂止是不太好对付,他是——”

    外门执事直接打断他的话:“行了,快回去,你们跟他们认识,一定要稳住。”

    说完,快速离开了。

    沈长青和林朝芸根本来不及解释,外门执事已经不见了。

    而此刻。

    练武场已经炸开了。

    皆是因为一句——

    “苏九!是苏九啊!”

    后知后觉的呐喊,又惊又喜跑过去……

    “是我们呀,上次去过碧海宗听课会的,你还认识我们吗?”

    “你说我们是朋友的啊!还有冥王也在的!”

    苏九淡淡的挑眉,视线里是两个陌生的面孔,但她还是笑着回应道:“嗯,你们最近还好吧?”

    “好好好!”

    “一切都好!”

    两人激动又兴奋,全然不顾其他人的死活。

    好半响,大家才找回声音,有些磕磕绊绊的。

    “苏九,是我们知道的……那个苏九吗?”

    “世上的这么漂亮的男人,应该没几个吧?”

    “……”无言以对。

    众人脸颊火辣辣的,有种被人啪啪打脸的感觉。

    之前还坚定的不相信,有男人比女人长得好看,这亲眼看见之后,他们都有些怀疑人生了。

    沈长青和林朝芸回来之后,干笑着走到苏九面前:“九哥,执事去安排,还得等一会呢。”

    苏九没说话,只是步伐轻慢的往里走。

    像是故意挑拨云无暇的神经一样,立在了她身侧,语气淡淡地:“原来九洲城的时候冥王过看了你两眼,我就恨上你了。”

    云无暇脸色苍白,牙床打颤,不受控制的发抖。

    青羽宗不明就里的弟子,就非常看不顺眼。

    一把拽住云无暇的胳膊,把她挡住了:“苏少爷你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

    苏九抬眸,淡淡地反问:“那我欺负你?”

    眼梢上挑,匪气十足。

    男弟子心头一窒,吓得没敢说话,拉着云无暇的手也松开了。

    师姐再美,也得看自己有没有命。

    苏九抄着双手,眉眼低垂:“我要是不做点恨你的事情,是不是有点名不副实呢?”

    “我,我刚才一时失心疯,胡说八道的……当时冥王看的是你……是我无事生非,也是我故意跟你作对的……”云无暇恐慌的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直接跪在了地上,哭成了泪人。

    梨花带雨的模样,倒是让青羽宗的男弟子们都看不下去了。

    “男子汉大丈夫,为何要跟一个女人计较?”

    “云师姐已经道歉了,还想怎么样?”

    “做人不要太过分了,你要——”

    声音戛然而止。

    只见,少年半阖着眼眸,右脚往前一步,踩在云无暇的手背上,微微抬眼:“老子就是计较。”

    脚尖用力,使劲碾了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