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打了老子的人,不准备算算账?

    古鹰撑着剑,扬下巴:“来,来啊,再打啊。”

    声音都是飘的。

    古鹤气得发抖,又不得不做出反击。

    两个人,一个身体受伤太重,一个元气体内几乎耗尽。

    剑都拿不稳,已经不属于对战了,就是胡乱掐架!

    古家主眼神阴暗,再也沉不住气了,面色沉沉的冲到擂台上。

    见状,大家都断定了。

    两阶元师跟一阶元灵打成这个局面,大概是平局了。

    两个相差一个等级的人平局,真是闻所未闻!

    就在大家对古鹤露出嘲讽笑容的时候——

    砰!

    走到擂台上的古家主,一脚把压在古鹤身上的古鹰踢开了。

    本就受伤严重的古鹰,当即闷哼一声,口吐鲜血。

    古家主置若罔闻,扶起古鹤,扬声宣布:“古鹰吞服丹药在擂台上作弊!本场比赛胜出者是古鹤,他将成为古家唯一的家主继承人!”

    嚯——

    全场哗然。

    古家主器重古鹤众所周知,他们从未质疑过。

    可是古鹰能和古鹤对战这么久,靠的绝不仅仅是那些丹药,丹药能恢复元气,他身上的伤口却不能修复。

    他完全是靠自身的强大意志力一下又一下爬起来的!

    就拿这点来讲,即便他不能成为古家家主继承人,也足够赢得大家的尊重了。

    古家主这毫不留情的一脚,着实令人震惊!

    啪!

    祁绍一掌劈在桌上,直接散架,厉声怒喝:“古振宏!”

    谢忱,左岩,莫寒,柯彬也纷纷站起来。

    怒气腾腾,两眼泛红。

    他怎么敢,怎么能!

    古家主眼底掠过阴鸷,抬眼看向祁绍,一贯的虚伪笑容:“这是古家的家事,家族内部的事,希望祁小爷不要过度参与。”

    祁绍攥着拳头,扭头看向苏九。

    其他几个也一样,之所以没有冲上擂台的原因,只是因为苏九还一动不动的坐着。

    苏九没说话,折扇一下下敲在手心,凝视着擂台上趴着的古鹰。

    眸光转深。

    整个擂台周围,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安静的有的过分。

    此刻,趴在地上的古鹰,染血的唇角颤了颤:“爹……我到底做错什么了?我不是……您的孩子吗?”

    嘶哑的声音,压着痛苦。

    古家主斜眼看着他,冷哼一声,扭头冲着擂台下的人吩咐:“还不快扶大少爷去医治!”

    完全无视重伤的古鹰。

    被古家主吩咐的下人,僵硬的看向古鹰,没动。

    古鹰眼底的萤火之光,刹那间熄灭。

    心底对父亲的最后一丝的感情,像是被人拿刀斩断了。

    连着骨头带着血。

    他转头,两眼无声,在台下人群里,寻找着什么。

    直到他看见坐在椅子上的少年,远远地注视着他,才抽泣的发抖起来:“九……九哥……”

    啪嗒。

    苏九敲折扇的手一顿,站起身,一步步往前走。

    祁绍他们见状,立马往擂台上面冲。

    左岩和莫寒把古鹰架了起来:“还行吗?”

    古鹰定定的看着他满,尽管脸上都是伤,疼得厉害,还是朝着他们笑着摇头:“暂时死不了。”

    左岩笑骂道:“放你的狗屁,有九哥在,能让你死了?”

    祁绍好歹也是个炼丹的,虽说技术不咋样,好歹炼出来的丹药也是有用的。

    当即给古鹰嘴里塞丹药,不带停顿的。

    “唔……二哥,够了够了……”古鹰没被打死,差点被丹药噎死。

    祁绍不理他,又往他嘴里塞了两颗。

    “多吃两颗,效果加倍。”

    谢忱一言难尽的看了他一眼,吐槽:“九哥一颗的药效就抵得上你这几颗了。”

    祁绍:“滚!”

    严肃又紧张的气氛,竟然被这几个给搅得挺喜庆的。

    古家主面容微黑,没有理会他们,又冲着旁边的下人低喝:“还愣着做什么!”

    那下人猛然回神,走到古鹤身边,便要把他扶下去。

    彼时,少年慢吞吞地踏上擂台,一边唇角轻微扬了扬:“打了老子的人,不准备算算账?”

    声音淡淡地,却让古鹤猛地哆嗦了一下,脸色惨白。

    在碧海宗挨打的时候,他也是算账的……

    古家主瞥了古鹤一眼,眸中略带疑惑,却没追问,只是朝着苏九虚伪的笑道:“苏少爷这是哪里的话,擂台赛上古鹰和古鹤是对打,合情合理的。”

    对于苏九他很忌惮,毕竟他的后台是冥王。

    可是家族内部纷争,容不得外人指手画脚。

    这是京城世家默认的规矩。

    苏九淡淡的挑眉,还挺惊讶的:“原来你还知道这是擂台上的对打?我还以为你年纪大了,脑子不好使了。”

    众人心里明白。

    这话是讽刺古家主踢古鹰那一脚的。

    古家主脸一沉,强压着怒火,笑着:“呵呵……古某算得上是你的长辈了,年纪确实大了点,也请苏少爷多多担待。”

    担待?

    苏九挑着眉头,走到古鹰面前,手中折扇挑着他的下巴,“跟我走,还是留在古家?”

    牛马不相及的一句问话。

    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

    但是祁绍他们这些人却是心知肚明,这是在给古鹰选择的机会。

    古鹰脸上都是血,坚定的看着苏九:“跟你走。”

    苏九收回折扇,略微点头。

    古家主似乎听出的话中意思,顿时火冒三丈:“你想要叛出古家?古鹰你好大的胆子!”

    他把他养到这么大,终于到了能利用他为古家谋利的时候,他想走?

    就算要走,他也得去王府给卖命!

    苏九缓缓地抬头,依然是不急不缓地:“古家主是自己动手,还是我动手?”

    古家主有些没反应过来,但是古鹤却猜到了八九分。

    他干涩的开口:“你……你带古鹰走吧!”

    古家主横眉怒竖:“你胡说什么?被打傻了是不是!我在古鹰身上费了多少心血?从小到大他闯过多少祸不是我摆平的?想走,门儿都没有!”

    古鹤眼神焦急,手忙脚乱的拽着他的衣服,“爹…爹…就让古鹰走吧……您不要……”

    一看见古鹤这么没骨气,古家主怒火中烧,“住嘴!”一把将他推到旁边的下人身上,指着古鹰低吼:“你是我古振宏的骨血!生死古家的人,死是古家的鬼!天底下抢钱抢权的多得是,我还不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抢人!”

    苏九折扇抵着下巴,半眯着眼睛,不耐烦的问:“你是不愿意自己动手了?”

    古鹤后脊发凉,仓促的走到古家主身边:“爹,您听我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