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换门匾:你祖宗

    墨无溟扬了扬眉,这个小女人还真不能随便得罪,能屈能伸,最重要的是够阴险。

    如此,他不妨再给她长长脸。

    他转身,颔首:“诸位朋友,告辞。”

    说完,抱起苏九快速离开了。

    事情闹成这个鬼样子,孙涛和夏毅也不管听课会了,跃下房顶,就走了。

    剩下的三十多人,都被苏九和墨无溟给的蜜饯甜的找不着北了。

    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我们是苏九和冥王的朋友,我们得赶紧离开碧海宗这个危险地方!

    除了赤阳宗的裴承修和侯铭杰,三十八个门派弟子全部连夜跑了。

    碧海宗弟子瘫坐在地上,完全是懵逼的。

    廖长老刚想问路巍怎么办,就看见他一口血喷出,直接倒下了。

    至此,碧海宗就出名了,被人列为:最危险的宗门,宁愿不修炼,也不要以身犯险。

    种种标签,怎么也撕不掉!

    全拜三十八个门派所赐。

    他们遍布九州四海,虽然没实力,但是传消息贼快,一传十十传百。

    冥王神威,何等厉害,又是一段传奇的神话。

    很多关于碧海宗听课的事情,却唯独有一件事情没人相信,那就是苏九的修为高于元灵!

    九洲城的苏九,可谓是从小出名的无根源大废材,怎么可能一夜变成天才?

    无稽之谈!

    根深蒂固的想法,除非亲眼所见,否则打死也没人信!

    *

    赤阳宗的气氛紧张而又低沉。

    碧海宗事件之后,直接导致赤阳宗和玄天宗的听课会取消。

    消息就像龙卷风席卷而过,快到防不住。

    赤阳宗一向与碧海宗交好,多多少少有些牵连。

    这次事件经裴承修和侯铭杰之口,宗主与几大长老详细情况都了解的清楚。

    对苏九这个人,更加忌惮了。

    赤阳宗人人都在传苏九多受宠,宠到冥王闯去碧海宗,冲冠一怒为“美人”,狠戾虐杀三大元灵高手,更是险些把碧海宗给掀了!

    这种消息,京城上下也是传的沸沸扬扬。

    碧海宗的三大宗门之位已经坐不稳了,青羽宗和凌云宗这两个为了挤到三大宗门之位,又是扩建,又是互相争斗,还不忘搅浑水造谣碧海宗。

    总之就是乱上加乱,碧海宗水深火热。

    三大宗门最平静的莫过于玄天宗的玄门了,该吃吃,该喝喝,就像啥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苏九在他们跟前,本来就厉害,不然能降伏得了祁绍那一号人物吗?

    再说冥王如何偏爱苏九这一茬,每天都要在玄门授课殿上演百回,玄门上下见怪不怪了!

    区别于玄门,天门上下炸开了锅。

    上次去万驼峰的两个弟子,回来的说的话没人相信。

    这次出了碧海宗的事情之后,俩人都被堵住了,全部都在追问苏九真的那么厉害吗?

    那两个弟子憋屈了好久,终于能一吐为快的好好吹吹牛逼了。

    差点没把苏九神话了。

    反正就是牛逼!

    一个人单挑古鹤和碧海宗两大长老,除了牛逼,还有什么形容词?

    一群人听得面面相觑。

    这也太扯了吧?

    “你们还记得那次试炼吗?川州一脉出来之后,所有的人都升级了。祁绍是出了名的纨绔,成绩不上不下的在玄门瞎混,那次之后他修为猛增,包括古鹰他们几个。”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不是受到冥王保护才平安出来的,而是跟着苏九试炼,闯出来的?”

    “怪不得古鹰宁愿跟我们断交,也要像个跟屁虫跟着苏九!”

    众人忽然像是嗓子卡住了,说不出来话。

    如果真是闯出来的,那他们能进阶似乎又在情理之中了。

    可是川州一脉多凶险,闯出来可能吗?

    “对了,古鹰呢?前几天看见他伤的不轻,这几天怎么没看见?”

    “我听说古家过两天有家族子弟的擂台赛,他应该是在练武场疯狂训练吧。”

    “傻不傻,就冲着苏九这名声,一句话就解决了,用得着这么苦练吗?”

    天门弟子就是这样,能借助旁人完成的事情,坚决不自己动手。

    这也跟他们从小养成的环境一样,毕竟都是官家子弟,不务正业。

    门外,墨祯负手而立,沉默的听着他们的交谈,眼神逐渐变得阴沉。

    “殿下,苏少爷如日中天,我们要不要也跟他……”侍卫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被墨祯一个阴冷的眼神扫了过去。

    上次东海一行,他几乎成了一个笑柄,虽然没人敢在他面前放肆,但私底下他也听见不少流言。

    每每想到这个,他就恨不得把那个低级灵兽给弄死!

    可偏偏契约的时候太着急搞错成了平等契约,契约者之间不得伤害彼此。

    墨祯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不能再让苏九继续成长,一个墨无溟尚且束手无策,再多个帮手,他如何能坐得稳皇位!

    他一边转身,一边吩咐:“给本宫联系北部那边的人。”

    *

    龙吟山庄,不,准确的来说是你祖宗。

    门匾正式更换。

    苏九背着双手,仰头看着门匾上的三个字,神清气爽。

    谢忱:……

    左岩:……

    莫寒:……

    柯彬:……

    楼烨庭:……

    六张懵逼脸。

    刚刚被撤掉的龙吟山庄,是他们知道的那个龙吟山庄吗?

    几个人同手同脚,跟在后面往里走。

    祁绍,易衡,楼绪宁他们心里找到一丝平衡感。

    三人抬着下巴,像是大尾巴狼一样跟在苏九身后走。

    好半响,一行人才回过神,也不敢问龙吟山庄那茬,楼烨庭直接岔开话题的问:“易衡,原来你一直在这啊?”

    易衡朝着他笑了笑,“上次的事情一直没时间跟你道谢,谢谢你!”

    他颔首,挺认真的。

    这倒是让楼烨庭有些不好意思了。

    “呵呵,上次多亏苏……九哥帮忙。”他挠着脖子,改了称呼,偷偷看了苏九一眼,见他没啥反应,才稍微安心。

    毕竟他是个凑数的,人间卑微。

    易衡笑着应了句:“九哥是看我可怜,还给了我个住处。”

    苏九瞥了他一眼,慢吞吞的喝了一口茶:“你又不要饭的,我为何要觉得你可怜?”

    易衡清秀的脸庞泛红,有些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