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好热闹的碧海宗

    四十人里,唯有裴承修和侯铭杰还算理智。

    如果说碧海宗是为了杀苏九才安排的这出,也不可能让人故意带他们来宿舍,私底下处理掉不就行了?

    这中间分明有偏差。

    眼看着众人扭曲事实,碧海宗弟子不干了:“简直胡说八道!反明明是苏九伤人在先!”

    “你们看古鹤都被他打成什么样子了?要不是三位师兄来得及时,古鹤命都快没了!”

    他们着急着反驳,就把古鹤推出来了。

    众人被这句话给搞得有点懵逼。

    顺着他们指的地方一看:“……”

    要不是那身体是个人,还真看不出来那是一张人脸。

    惨不忍睹!

    等等……

    苏九打古鹤?

    古鹤不是一阶元灵吗?

    苏九把一阶元灵的古鹤打成了猪头?

    呵——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我滴个孩来!

    这样说来,苏九真的在跟三个元灵高手打架呐?

    传说中的超级大废材,一拳打爆测试石!吊打一阶元灵高手!

    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刺激!

    无视惊呆的众人,孙涛继续口水战:“这么多人谁都不打?就打他古鹤?我看分明是他们不满苏九住进入室弟子宿舍,找他的茬,结果踢到了铁板上!”

    碧海宗的弟子狠狠一噎:“就,就算他们之间有摩擦,那他也不应该把人打成这样!这根本就是往死里打!”

    没底气的模糊重点。

    众人面露鄙夷。

    看来真是古鹤欺负苏九才挨揍了,那他们只能说——打得好!

    小门小派,比起大宗门的竞争小,非常团结,最讨厌这种搞小动作欺负人的。

    孙涛对这些人的心理抓的还挺准,手肘拐了夏毅一下,扬声喊道:“今天我们就算命丢在这里,也不能让玄天宗背上胆小怕事的名声!”

    说完就拔剑,掠身而上。

    夏毅慢一拍,紧随其后。

    下面的几十人,立马哄闹着议论起来。

    “没想到碧海宗居然这么阴险,三个元灵高手围堵苏九,摆明了早就安排好的!”

    “小点声,我们还在碧海宗,万一被暗杀了怎么办?”

    “……”

    众人噤声,但是害怕都写在脸上。

    好像碧海宗是洪水猛兽似的。

    闹成这个样子,四十个人,牵连二十个门派。

    一直在暗处张望情况的路宗主和几个长老,哪里还站得住啊!

    他们如何也没想到苏九的五色元气没有逼出来,反而碧海宗成了陷阱里的食物。

    廖长老沉声道:“现在所有人都认定是碧海宗欺负苏九,意图公报私仇,暗杀他。若是没个交代,碧海宗的名声恐怕会更加受损。”

    旁边的长老跟着附和:“是啊,这次来听课的都是一些小门小派,但偏偏这些门派传消息广泛,今晚整治了苏九,听课会一结束,只怕碧海宗再无名声可言了。”

    路宗主面色阴沉,眼底升起浓浓地杀意。

    为了名声,就让他多活一天。

    他背着双手,疾步往前走。

    苏九平静的沾着,余光一直在找路巍,看见他从不远处的角落走了出来。

    先前的猜测,更加确定了。

    妈的,路巍这个混蛋玩意,居然想害她!

    苏九暗骂了一声,长剑指着对面:“一起上吧,打死了我活该,我一个人的命让大家看清楚碧海宗的沽名钓誉也好,省得哪天有人在碧海宗宗主面前说错话,得罪了人,就被人给暗杀了!”

    话说的豪气云天,又暗戳戳告诉大家,他跟路宗主结仇,只是在对方面前说错了话!

    小门小派的弟子一听见真相,立马义愤填膺起来:“原来只是说错了话啊,碧海宗可真不是东西啊。”

    “枉顾三大门派的美誉,根本就不配称为三大宗门!”

    孙涛:“……”

    夏毅:“……”

    苏九胡扯的功力,他们佩服的五体投地。

    路宗主刚跨进宿舍门,就听见这句话,顿时怒火冲天,脱口而出:“简直是一派胡言!”

    震怒的声音,夹杂浓厚的威压。

    在场所有人都浑身一震,膝盖弯曲,下意识就要跪地。

    元王四阶的威压,不容小觑!

    孙涛和夏毅脸色微白,弯着腰,险些从房顶上掉下来。

    就连三个元灵级别的高手,也不禁低下头。

    苏九攥着剑柄的指尖泛白,双腿笔直不曲,脚下瓦片随之出现裂缝。

    后脊压下的重力,被她生生的挺住了。

    哪怕血腥味在口中溢开,依然面不改色。

    察觉到不对劲的青龙,从袖口钻出来,便看见周围空气遍布着威压,有一道瞄准苏九,不停地加重力量。

    青龙双目圆睁:“主人,我去弄死他。””去找死吗?”苏九收起归魂剑,拽住青龙的尾巴,扭头看去:“路宗主若是想公报私仇,大可不必用这等小人行径偷袭,直接动手便是,没理由让大家跟着我一起受罪。”

    声音清冷如水,平静的不像话。

    若非他嘴角挂着一丝血迹,真要以为他能扛得住元王等级的威压了。

    饶是如此,已经令人震惊的无以复加了。

    能在元王等级的威压下不低头,坦然自若的说话,单单是这份气势,已经赢了。

    路巍眼底也掀起了惊天骇浪。

    元王和元灵一字之差,却是天壤之别!

    哪怕是七阶元灵,只要没有跨过元王这道坎,他都能让对方弯腰,跪地求饶!

    可这小子居然凭着强大的意志力抗住了!

    这不可能!

    难道说……她已经跨入一阶元王了?

    想到这个可能,路巍瞬间手脚冰凉。

    看见苏九嘴角的血迹,廖长老吓得不轻,“宗主,苏九绝对不能死在碧海宗!”

    “宗主三思,为了碧海宗的名声,也为了大家的……”

    不用他们提醒,路巍现在已经后悔了。

    他抬手,挥袖,刚想抽掉威压。

    已经迟了!

    空气扭转,另一股强悍的威压,铺天盖地的袭来。

    苏九浑身一轻,身上的威压不见了。

    紧接着——

    扑通!扑通!扑通!

    一道道跪地的声音,院子里所有人都跪下了。

    就只有路宗主还坚强的挺着,却是体内气血翻腾,五脏六腑像是扭曲在一起,痛苦万分。

    “好热闹的碧海宗。”

    男人低哑而冷酷的声音,就这么轻飘飘的传开,带着滔天的怒意,以及毫不掩饰的冰冷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