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关于惹事:他吵我睡觉

    刚这么一想,转头就看见旁边座位上,趴着一个少年,闭着眼睛,睡觉呢。

    又是玄天宗的那个弟子?

    两人对视一眼,看了看廖长老。

    果断的——趴下睡觉!

    夏毅老实憨厚,急的抓耳挠腮:“九哥……九哥……”

    孙涛油一点,看见赤阳宗弟子都睡觉了,干脆他也趴下睡觉吧。

    徒留下夏毅一个人,欲哭无泪。

    他们是睡得舒坦了,旁边的人气得要命。

    啪!

    一拍桌子,怒吼:“这哪个门派的弟子?居然在睡觉!”

    嗓门不是一般大。

    众人立刻行注视礼。

    赤阳宗两个弟子被吵醒了,坐了起来,没吱声。

    孙涛也坐了起来。

    唯独中间那个少年,睡得酣甜,呼吸平缓的,甚至换了一边脸趴着。

    廖长老一抬眼,发现是苏九之后,愣是没吭声。

    小门派的弟子又不认识苏九。

    只是觉得难得的听课机会,竟然有人堂而皇之的睡觉。

    实在是令人恼火!

    刚才怒吼的弟子,一转身,拍在苏九的桌子:“喂!喊你呢?这里是睡觉的地方吗?你是哪个门派的弟子,这么不懂礼数!”

    夏毅连忙赔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一边道歉,一边去拽苏九的胳膊。

    苏九不胜其烦,懒懒地掀起眼皮,眉宇间透着烦躁。

    “有屁快放。”

    “你说什么?”

    夏毅吓得一拘灵,朝着前面的弟子解释:“不是不是,他的意思是提醒你,肚子里又气要放掉,没有别的意思,他就是说话比较直!”

    众人:“……”好别致的解释哦。

    前面弟子黑着脸,嘴里骂骂咧咧,便要坐下。

    苏九眼皮一掀,手支着下巴,嘀咕了句:“老子睡觉也要管,你家是住海边的吗?”

    说是嘀咕,也不妨碍它让所有人都听见。

    前面弟子屁股刚挨到凳子上,听见这话,顿时火冒三丈:“臭小子!你刚刚说什么?”

    夏毅头皮一麻,手忙脚乱的:“没有没有,你听错了,他,他就是好奇你家住在那里!”

    众人:“……”

    卧槽!这也能圆?

    前面的弟子脸色铁青,压着火,转过身子。

    第一天来碧海宗,他也不想惹事!

    结果,他刚一转身,耳边传来少年慵懒而轻慢的声音:“唉……原来是个傻子。”

    前面的弟子再次转身,目眦尽裂:“你有种再说一次?”

    夏毅想死的心都有了,硬着头皮:“他,他刚刚是说,原来你是个……”

    卡壳了,圆不了了啊!

    孙涛张着嘴,伸手拽了拽苏九的袖口。

    这位爷,你就不能收敛一点吗?

    他不拽还好,这一拽,就见少年托着下巴,侧眸,朝着他淡淡地道:“你也这么觉得哦?”

    孙涛吓得缩回手,连连摇头。

    众人惊得目瞪口呆。

    在授课殿睡觉,被人发现还不收敛,反而如此嚣张!

    这里可是三大宗门之一的碧海宗啊!

    他到底跟谁借的胆子?

    啪!

    前面的弟子一拍桌子,彻底怒了:“臭小子,我看你是找死!”

    旁边人赶紧拉住那弟子,“李野别冲动,这里是碧海宗!廖长老还在呢!”

    被称为李野的人,立马转身:“廖长老!像这种不思进取还扰乱他人的人,必须得严惩!”

    廖长老本来还想等事情闹大一点,最好是打起来,结果……

    他心里十分遗憾,绷着脸看向苏九:“你们都是各个门派过来听课的,这么严肃的地方……”话音突然梗住。

    苏九抬着眼皮,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莫名的,廖长老就想起那天险些成为剑下亡魂的画面,指尖有些发凉。

    他压着那股羞辱感,冷喝:“不想听课,不要影响其他人上课!”

    若不是要借这三天的机会,让他露出五色元气的马脚,他已经把人赶走了!

    众人纷纷露出笑容。

    不愧是大宗门的长,有气势!

    这时,坐在苏九旁边赤阳宗的弟子,侧眸道:“廖长老说的不假,即便你我是赤阳宗与玄天宗的弟子,这些课再无聊,也得规规矩矩的听完。”

    赤阳宗?玄天宗?

    李野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住。

    所有人也都吓了一大跳!

    呆呆的看着后面一排的五个人。

    这次三大宗门轮换听课会,他们打算都去一遍的,这第一天就把赤阳宗和玄天宗弟子都得罪了?

    李野有些僵硬,话也不敢说了,直接坐下。

    其他人也都纷纷收回视线。

    正襟危坐。

    廖长老心里泛起冷笑,一群上不了台面的东西,让他们来上三天课,又能改变的什么?

    他抬手:“好了,老夫刚刚说的话,你们都记住了,稍后有弟子带你们去住处,下午进行力道测试。”

    朝着旁边弟子吩咐两句,便转身走了。

    夏毅一脑门的汗,急出来的:“九哥,都跟你说了让你不要惹事,你干嘛搭理他?”

    苏九看着他,理直气壮:“他吵我睡觉。”

    偷听的众人:“……”

    夏毅脑袋炸疼,心知说不过苏九,也不说了。

    扭头看向赤阳宗的弟子,和善的笑了笑:“谢谢你们刚刚帮我们说话啊。”

    赤阳宗两个弟子,看上去挺正派的,摆着手道:“我们刚刚是帮自己说话。”

    “廖长老刚才说的东西太肤浅了,听得人确实犯困。”

    众人互相看了看。

    刚才廖长老说的那些他们还觉得挺神奇的呢!

    结果在赤阳宗和玄天宗的弟子看来,仅仅只是肤浅吗?

    孙涛抬眼,补了句:“肤浅倒不至于,就是没什么实质性的东西。”说完,他还看了夏毅一眼:“你能不能收起那怂样?”

    就算为了看着苏九不惹事,他对其他人也不用把姿态放得这么低吧?

    玄天宗的玄门弟子,他一向是引以为豪的!

    结果被他搞的好像不入流,让人可以随便欺负一样。

    孙涛和夏毅的区别,大概就是心态不同。

    夏毅是个为了和平没底线的憨货,孙涛则比他多了几分不折腰的傲气。

    众人忍不住都看向了夏毅。

    确实怂,就因为他那个怂样,他们才没有往三大宗门里的弟子身上想!

    都怪他!

    夏毅挠着头,不知道大家为何这样看他。

    赤阳宗两个弟子,注意力一直在苏九身上。

    随性潇洒的让人向往。

    “我叫侯铭杰。”

    “我叫裴承修。”

    两人一致的朝着苏九说道。

    因为楼擎的原因,苏九对赤阳宗的弟子没什么敌意。

    一副懒散的姿态,侧眸看着两人:“苏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