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苏九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

    苏九蹲在床里侧,脚尖轻点了两下,“嗯,我来跟你睡觉。”

    墨无溟:“……什么?”

    苏九没说话,悉索着脱掉外袍,扯掉抹额,伸手去摸他的腰带。

    “快点,就这一次机会啊。”

    墨无溟惊得坐起来,连连后退:“本王还没准备好!”

    他伤口还没恢复,血淋淋的!

    苏九一手撑着床,歪着身子,“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你确定?”

    不确定!

    墨无溟眼神阴郁的看着她,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苏九铁了心的要玩,伸手勾住他的腰带:“来吧,我知道你想要。”

    墨无溟郁闷的想吐血,一把抓住她的手,按捺住身体的躁劲,声音发抖:“九儿,本王知道你不是随便的人,本王不想在这种地方委屈你!”

    苏九强忍着笑,压着嗓子,发出感动的哽咽声:“嗯,墨大哥,你对我真好。”

    说完,往前一扑,双手把他抱住了。

    靠近了。

    血腥味就掩盖不住了。

    苏九眼神暗了几分,紧紧地趴在他怀里。

    随着她的靠近,墨无溟腹部伤口骤然收缩,迅速开始愈合了。

    凤珠的力量,就是如此强大。

    墨无溟单手搂着苏九的腰,仰着脖子,微微喘着气。

    明明在眼前,却不敢吃的滋味,太心酸了。

    苏九趴在他身上,睡了一夜。

    至于是存心折磨他,还是刻意帮他,就不得而知了。

    这一夜,墨无溟持续燥热,又因为凤珠而降温。

    过的无比煎熬!

    翌日。

    腹部伤口痊愈。

    浑身是劲。

    墨无溟靠坐着,抿唇看着不急不缓穿衣服的身影,墨泼般的眉头竖起。

    沉默了半响,直到对方系上抹额。

    他才低哑的开口:“本王……现在准备好了,你来吧!”

    双手微开,摆好姿势。

    苏九冷着脸,没搭理他,拍拍屁股就走了。

    像极了提上裤子就不认人的渣男!

    望着对方疾步离去的背影,墨无溟趴在床上,使劲锤了两下。

    这个撒谎精!

    肯定是故意的!

    本王着了她的道!

    郁闷,抓狂。

    更多的是后悔。

    昨晚就该浴血奋战,拿下再说!

    *

    因为碧海宗听课会的原因,京城涌进了很多外来人士。

    人群混杂,大多都不是什么出名的门派。

    由于没到听课会的时间,他们基本上都住在客栈。

    默默等待着听课会到来。

    碧海宗。

    路宗主坐在书房里,左右两边坐四个长老。

    气氛很严肃。

    右边的长老神色凝重的点头:“当时我也看见了,的确是五色元气。五色元气共存一体,且到了能与元灵等级对战的地步……”

    话没说完,压床都打颤了。

    太恐怖了!

    其他三个长老也心头骇然。

    路宗主端起茶杯,笑里藏刀的:“若非如此,本座为何办这个听课会?”

    左边的长老有些迟疑:“经历过万驼峰一事,玄天宗那些人也不是傻子,必然不会让苏九来碧海宗听课的。”

    路宗主喝了一口茶,目光锐利而阴冷:“苏九不来碧海宗,等到交换弟子去玄天宗不就行了?到时九州四海的门派弟子群集,再逼苏九出手,五色元气的消息传开,他还想如此安稳的留在玄天宗?玄天宗护得住他?做梦!”

    一字一句,都透着对苏九的恨。

    他半生没有污点,却因为这个杂碎让人笑话了半个月!

    这口气他如何能咽了下?

    若非他是为难苏九的事情传开的节骨眼上,他又怎会沉默了到现在?

    早就把他五色元气的事情大肆宣扬开了。

    当下,若是他自己暴露在所有人面前,那就怪不得他了!

    阴狠的眼神,带着浓烈的杀机。

    几个长老了然的点点头。

    右边末位的有些担心:“可就算没有玄天宗,还有冥王啊?”

    路宗主冷笑了一声:“冥王?他能抵抗的全天下的强者吗?五色元气何等的恐怖?任由其成长,将会是第二个冥王,对所有势力都存在威胁。局势多年不变,各种利益早已不可分割,谁会允许这样一个突变存在?尤其是北部那些魔头,九州四海要掀起腥风血雨喽。”

    将未知的危险扼杀在摇篮里,无疑是最正确的选择!

    几个长老对视一眼,或多或少还是有些不安。

    “冥王修为是元王三阶,可他如今才二十一岁,前途不可限量,而起他身后还有很多不明势力,包括他那些遍布天下的财力,似乎取之不尽。”

    路宗主抬手,打断了他:“不必杞人忧天,当年冥王能成长起来,那也是他失踪了一年,没人知道罢了。后来出现就元王三阶,不过……”他顿了一下,冷嗤:“不是说他为了苏九强闯藏阁迫降近三阶吗?还有什么担忧的?”

    几个长老终于被说服了,纷纷安心的了。

    路宗主稳稳地喝茶,笑了笑:“不过几日而已,本座等得起。”

    正聊着天,房门被敲响。

    一名弟子走进来,抱拳颔首:“拜见宗主!”

    路宗主侧眸,漫不经心的:“何事?”

    “方才玄天宗执事命人送来口信,说是这次交换弟子要多一名,等到玄天宗听课会的时候,碧海宗也派三名弟子,就算扯平了。”

    路宗主用杯盖掠过杯里的茶叶,高高在上的姿态:“多一名弟子而已,碧海宗没那么小气。”

    那弟子有些迟疑,苏九这个名字最近在各位师兄之间听的比较多,而且万驼峰的事他也是听说过的。

    思忖再三,他低声道:“多加的那一名弟子,叫苏九。”

    路宗主手里的杯盖磕了一下,眼神骤然收缩,抬眼:“苏九?”

    几个长老也错愕的看去,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

    弟子头皮发麻,颤声点头:“是,是苏九,没错。”

    路宗主的脸陡然阴沉了下去,摆了摆手,示意弟子出去。

    等到弟子离开之后。

    啪!

    一把将手里茶杯掼在桌上,茶水撒了一桌。

    目眦尽裂:“玄天宗这是挑衅碧海宗吗?”

    “宗主!”

    几个长老吓了一跳,连忙看了一眼被关上的房门。

    门外的送信的弟子,刚走没两步,差点一屁股摔在地上。

    满脑子都是:苏九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