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喂!骂祁绍可以,别带我

    苏九冷眼看着她,直接打断:“知道我会误会,就滚远点。”

    语气冰冷,毫不客气。

    上官若倾僵在当场,好半响才找回声音,表情比之前更委屈,眼泪比之前更多:“我只是……”

    苏九闭上眼,已经完全不想搭理她了。

    这个举动,让众人目瞪口呆。

    虽然早知道苏九无耻的程度,但还是吓了一跳。

    你说你抢了人家的男人,人家不但不怪你,反而再跟你解释,居然让人滚!

    属实无耻到一定程度了!

    大家敢怒不敢言。

    突然,一道怒声的质问传出:“苏九,你未免也太过分了吧?抢了上官若倾的男人,还这么的理所当然!”

    云无暇大步的走过来,打抱不平的走到上官若倾的身边。

    祁绍手撑着桌子,眼睛一瞪:“抢什么男人,嘴巴放干净点!”

    云无暇冷笑着,瞥了祁绍一眼,她是豁出去,也要让苏九名声败地!

    “身为男人喜欢男人本来就恶心,他还抢走了别人的未婚夫,冥王若真的曾与上官小姐私定终生,那就说明定冥王根本不喜欢男人,谁知道苏九他使了什么手段,迷惑的冥王?”

    此话一出,在场的女弟子心神晃了晃。

    虽然嘴上说幸亏冥王喜欢的是男人,但内心多少会惋惜,若冥王正常的话,她们或许会有机会也说不定。

    有些事,明知不可能,但是四舍五入,基本上等于冥王喜欢她们了。

    “如果冥王跟上官若倾的事情是真的,那他怎么会喜欢苏九这个男人?”

    “是啊,这件事有些古怪,会不会是苏九给冥王下药了?”

    “我看……苏九根本就是狐狸精转世,投错了性别!”

    要说,女人的嫉妒之心,堪比神兵利器。

    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

    男弟子们也是听得目瞪口呆。

    这些女弟子的内心太强大了,惹不起!

    祁绍听得脑袋都炸了,他一旦接受的某些设定之后,那是全心全意的支持,何况从始至终都是冥王招惹的苏九啊!

    “你们这些泼妇!就算再怎么羡慕嫉妒恨,冥王大人也不会看上你们的!”

    那些女弟子人不敢直接跟祁绍怼,但是故意的嘀咕:“祁绍这么激动,该不会也爱上冥王了吧?”

    “那可不一定,你看他跟苏九走的那么近,都是同一路人。”

    话音刚落地,就看见低着头的苏九,忽然抬眼,朝着她们扬下巴,语气又拽又傲的:“喂!骂祁绍可以,别带我。”

    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

    祁绍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众人嘴角也是狠狠一抽。

    苏九的无耻程度,十辆马车装不下。

    古鹰拐了拐左岩的手臂,“今晚冥王来的时候,咱们一定要帮九哥讨公道,他居然跟别的女人有牵扯,太对不起九哥了!”

    左岩赞同的点点头:“确实太过分了。”

    莫寒问:“咱们堵在房门口吗?”

    柯彬回:“你敢进房间吗?

    祁绍扭头:“有九哥在,怕个屁。”

    嘿!

    几个人聊起来了。

    谢忱脑袋一阵炸疼,他们说话都不看场合的吗?

    正郁闷着,祁绍抬眼:“谢忱,你觉得呢?”

    谢忱翻了个白眼:“我在门外等。”

    众人:“……”

    现在是干什么的来着?

    整个画风跑歪了。

    上官若倾和云无暇还在原地,再一次被完完全全的无视了。

    停滞了片刻,云无暇咬牙,气得骂了一句:“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一群不阴不阳的人!”

    这句话简直是挑衅男性尊严!

    热烈讨论的祁绍他们,全部顿住,给她行了注视礼。

    古鹰凶神恶煞的站起来,“你他娘的,别以为你是个娘们,老子就不敢动你!”

    比放狠话,祁绍也是当仁不让:“小爷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走,出去,打的你娘都不认识你!”

    这俩人有点臭味相投,完全不管她是男是女,反正怼就对了!

    “古鹤,你弟弟变得越来了越嚣张了。”碧海宗弟子阴阳怪气的在古鹤耳边说道。

    古鹤表情很阴沉,上次跟玄天宗弟子对打,他有注意到古鹰的招式,凶猛狠辣,跟以前截然不同。

    就好像是在生死边缘锻炼出来的生存本能一样!

    他余光扫过去,眸中浮起暗沉的冷光。

    如果任由下去,说不定他真会有所作为……

    一瞬间,古鹰如芒在背,这种感觉太熟悉了,每当他有所进步的时候,能都感觉得到。

    他绷着脸,双拳紧攥。

    深吸一口气,抬头,直直的看过去。

    四目相对。

    犹如刀剑碰撞。

    古鹰心里有些虚,但是这次没怂他。

    眼神坚定,目不斜视。

    古鹤放在桌上的手攥拳,眼底升起火花。

    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居然敢跟他叫板?

    愤怒,燃烧到顶点,却还是死死地压制住了。

    要收拾他,以后机会多的是。

    短暂的对视之后,古鹰脚有点软,被旁边左岩看穿,白了一眼。

    “敢做不敢当,恼羞成怒了?”云无暇仰着头,声音很大。心里已经拿定主意,只要她不答应擂台赛,就不信他们敢在万驼峰滋事!

    祁绍黑着脸,显然看穿了她的打算,“泼妇就是泼妇!”

    “你们……不要吵了……大家帮帮忙好不好……”上官若倾好像是被吓到了,回过神之后,抓住云无暇的胳膊,看向其他人,睫毛挂着泪珠,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看得男弟子们心疼的不得了。

    “算了算了,别吵了,这件事上官小姐是受害者,大家都少说一句吧。””是啊,上官小姐这不是失去了冥王嘛,云小姐也是替她打抱不平,都是好心的。”

    “再怎么说,苏九这事确实不地道,上官小姐也没有坏心眼……”

    一群和事老。

    苏九闭着眼睛,心里突然开始烦躁起来。

    嘭咚!

    一声闷响。

    少年一脚踹翻面前的桌子,抄着双手,下巴一抬:“让你们别提我,听不懂?”

    语气又烦又燥,

    “………”

    大佬一出声,全部都噤声。

    有心想要怜香惜玉,但是没胆子。

    这样极端的反应,把云无暇气得不轻。

    她没想到苏九在众人心里这么有震慑力!